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友谊,我对你的敌意视若未见

记得网络上曾流传这么一句话“不管你有多么真诚,遇到怀疑你的人,你就是谎言。不管你有多么单纯,遇到复杂的人,你就是有心计。”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能够可以让所有人都喜欢的。总会有人对你的所作所为表示厌恶,对你的言行举止产生质疑,不论你是不是曾真心实意对待过她们。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的朋友人鱼小姐说:“有没有发现到了一定的年龄,开始学会谁都不想取悦了,没必要去迎合什么,觉得跟谁在一起感觉舒服就在一起,包括朋友,累了就躲远,你喜欢我,我喜欢你,我们就在一起玩耍,我们都不喜欢,千万不要走在一起,生活已经如此的艰难,为何不让自己过顺畅些呢。”

睿智的人鱼小姐总是能很好地诠释出生活的真谛。

而我却常常对情谊陷入迷茫。

我被一个朋友伤了,我曾经很是喜欢她。可是,我发现,我可以容忍她一天刷二十遍朋友圈卖面膜,一天N多遍发自拍夸自己美貌,她却不能容忍我认真写出来的文字。

作为曾经的朋友,我以为如果是真心对待,可以直接指出我文字上的不足之处,哪怕言语再犀利无情,都没有关系。我的文字有不足之处,那是肯定的,我愿意也希望听到真心的指教。我的其它好友们也都会很真心地告诉我,某篇文章哪些地方写的不好,需要修正,或者某些观点不正确,大家都会直言不讳地指出和讨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可是这位我曾经以为的好朋友,她却用背后的方式来抨击我,她说:“写文的人啊,还是要有自己的风格好,不要因为XX红了,就模仿人家,又模仿得不像,简直东施效颦。”

她说的XX,正是我经常提起并且很欣赏的某位作家。

其实这番话,她如果当面对我说,我可以欣然接受,并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些地方模仿别人了。可是,当我从其它地方知道她对我的这些评价,我的心顿然一凉。

忆起多年以前,曾有人在我面前说起她在背后给我一些不太好的评语,我总会一笑了之,她有些小性、任性,自比林黛玉,这些我都明白,作为朋友的我可以容忍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缺点。

可是,现在她连我业余时间写些文字都要这样带着敌意来抨击吗?

同性的友谊可以无限制发展,但异性之间如果存在友谊,那也要受到性别的限制,不可能无限度地深入和发展。如果期望在人类的友谊工程中,能按照理论的友谊观来要求异性之间的友谊,显然是不现实的。

有一点是可以证明的,同性之间,只要不是同性恋,我们为友谊可以彻夜触膝相谈,同床共寝,这种无法建立功利的友谊才可以真正的深入与发展。

图片发自简书App


谁能保证异性之间的友谊也可以过夜?即使可以过夜,那也仅仅代表着一夜为了虚假的友谊承受着巨大的煎熬,为了保全自己已经远离兽性的刻度忍受着折磨,为了在兽性与道德之间的选择而忍受着无与伦比的痛苦,竭力地维护自己道貌岸然的君子形象。仅此而已。

其实,我说起友情的渐行渐远,就如同曾经满园春色盛开的花朵,到了秋日的慢慢萧索,这自然是个让人悲伤的情景。我依然记得曾经和她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在那些一去不复返的日子,我们也曾那么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但既然已经不再喜欢彼此,远离和忽略彼此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忆起年少的时候,我们经常因为喜欢某一个人而迁就他/她,甚至不惜改变自己的思维来讨好对方。但到了后来,突然发觉,这根本就是狗屁,你改变了你自己,也根本取悦不了对方,对方若真心实意喜欢你,不会因为你的一些不完美而嫌弃你、厌恶你。即便是你真的有错的时候,也会真心地来告诉你纠正你。反过来,对方并没有真心实意对待你,她/他总站在一个主场的立位用高高的角度来审视你,斜视你,你哭是错,笑是错,连呼吸都是错。

又何必挽留这些虚假的情意呢?

世界上没有一样感情是需要改变自己才能获得的,生命里终将要最大的突破,就是不再为别人的看法而感到担忧难过。

岁月终将会老,人心亦会变淡。曾经说好了生死与共的人,到最后却成了老死不相往来。

岁月这一只神偷之手,总会在不经意之间盗去曾经许多美好的情感。

我是从大学毕业时才开始体味到朋友离散的酸疼之感的,起初觉得这是人生的必然,青春必然散场,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奔赴的方向。有的人只是陪你一段时光,生命中有过交集已足够叫人感恩,怎么还能去奢望天长地久呢?

但年岁越久,越觉得惶然,心中那道友谊的墙,筑起再塌掉,再筑起再塌掉,涉世越久,心中越多断壁残垣,一地地城池飘零的记忆,风雨凄凄之夜总会怀念昔日欢声笑语同歌同饮的日子。当时只道是寻常,今日忆起皆惘然。那些日子不会再有,怎能不伤怀。

在所有的情谊里,唯有真心的同等对待和相互扶持,才会得到真正的情谊。一切的虚假的情谊终将会戳穿,我虽然有些难过,却也放过自己和你,当我们道路不同终究越行越远。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但愿有一天 ,你还能记起我来,却没有了嫉妒和敌意,有的,只是我们曾经有过的美好回忆。

而我,也会选择忘记我曾被你伤害过某些时刻,你与我之间,会一如从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