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阴阳师同人文—河风细语

清风抚过古旧破败的神龛,周围是残垣断壁狼藉一片的神祠。荒芜的杂草,不知名的小花,死寂一片,唯有清风不绝如缕,温柔中那一点寂寞的空虚,不经意划过冷冷冰冰的空气。它拂过面颊像是在问候,它拂过耳畔像是在沉吟。

我有个故事,我有一位故人。

金红的朝霞,渐渐的退成一滴浓厚的旭日,曙光如芒,齐飞破空,撕开夜衣,长驱直入,一万眼里。森罗万象染上鲜活色彩,开始转动生命的齿轮。

秩父山

山脚下是一个欣欣向荣,热热闹闹的小村庄,不大不小,依山傍水。山就是秩父山,水就是荒川。这是个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人们信奉着风调雨顺的风神,也祭祀着丰鱼富虾的水神。

我的名字叫做荒川主。是这条河流的主人。我身边的这位少年人就是那做山上的风神,他的名字叫做一目连。

半山腰上的风神祠面朝南,正对着我的神祠。每逢春风吹生的四月,一片一片山樱烂漫的时节,一目连总带着和煦的笑容,看着人们上山祭祀他。人们会舀一瓢荒川的水,浇一片山樱,折一支开的最灿烂的山樱放在神龛前,人们分分跪拜行礼,虔诚的祈祷。当女巫念完祷文,焚起线香,等待第一缕春风吹恍了香烟。人们静静等待着,看着香火烟气弥漫无形又重做一缕。礼成,人们欢欣鼓舞,四下散开,三五成群,在自己选好的樱花树下赏樱喝酒,待到日暮尽兴而归。

每每看到祭祀的一目连,他总是盛装束发站在香炉前,无比虔诚的呵出一口气,吹散香火。他是不是也在虔诚的祈祷。因为我们并不能决定天道。

祭祀过后的第一天清晨我的神龛前总会多一枝山樱,比放在他神龛前的那只开放的还要灿烂。我总是疑惑,他却淡淡笑着,站在晨光熹微中,柔声说:不饮荒川水,怎有漫山樱。

他知道哪一树山樱开的最放肆,他能看到哪一支樱花开的最灿烂。他想让我看看。

风之所往,目之所及。我盯着他流云缱绻,瞬息万变的眼眸。他温和的如春风,如波澜不惊的荒川。

每一年秋天的最后一天是封河祭祀。人们拿来五谷撒向河川,他们希望入冬后,冰封河流下的鱼虾能吃到五谷,挨过冬天,这样来年又有好收成。他们对着我的神龛祭拜,拿来丰盛的宴席,载歌载舞庆祝丰收。一目连也会悄悄坐在人群中,分享人们的喜悦。

我总是不屑一顾,自有天意,岂是我等能够左右。我遵循天道,他们祭拜我何?我可不想与人为伍,天授吾等神力,就是执行天意。

一目连拿走了几条风干的鱼,留下一把山樱的种子。我把他们埋在了神祠后面。

天空阴霾,暴雨如注。这是哪年的夏天了?我记不太清楚了。暴雨连续下了半月有余,人们怨声载道,哪家新田作废,哪家田耕尽毁,荒川河水猛涨,鱼虾漫过田野。人群恐慌,洪水猛兽,肆虐恣意,人们陆陆续续成群结队去往山上风神神祠避难,看着覆灭的家园,痛哭流泪。人们不分昼夜跪地乞怜。

“求风神大人保佑!”

我坐镇中流砥柱,远远看着雨气弥漫的山间,天昏地暗,映衬秩父山沉重无比。他的神祠在一片氤氲厚重的云水间或不闻。他现在在干什么呢?

我无法想象他此刻的表情,那么温柔的一个人,那么多他喜欢子民。奈何他是风神。我心里有一点点莫名的焦虑。怎么还未受到退洪息雨的天意。若真如此下去,我的神祠恐也未能幸免吧。

无意间瞥见屋后的那株山樱,树苗幼嫩还未成型,枝桠尚新,今年才第一次开花,树下是烤鱼的缭绕香气,薄酒浅盏,落英缤纷。温和淡笑的少年和风细雨。等等?!那株山樱为何在风中岿然不动,曼展舒枝?!

我急急踱步过去,从我的神祠方圆100米有风在徐徐流动。风神符?!一目连的结界什么时候布下了?结界中心果然是那棵樱树。

正在我恍然间,一个小女孩出现在鸟居下,赤红的眼睛,如瀑的黑发,苍白的脸毫无血色,暴雨中弱小的身躯仿佛随时能被狂风暴雨吞噬。

她望向我的目光定格了。她能看见我?!

“一目连大人说,若我能求到荒川主的止水符,村民就能得救,他们就能接受我!”

