大梦过半(六十九)不公平

字数 2898阅读 85

大梦过半(六十八)皆可抛

梅凉问过林筱锋:“你喜欢我,是因为我跟别的女生不一样,我的性子怪,能够满足你的猎奇心理对不对?”

林筱锋傻傻地说:“我不觉得你怪,有一天下课的时候,你正在读一封信,我看见你突然笑了,你笑起来真好看。”

梅凉说:“我不喜欢你,我和你在一起只是因为你喜欢我,你受得了吗?”

林筱锋一会儿,抬头咧嘴笑,牙齿很白,看起来很阳光的样子。

他说:“梅子,只要我们在一起,你就有可能喜欢我。那时我会比现在更喜欢你,一天比一天更喜欢你,要是你还不喜欢我,我就把我的喜欢分一点给你。”

梅凉曾提出过分手,因为不公平。总是他一个人付出,这不公平,不符合梅凉的作风。她觉得自己欠他太多。

梅凉想放他走,给他自由。因为林筱锋越来越像自己,本来很阳光开朗的他,也开始悲观,开始伤感,开始患得患失。

也许只是因为林筱锋已经离开了学校,他正学着成熟。但梅凉会胡思乱想。

梅凉怕他会疯,会在她之前就发疯。所以梅凉要给他自由。

然后林筱锋说:“人生一世,有个人让自己发疯也好。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本来就是不公平的事情。”

但也有抓狂的时候,梅凉的情绪时好时坏,根本听不进劝。

林筱锋难过极了,他说:“你疯吧疯吧,我陪你一起疯。这真是不公平,我喜欢你那么久,你都没有说过喜欢我。”

他问:“梅子,你还是不喜欢我吗?一点都没有吗?”

他从身后抱着梅凉,一直哭一直哭,梅凉的肩膀被眼泪打湿,温热的,风吹过,凉凉的。

梅凉说有一点儿了,我好像有一点儿喜欢你了。是你对我的喜欢的百分之一。我喜欢你,因为你喜欢我,雪瑜说,这就是喜欢。

林筱锋听到雪瑜的名字,突然大喊起来,双臂松开,无力地瘫软在地。

梅凉的精神状况其实一直都不好。她说要给林筱锋写的故事一直都开不了头,她本来以为自己能够很好地把自己的负面情绪控制起来。

她一直对自己说:“我好幸福。我的父亲没有抛弃我,我的继母对我视如己出。我能顺利地读完大学,而且我身边一直有一个林筱锋。”

但是这样的心理催眠不是每时每刻都有用。很多事情,从很早很早以前,就埋下了种子,如果不是林筱锋的话,她可能早就崩溃了。

说真的,梅凉并不是一个不幸的人,她很倔强,也天真。她讨厌路边利用人同情心的假乞丐,

但是每个月都给流浪狗收容所捐狗粮。她说不上自己是不是好人。

她把和林筱锋在一起的很多场景都回想了一遍。

初吻在广场上,第二次在公车站牌下,第三次第四次在天桥。

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他不敢拉梅凉的手,是梅凉主动冲上去搂他的。

梅凉歇斯底里的时候林筱锋会抱着她,但是梅凉力气大得惊人,他的手臂上都是梅凉咬的伤口。

有一次他以为梅凉睡着了,其实她只是眯着眼睛,林筱锋在她耳边说:“梅子,你真幸福。你可以喜欢或者不喜欢我,可我却只能越来越喜欢你。这不公平。”

梅凉很喜欢存钱。她说因为自己没有吃过钱的亏。

梅凉偶尔会写日记,也不藏着掖着,林筱锋有时候会偷看,她也不说什么。

梅凉其实很想很想让他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可是林筱锋一直觉得梅凉就像一个风筝,他手里的风筝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断了。

所以他开始患得患失,觉得自己有一天真的会失去她。

梅凉怒到极点的时候问他:“林筱锋!你这头蠢猪!你为什么要喜欢我啊!?你为什么要喜欢我这样的人啊!你明明过得更好的!”

梅凉情绪失控的时候就像一个真正的疯子,嘴上说着要放他走,其实心里怕极了他会真的离开。

给你写一个你看得懂的故事,写什么呢?我这么又哭又笑地回忆过去,都不知道从哪儿下手。

林筱锋说:“你不用写了,我不看了,你整天胡思乱想,还不如花点时间好好爱我。”

不过有时候林筱锋也会发狠话:“梅子悦!我告诉你!你要再这么闹!我真的不管你了!我就不信!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还有人这么爱你……”

四年前,梅凉去大学报到之前,林筱锋终于鼓起勇气把梅凉约了出来。

他说:“太后,改日一起去北枫一中看看吧,也许以后,就见不到了。”

读高中的时候,梅凉和班长一起讨论选择爱自己的还是自己爱的人时,林筱峰说:我一定要选自己爱的,如果她不爱我,我会等。

大学前最后一次见面,林筱锋来车站接梅凉,却没见到人。

梅凉自以为在Z市读了三年书,出个客车站完全没问题,她知道林筱锋住在哪个区,便自作主张出了站。

于是很自然地迷路了,林筱锋让她待在原地,他去找她。

梅凉又自以为是地走了起来,她以为她能在最短的时间和林筱锋相遇。

结果两个人的方向相反,最后还是林筱锋求饶:“太后,我求您了!您就在原地等我吧!不然咱们这样,明天也见不到面啊!”

