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记

     拖了好久,终于想要写些什么了。暑假将至,秋天是个分别的季节,古代文人雅士们可以在离别之际写出华美抑或感人肺腑的诗词。我只能借季发发牢骚。

       今天小城下了入秋以来的第一场雨,这对久旱的西北小城来说着实让人们欢喜。撑着伞走在湿湿的街道上,看到公交车上神色冷漠的乘客,看到商店屋檐下焦灼等待雨停的行人,看到人行道上顶着书本脚步匆匆的高中生,想要过去为他撑把伞,胆怯地犹豫半天那少年已走远。突然想起,是什么时候看到天阴就会自觉地带上一把伞呢?

    以前是不喜撑伞的,只要不是暴雨就淋着雨蹦蹦跳跳回家,当然回家是要面临妈妈的嗔怪与警告,可是下次依旧忘带,或者说故意忘带。那是觉得在小雨中撑伞是一件很矫情的是,那么,什么时候自己也变得“矫情”了呢?思索了一会儿,大概就是上了大学吧,在有那么一两次无奈的站在教学楼门口等待雨停,最后奔跑回宿舍感冒后,就一下子长了记性。也突然想通,原来以前的无所顾忌只是因为有人替我顾忌,远离父母,就自己照顾自己。

    马上又要离开家乡,离开父母,和朋友道别去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了,描述简单点,就是要开学了。显然会有人觉得我矫情,一年会回来两次,可我依旧不舒服。离开前抽空回了趟老家看望爷爷奶奶,乡村的环境更让人觉得舒适和平静,但我待不了多久,第一天回去第二天就要离开了。爷爷奶奶蹒跚着步子送了我很远,他们真的很老了,当我撒娇不想离开时,奶奶说要我好好学习,长大以后给他们买新衣服好吃的,带他们到处玩。我答应着说好,可巨大的恐惧占领了内心,他们可以等我多久?我们总以为来日方长,可人生就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我真的不想后悔。走了好远,依旧看得见他们单薄,瘦弱,佝偻的身体,在树下站成了一枚剪影。

    离开前的相聚总是少不了的,和小伙伴们聚在一起吃饭聊天散步成了离开前几天必须的日程安排。一个人能交到那么几个知心朋友真的不容易,我何其幸运。和朋友们在一起就可以没心没肺的笑,互相调侃,畅谈天马行空的梦想,总觉得大学很难找到一个交心朋友,所以倍加珍惜现在所拥有的每一份友谊。

    天阴的很重,大概是要下一整天吧。明天出发,纵然我有多么不愿意,前方是我的未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