“一目连?止水符?”我细思量,我并没有什么止水符,就算有天意不受,我也不能停止洪水。

“求你了,人们快饿死了,一目连大人也会死的。”

“小吸血鬼,你已经与人殊途,他们生死与你无关,为何你还要在乎他们接不接受你?”

“我不是!我是人啊!我不会吸人的血!我不是怪物!我要在村子里等我的父母,他们出远门了,他们会回来接我的!!我不能离开我的家,他们会找不到我的!”女孩哭了,悲伤难过吗?还是恐惧无措呢?我都不在乎。

“为什么你说一目连会死?”我淡淡的说。生死与我何干?

“一目连大人去了河流上游,说要制止洪水。可是他是风神。”

“一目连大人要我告诉村民,去山脚下的水神神祠求到止水符就能退洪,人们就得救了。他们会感谢我,会让我留在村子里。”

“一目连大人还说,止水符就在山樱树神结上……”

那个愚蠢的风神!为什么要违背天意帮助凡人?!

我把风神符给了那个女孩,反正不是我的东西就当物归原主。

天命不可逆,我们是神袛必当顺应天理。可是为什么我还要去?就为了见证一个神明的消亡?想到漫长岁月再也没有和风陪伴,还是有点心痛的感觉呢。一点点罢了。

去往一目连处,离之越近,风雨山洪渐息,离之越近,越是宁静祥和。暴风之眼平和如初,万物就像时间静止了一样。

我远远看见了他的身影。还是少年未经历练脆弱的肩膀,居然能够撑起这么大的结界。风暴之力,守护之力。那么强大,那么温柔……

离近了。我看到他的身躯微微一征。他慢慢的转过头来,满脸的鲜血,依旧是我所熟悉的笑容。温柔安静,春风化雨。

“荒川主……吾以为汝不会前来……让汝看到这般狰狞的面目,非吾所愿。”

离近了。看清了,他的眼睛,右边的那一只空空洞洞有血泊泊往外涌出。用血画阵,阵眼献祭着他的右眼。那个曾经流云缱绻,瞬息万变,溢彩纷呈的眼睛。现在正空洞无物的看向这边,让人心悸!

却还是纯净无邪温柔的笑着。我的脸上应该有些不好的神色吧,我看到他微微低下头,有些不自在的狼狈笑容。只是转瞬即逝,很快他就恢复了以往的样子。再与我说便下意识的侧过脸去。

我们沉默了。。。。

“为什么?!”

“吾爱着吾的子民。他们朴实憨厚,充满希望,生活虽艰苦,他们还是努力着,坚强的,勇敢的生活。”

“汝永远看不到负面的?他们贪婪,胆小,残忍,趋利避害。”

“他们弱小,他们需要生存。”

“汝早晚会被汝之温柔伤的体无完肤!他们何德何能被一个神袛温柔以待,这般奉献并不对等!汝早晚会后悔。此之一劫,因汝变故。难道汝能保证,不久的未来他们命数不被上天收回?”

“……!吾……不知。”少年怔怔的望向我。“……吾,只能做吾力所能及之事。”

这回我的心真的疼起来了。

“呐……荒川主,吾是不是做了一件错事。只有被人们记住吾等才能成为神祗啊。吾喜欢这里,喜欢和汝比邻而居,喜欢这里的子民,喜欢这漫山的山樱,喜欢每年热闹的祭祀,喜欢这里的一切,吾想一直这样下去……这样即便在漫长的时间里才似真正活着……被需要,被记得……与吾来说,是幸福的事情。”

“他们为吾等建造神祠,他们来吾神祠前乞怜,吾于心不忍……”

别在说了。我听见我的心这般怒吼。如我挥动的山洪,气势滂沱,撼天动地。可是面对他的笑容,我吼不出。他的笑容太心酸,他的脸庞太狼狈。

“吾不与汝说,自见分晓。”

“荒川主,这是吾之右目,它的能力是破坏,是风暴之力,唯有此力才能与汝洪流抗衡。等山洪停歇,暴雨止住,请将它封印在我的神龛,拜托了……。”少年体力不支倒在地上。

“……汝何以信得过吾,这等力量,窥伺之众,可多着呢,是或不是?”我侧目望向不远处的那棵榆树,黑影嗖的一声消失不见了,片片黑羽,无声落地。

夏日的夜晚,暴雨停歇,山洪止住,潮湿温热的空气,到处破败却也毫不影响人们劫后余生的喜悦。还愿的人熙熙攘攘都走了。腐草为萤,星星点点,在这无风的夜晚,这棵山樱下,少年惨白的脸颊,右眼已经止住血,包扎好了,草药的香气在雨后的空气中甚是清晰。