梅凉也不太好意思,便在原地等。

过了半小时,两个人在一个陌生的路口见面。(其实只是对梅凉来说很陌生。)

从六月毕业后,已经过去三个月,在此期间没有见面。

现在见面是什么心情呢?很微妙。梅凉对北枫一中没什么好留恋的,就算留恋也应该是和班长一起回去。但是林筱锋邀请她的时候,梅凉想都没想就说了一个字:“好。”

他会表白吗?

看到林筱锋的时候,梅凉傻了眼。他的手上拿着一把小红伞,颜色很显眼,远远就看得清楚。

“太后,这个……送给你!”林筱锋说话竟然有些结巴,不过他肤色黑,看不出来脸红。

“你真笨。”梅凉直直地看着他,哭笑不得。

一见面就送伞,是要散吗?

是因为梅凉去旅行的时候,偶尔发的一句心情:“要是有一把小红伞就好了,下雨的时候,转起来一定很漂亮。”

林筱锋不懂梅凉的意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不知道为什么送她伞就很笨。

“哦,还有这个。”林筱锋拿出一个青花瓷的项链,上面的图案是梅花儿。这条项链很精致,但并不是什么珍品,但是,梅凉买过一条一模一样。

“今天看上一条青花瓷项链,很是喜欢。不过公孙好像对上面的梅花儿很是珍爱,也想买一条,不过老板说这个图案只有一条,便把它送给公孙了。以后若能碰到,再买一条。”

梅凉随便发一条说说,林筱锋都要琢磨很久。他不懂梅凉很多的细小情绪或者潜台词。

但他知道,梅凉应该很喜欢这条项链。

其实,从梅凉旅行开始,林筱锋就一直跟着她的脚步走。

她说:“今天去了王府井,那边小吃街里很多东西,不过没找到特别喜欢的味道。”

林筱锋也去了北京,也去了那条小吃街,他第一样吃的便是北京的豆汁儿,后面的食物基本上没品出来味道。

林筱锋去了梅凉买项链的地方,在另一家店里看到了同一条项链。但是他不会砍价,被敲了竹杠,用高出好几倍的价钱买下了它,还若获至宝一般,买了一个同样昂贵的盒子把它装了起来。

梅凉曾遗憾说没有多照几张相片,因为相机没电了。

林筱锋便跑了整整一天,把避暑山庄拍了个遍。

这些,他都没有对梅凉说,因为怕被梅凉当成跟踪狂。

也是,这世上有哪个傻子会莫名其妙地跟着一个人的脚步跑,关键是两个人还从来碰不到面?

林筱锋词汇量极其匮乏,看到梅凉就问:“吃了吗?堵车吗?”其他的便想不出什么好话了。

两个人到水吧,准备中午去北枫一中。

林筱锋疯狂地喝水,不停地喝水,他很紧张,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无聊话。

“太后,你们学费交多少?”

“七千六。”梅凉惜字如金。

“哦……”

“你呢?”

“哦,我一万六。”

“……”又一次陷入冷场。

在林筱锋上了第N趟厕所,喝了N+1杯茶后,梅凉冷不丁地问一句:“林筱锋,你是不是喜欢我?”

林筱锋脸色惨白,手机啪一声掉到地上。

那副表情,跟梅凉说知道他在看XX图片时候的表情,一模一样,惊恐。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七十)热恋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大梦过半(六十六)存一块 梅凉的朋友很少,圈子小的可怜。对大多数人梅凉都是冷漠,偶尔骄傲,对极少的人会拼命去讨好。...
  • 大梦过半(六十九)不公平 所有人都在问林筱锋究竟是怎么表白的,梅凉支吾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事实上是,林筱锋根本...
  • 大梦过半(六十四)现在时 梅凉拿了很多巧克力,每天吃一个,每天再想一想,他们这样结婚真好。 她对林筱锋说:“你说毕...
  • 想太多了,踏踏实实把手头的工作做好了才是正道!
  • 读完了王安忆的《长恨歌》,不喜欢这个“上海小姐”的故事。但是,见识了她的写作功底。 这是第一次接触王安忆的文字。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