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6《醒来的女性》

一个女人是如何变成超人妈妈的

1.米拉在成为母亲后,很快又怀孕了。她有些沮丧,不过转念一想,一个也是养,两个也是养。可是看看米拉的生活,你就会发现,原来生孩子没有男人的事,养孩子好像也与他无关,而米拉似乎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女人的一生本来就应该这样度过。

米拉每天的日常是这样的,每天晚上孩子被饿醒,通常是凌晨两点钟,她跳下床去,把哭闹的孩子抱起来,以免吵到了熟睡的诺姆。然后开始在厨房忙活,给孩子热奶喂奶。

这一通忙活就差不多三点了。拖着疲惫的身子,哄完孩子,上床再睡个回笼觉,不到七点,两孩子就又饿醒了,而诺姆也起床了。

接下来的一小时就如打仗一样,弄得米拉手忙脚乱。孩子不停地哭闹,她顾不得去安抚他们,因为他要给即将上班的丈夫准备咖啡还有煎蛋,还要给孩子们准备牛奶和辅食。

而丈夫则忙着在卫生间洗澡,等他一出来,早餐必须马上摆上桌,耽误了他上班,他的脸色会很难看。

把丈夫送到门口,米拉才有时间照顾两个小的,喂完孩子,厨房里还有一堆的锅碗等着洗,孩子们的尿布和衣服也等着洗。

还有整理房间,清洗卫生间,她都忘了自己有没有吃过早餐。忙完这些,她随便换了件衣服就带着孩子出门晒太阳了。

米拉带孩子时,感觉自己就像个大力士,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着折叠车,把孩子们带到了楼下。趁出去的这会功夫,她还要去杂货店买些日常用品,然后带着两个孩子,提着婴儿车爬上三楼。

晚上诺姆下班,是家里最糟糕的时间。孩子们情绪不高,一直闹个不停,缠着妈妈陪他们玩。丈夫回到家很累了,他特别讨厌听到孩子们闹腾,总是指责米拉没有带好孩子,米拉也从不辩解,也从没想过丈夫能帮自己一把。

家庭主妇的一天不比上班的一天轻松,没有人给她发工资,没有人认可她的工作,也没有人感激她,最要命的是,她还觉得这都是应该的。

孩子是她生的,也应该自己养,丈夫如果能搭把手,那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孩子几乎占据了米拉的所有时间,她也愿意把更多的爱倾注在孩子身上,她觉得这比其他的任何生命体验都真实。

米拉没有什么时间跟丈夫说说话,好像她们之间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少。米拉整天跟奶瓶尿布打交道,跟邻居们聊聊孩子,她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怎样了,她也不关心丈夫的世界是否也变了,而丈夫毕业后也越来越忙了。

诺姆找到一份实习医生的职位,他需要经常值夜班,晚上很少回来了。米拉还乐得轻松,反正他回到家也帮不上忙,还要挪出时间服伺他。

下了夜班,诺姆嫌家里两个孩子太吵影响他补觉,索性回到他妈妈家,住在他原来的房间,米拉三天两头见不到他的人影。

米拉很理解丈夫,每天上班巨大的压力,回到家还得不到片刻的安宁。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孩子大点上学了就好了,等家里有钱了就可以请人了,等换个大房子有几个房间就好了。

而她独独没有想到丈夫应尽的责任。

2.米拉的婚姻其实危机重重,而她却没有丝毫的察觉。

夫妻的情感是需要维护的,他们的时间与空间都被两个孩子所挤占,丈夫已经逐渐远离了这个家庭,与其说他是主动选择了离开家,倒不如说,为这个家如此付出的米拉把他推出了家门。

米拉把所有的重心都倾注了孩子身上,看起来她对丈夫是言听计从的,但在情感上却是彼此忽略的。她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一个人的身上,从没想过邀请丈夫一起分担。

诺姆认为米拉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她生了孩子,她就完完全全属于他了,因为她离不了他,她要依赖他。

诺姆可以对着米拉大喊大叫,而不担心她会生气不理他,他有些肆无忌惮,因为米拉的沉默就代表着允许。

诺姆每天面对的是外面精彩的世界,而米拉面对的是家里混乱的世界,两个没有交集的世界,让他们渐行渐远。

3.婚外情是否可以挽救一场婚姻?

女性在婚姻中好像从来都没被当作一个真正的人来对待,她们被物化了而浑然不觉。

她们似乎从不试着想想自己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从不会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加幸福而改变什么。

女人在婚姻中最可怕的就是没有了自己,就像菟丝草一样依赖别人来生活,那么也就很难获得尊重,你的付出也得不到任何的回报。

有人说,最好的婚姻源于势均力敌,给予与获得也需要得到平衡,因为这样的失衡,只会导致一个人的放肆与为所欲为,和另一个人的卑微与怨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