“这样处理下就好了,一目连大人只是有点贫血,虽然神力遗失了一大半,好在性命无碍,休息休息就会好的。”萤草熟练的上好药,包扎完毕,毕恭毕敬的俯下身。

“辛苦你了。如若茨木童子再找尔等麻烦,尔等大可来吾祠堂,闲来有空也可帮吾照看一二。”

“是!谢谢您的恩德!”萤草满心欢喜。

一目连醒了,醒了多时了,这位少年回到他的神祠很多时日了。人们很少去看他。山上的樱花也被人们移种在我的后院,很快就形成一片不大不小的樱花林。当然最大的那棵还是早些时候一目连带来的。山樱还是会开,人们还是会祭祀,但是他们不在往风神祠去了。

人们把那片樱花林当做茶余饭后休息的场所,经常三五成群,捕鱼累了,耕耘累了在神祠后院里小憩。他们经常会聊起山洪,虔诚的赞扬河神,充满怨恨的诋毁风神。

“肯定是风神作怪,让风不调雨不顺!”

“还好河神大人怜悯我们,制止了山洪!”

“我和你们说,前些日子上山,遇见了会吹风的妖怪,有一双像乌鸦一样的黑翅膀,带着面具,凶神恶煞的追赶路人。”

“一定是风神怪我们祭祀河神不去祭祀他,恼羞成怒故意作乱!”

人们一边数落他的不是,一边毕恭毕敬的把风神符祭放在神龛前。我觉得好笑又愚蠢。心里却有无名之火,灼的心疼。我讨厌这帮愚蠢的人类。

起先但凡热闹的祭祀一目连都会笑着来找我,这是有多少时日未来了?怕是被流言中伤了?他总算是得到了教训,让他下次还这般维护这些过河拆桥,背信弃义的小人,为了这些人,失去了那么美丽的瞳仁,简直愚不可及!他们说的那个妖怪应该是上次躲在树后面家伙。

我放心不下还是决定去他的神祠看一看。然而真的到了却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这里有些荒芜,显现出颓废之势,许是久了无人打理。曾经漂亮的神龛蒙上了厚厚的灰尘,蛛网盘绕,墙纸漏风,门楣倾斜。我皱了皱眉头,他应该是个爱干净的孩子,怎么会把自己的家弄成这般模样。

“一目连?”我呼唤他。

然而四周寂静无声。是的太安静了,连风都没有。是的!风都没有?太奇怪了!他不在吗?神袛并不能离开神龛太远。我抬起右手,凭空轻绕,画了一道寻物符。细细的水流蜿蜒迤逦,如游蛇一般向前探去。走了一些光景,来到一个很隐蔽的洞穴,我探身进去,一阵柔风拂面而来,是他!我不由自主加快了步伐,心里惴惴不安。

在我的目力还未适应黑暗的时候,我听见了他悠悠的声音。

“荒川主……吾以为汝不会前来……”

一样的话语,却砸疼了我。我还没想好怎样开口。

“……大天狗,夺取了吾的右目之力。汝所见,吾只剩下风神符的守护之力,勉强保住性命,躲了起来。”

“汝为何不来寻吾。”

“吾……不敢面对被人遗忘的事实……吾选择了逃避……吾很久很久不曾笑过,现在的吾肯定很丑陋。虽然吾有觉悟,还是太懦弱,作为神袛,吾还是……”他的声音几不可闻。

我能感觉到,他周身的风还是如此的温柔,只是在这冰冷的洞穴中,这样的柔风也带上了丝丝凄凉的感觉。

“至少吾还记得,汝庇护的子民,如今还幸福的生活。”

本来想着:哈!你看吧,我怎么说来着,你会后悔等等这样的风凉话和挖苦,在训戒一下,最后在落井下石。可是我却失去了这样的兴趣。我走过去,说出的确实上面的这句话。原来我也有安慰人的时候。

“原来汝也会安慰人的。”一目连笑着说。

不谋而合,心照不宣。是处的久了,即便不承认,也能修炼成知己了?!

我们一起笑了。

我带着一目连走出山洞,准备去往我的神祠,近黄昏,夜幕后重深沉,慢慢爬过山头,朝着山脚的村子逼近。乌鸦鸣叫渐结成群,他们盘桓在村子的上空,仿佛等待着一场盛宴!当最后一缕夕阳完全消失,今夜无风无月,稀稀疏疏有蝙蝠煽动翅膀的声响。

村里今夜没有灯火没有炊烟,安静的如墓地,从山上看,高高矮矮的屋舍像极了坟包。

“荒川主……吾……”

别说是身边的少年惴惴不安,就连我也觉得大事不妙。天命报应是不是来的太早了,来的太措手不及……

离神祠还有一点距离,就见远远的鸟居下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走近才发现是个小女孩,她白发垂地,依靠在鸟居柱子边上,似曾相识……

