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独没你|老鞋匠

文/杨先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世纪九十年代,大街上流窜着一大帮来自浙江的鞋匠,每天手里拿着一个木鞋箱,帮别人修鞋。

刚开始的时候没人瞧得起他们,看见他们脏兮兮的样子,就想躲得远远的,瞧不起他们每天挣得一两毛钱,觉得自己可以挣大钱,事实上,北方人,都没有意识到,当时的温州人,正在打开北方的市场。

当时我们给修鞋的浙江人起绰号“浙江蛋”。

那个时候,我们乡里也有一位老爷爷,他说话我们听不懂,一直戴着一顶奇怪的帽子,每次赶集都会看见他在帮别人修鞋。老爷爷人很好,乡里人都叫他“老鞋匠”。

老鞋匠修鞋有自己的原则。小孩子半价,皮鞋多收五毛钱。小时候家里穷,根本没钱买鞋,每次都是买一双鞋,可以穿好几年。

记得有一年冬天,家里实在没有钱给我买棉鞋了,一双穿了两年的老棉鞋,早已经脚趾漏了出来,小伙伴们看见了都说,他大舅跟他二舅都出来了,言外之意,大拇指,二拇指都出来了,在雪地里行走,脚冻的通红。

那个时候,小孩子修一双鞋一块钱,买一双鞋二十块,相比较来看,妈妈带我去修鞋,那是我第一次见老鞋匠,只是依稀记得,他的口音很重,说话我几乎听不懂,他跟妈妈说着鞋子怎么修,他看了鞋,说了一大堆话,似乎就是表达了一个意思,这鞋没法再修了,可以扔掉了。

我隐约听懂了他的意思,我着急跟他说:

爷爷,您就给我修一下吧,我妈妈没钱给我买新的鞋,求您了!

老鞋匠看了我一眼。又重新把鞋子拿了起来,这一回,他又把鞋看了好几遍,无奈的说,我试试吧,这一句,我听懂了。

老鞋匠把把这双破鞋修了半天,愣是修好了,看的出来,费了很大的力气,走的时候,妈妈要多给她一块钱,他拒绝了,只是说,这个娃儿长得可爱,留给孩子买糖吃吧!这句我又听懂了。

从那次之后,老鞋匠记住了我,我也记住了他。

一晃五六年过去了,我上了中学,老鞋匠就在我们门口摆摊。每天上学都可以看见他,经常跟他打招呼,老爷爷也记住了我。

一来二去的,跟老鞋匠混的很熟了,每次妈妈做了好吃的,有时也会让我带些给老鞋匠,老鞋匠开始的时候还不好意思收,到最后,渐渐的熟悉了,也就不客气了。老鞋匠家里有什么人,我倒是没见过,只是有一次听他说过,有一个儿子,在南方,没有来看过他,工作很忙,所以就他一个人留在了这儿,孤苦伶仃的一个人。

老鞋匠,总是问我鞋坏了没有,要帮我修修,不要钱,我说现在我的鞋都穿不坏,根本不用修,老爷爷您就歇歇吧。老鞋匠似乎不高兴,他说现在我都不用他修鞋了,以前总是穿着他修的鞋。

不知怎的,他说完这句话,我心里有点不舒服,一阵阵的难受。

中学的日子过得很快,我离开了原来的小村庄,到了一座大城市里,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只是心里一直惦记着那个老鞋匠,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我好几次从母亲那里打听他的消息,她也不知道老鞋匠现在的处境,不知道他的儿子现在是不是会赡养他,也不知道现在他是不是还在修鞋,乡里的日子还好吗。

去年的时候,我回老家,去中学门口找老鞋匠,但是没有找到,我去周围的商店里问了一下,店主告诉我说,两年前,老鞋匠生病了,他儿子从南方过来,把他接走了。前段时间他儿子又来了,把他的东西收拾了,听说老人家已经走了。

什么?老鞋匠去世了?怎么可能?我记得老鞋匠身体一直很好,怎么会生病?

为此,我难过了很久。

看看现在,原来的浙江蛋,做皮鞋生意做的这么大,提起温州,谁不知道皮鞋厂家,却很少有人知道,很多年前,他们刚来到北方,只是普通的修鞋匠。

回忆起中学的那段时光,唯独没你了,我的老鞋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