“紫苏?!”一目连上前,就在靠近少女的刹那间,他停住了。少女的脸孔不在稚嫩悲哀,苍白的脸有淡淡的红晕,她鲜红的瞳孔熠熠生辉,当然还有浑身沐浴鲜血的诡异妖娆。是的她作为一个吸血鬼,终于觉醒了。

“我杀了他们,所有的人!我成为了怪物,众望所归,荒川大人,您说的没错,人妖殊途,是我执迷不悟。我的父母早就死了,我等了他们五十年!可是你看看我!我的容颜没有衰老,我甚至不曾成长!一开始村里的人嫌弃我!后来他们惧怕我!我有獠牙,我嗜血吃肉!他们要杀我!像杀我父母一样!他们要用银椎刺破我的心脏!他们还要用薪火灼烧,让我痛苦死去!”

“为什么!为什么五十年前的洪水不淹没一切!为什么要让我痛苦这么长时间!为什么要让我不得不面对现在的自己!为什么!一目连大人!!!!!”

少年怔住了。

“闭嘴,吸血鬼!”

我愤怒了。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喜欢用自己的悲剧去质问别人,自己的不幸却去让别人负责。所以我讨厌懦弱的人,他们是多么的卑鄙!

“趁吾没改变主意前快滚吧!”

我看起来肯定很可怕,少女被吓的停止了哭泣,并且逃走了……

“一目连。”

“她是当年唯一能看见吾的人……”

“一目连?”

“吾以为可以帮助她……”

“一目连?!”

“荒川主……汝之所言,一一应证,吾……”

风开始哀嚎悲鸣。作为一个神,他哭的像个孩子。狂风吹的树木连根拔起,如刀如鞭,鞭笞着世间的一切!他的神识开始散乱,他已经没有风暴之力,这等力量会将他的身心撕碎!一目连!风云变幻,摩擦着漆黑的夜空,紫电青雷让天空变得狰狞可怕!

顺应天命,庇护之,则为神袛。

逆命天意,破坏之,堕为妖魔。

“一目连!!!”太迟了,他已经抑制不住神识的涣散,堕神一旦开始,全然停不下来!今夜本无月,我看不清他的脸。

“荒川主……封印……吾……”

是的,他最后看向我的表情是多么的悲伤,无奈。冲我薄凉一笑,这扭曲了的……温柔。

我在堕神完成后立马封印了他,我把他封印在了祠堂神龛前的那张风神符中。如若后来人识得,念出他的名讳,便召他重来世间,只是希望,那时候的人能待他不在如此薄凉。

那一夜,堕神的雷火烧光了秩父山上的一切,我也搬离了那片流域。山下的那片村子也已沧海桑田。

百年后。

“晴明大人!等等小白啊!”

“结界的裂缝是在这里?”不屑一顾男声。

“黑风山上是一片枫叶林,山脚却是一片山樱,多漂亮的山樱啊。”少女的声音。

“我曾经常来这里赏花……和某人一起……”男声的主人放柔了声线,温柔的看着少女。

“晴明大人,前面有一座神祠。”成熟妩媚的女声。

“那我们就去看看吧……”被换做晴明的男人道。

“这里似乎有封印之力,博雅你看看。”晴明说道。

“真麻烦。”不屑一顾的男声。

“是有一个封印在神龛里。”

“奥呀?!明明是一座河神祠,却供奉着风神符呢。”晴明若有所思。

“一目连么……”晴明淡淡的说。

…………

……

“啊……是谁召唤我了么?”少年柔柔的声音。

(好喜欢这张图,借用啦(ฅ>ω<*ฅ))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1 突然想写这个,是因为前几天亲眼看到的一个家庭。 春意融融的日子里,我和同事一起去扶贫点走访困难户献爱心。其中...
    遇见木子阅读 705评论 6 9
  • 好吧,今天10月31号,传说中的万圣节(鬼节) But,有句话说得好“热闹终归是人家的”,本人呆在宿舍快发霉了,虽...
    一一封荷阅读 85评论 0 0
  • 大大的热天,我去买秋装。这几天都在水中过日子,因为在不停地洗衣服。早早睡,迎接坐火车的日子吧。
    哈啦呢阅读 30评论 0 1
  • 最近看了一个村上春树的访问,分享了他的跑步经历,遇到的人和想到的事情。 1 跑步ing 大学的时候,跑步喜欢追求速...
    木ding西阅读 535评论 5 2
  • 投资或许有个难点,在于发现“冷点”,守住寂寞。 前几天有个新闻,金价创12年来最长连跌记录。这种成了新闻的暴跌,有...
    财女肖潇阅读 7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