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人物传丨贾元春:辨不明的是非,恨不完的无常

悲情十二金钗之贾元春

/费漠尘

贾元春,四大家族之一贾府里的大姑娘,荣国府二老爷贾政与王夫人的嫡长女,幼时生活在奶奶、也是贾府的老祖宗贾母身边。未进宫之前,又以长姐身份,教导唯一的亲弟弟贾宝玉。

因生于正月初一,故取名为元春。比哥哥贾珠小一两岁,比弟弟宝玉大十一二岁左右的样子。十几岁因“孝贤才德”,入宫做女史,后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成为贾府最大的政治靠山。

虽然在书中出场次数不多,但位列金陵十二钗第三位的贾元春,也是个重要角色,至少,她的存在、她的生死,对贾府的荣华富贵,起着决定性的作用。那么,就让我们从才貌、身份地位及性格等方面,来一一解读这个人物。

一、贾元春之容貌

作为十二金钗,曹公除了没有细致的描写过惜春和巧姐的外貌,也不曾浪费一丝一毫的笔墨,将元妃的容貌,透露给读者。很多人觉得费解,实际上不难理解。因为作为皇家女子,总要有一些神秘感,才更符合身份地位。

从写作的手法来讲,不写元妃容貌,给她的形象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在看似鲜明却又很模糊之间,通过省亲时这仅有的一次出场时,种种不寻常的举动,来衬托和突出元妃作为贾府嫡长女的悲剧人生,会更深刻,也更具有警醒效果。或者,更确切地讲,是为了铺垫后面贾府的忽喇喇如大厦倾倒的悲剧性质。

那么,我们能不能侧面了解元妃的容貌?在古代,皇帝选妃,无论是出于喜欢,还是政治因素,都不大可能选择一个貌丑的女子。所以,即便元妃美不过宝钗和黛玉,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她可能不是最漂亮的,但应该是雍容的、华贵的、端庄的。因为,她是以“孝贤才德”被选入宫的。

二、贾元春之才

人一旦坐上了高位,或成为偶像、榜样的力量。即使才华一般,随便写几句诗词、画几笔画,就毫无意外地成了稀世之才。这便是,这个世界的搞笑之处。

现代社会,很多名人或明星,哪怕ta的书法作品或绘画作品,看上去很一般,也被捧成了精品。贾元春的才华,实话实说,也是被捧上去的。毕竟,人家是皇上身边的人,怎么着,也得给个高赞。

所以,元春省亲时,除了象征性地给大观园各景区命名,就只写了一首绝句:衔山抱水建来精,多少功夫筑始成。天上人间诸景备,芳园应锡大观名。还被脂砚斋嫌弃了,说这首诗却平平,盖彼不长于此也,故知如此。不过,元春倒是有自知之明,她说:“我素乏捷才,且不长于吟咏,妹辈素所深知。今夜聊以塞责,不负斯景而已。异日少暇,必补撰《大观园记》并《省亲颂》等文……”

后来,元春差人送来一个灯谜,命大家来猜。宝玉、黛玉、湘云、宝钗、探春等都争看乱猜。小太监又下谕道:“众小姐猜着了,不要说出来,每人暗暗的写在纸上,一齐封进宫去,娘娘自验是否。”宝钗等听了,近前一看,是一首七言绝句,并无甚新奇,口中少不得称赞,只说“难猜”,故意寻思,其实一见就猜着了(第22回)宝玉等人也都一看便猜中了。由此可见,元春的诗才确实平平,可能连宝玉都比不上。

当然,元春自己不会写,但她有极强的鉴赏能力。这一点从她评价宝黛钗等人的诗词,可见一斑。毕竟,自幼就接触和学习这些内容,作为一个时刻准备进宫的女孩子,这点鉴赏能力,还是要有的。否则,如何撑得起门面?

不过,从太监的态度来看,元春在宫中多年,不具备笼络人心的才能。作为一个尚书及贤德妃,她连个可靠且能通风报信的贴身太监或宫女都没有,是不是细思极恐?除了皇上对她有着超强的戒备之心,和她的性格,也息息相关。

三、贾元春之性格

以“孝贤才德”被选入宫的元春,她最大的性格特点,就是一个孝字,一个贤字。从省亲时见到祖母、父母等亲人的情形来看,她也担得起孝和贤这两个字。

孝顺的人,一般是不太可能张狂、任性。况且在宫中多年,不过是一小小的女官的元春,其性格必然内敛而低调,步步小心。唯有如此,才不会给自己和家族招来祸患。

她也不敢跟任何人过于亲密,因为树大招风,贾府本身就是依靠军功得来的荣华富贵,这对于皇上而言,是一种难言的忌讳和威胁。想要铲除这个威胁,只能找出致命一击,并且要一击即中。元春如履薄冰、保持完美人设的态度,让皇上一时难以找出攻击的入口,而且,无论贾府还是王子腾,其根基都暂时动摇不得。

一个格外小心翼翼的女官,怎么才能成为一颗致命的棋子?大概,皇上也为此思虑重重过多日,最终,选择了“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这一招,否则,一入宫便做女史的她,为何多年杳无音讯,却突然又晋升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一个普普通通、没有什么政绩或成就的女官,忽然就登上高位,这怎么看,都不合常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本身就内敛、低调、不懂得随机应变的元春,退无可退,只能接受命运的这个“赏赐”。

另外,元春的性格也不够机敏,没有担当得起妃子这个位置的智慧。她既没有汉武帝的宠妃李夫人“以退为进”的机智,也没有东汉光武帝刘秀的皇后阴丽华“约束家人”的气魄,更没有武媚娘在九死一生中拼杀出一条血路的勇气和智谋。

假设,她的性格里多了一点点类似探春的机敏,她会不会就有着和探春一样的深谋远虑?会不会想办法降低一下贾府在宫中的存在感?会不会竭尽所能地劝阻贾府老少爷们荒唐的行止?不得不说,性格决定命运,这话一点儿不假。

四、贾元春之情感世界

宫中是个不能奢谈感情的地方。很显然,身处宫中多年的元春,还不太适应这种情形。所以,终于得以回家与祖母、父母、弟弟妹妹等亲人团聚的那一刻,元春不止一次落泪,甚至还说出了“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及“皇宫是不得见人之处”这样的话。试想一下,作为妃子,身边怎么可能缺少太监宫女这些人,谁知道哪一个是皇上安插在身边的眼线?万一这话传到皇上耳朵里,元春的处境,岂不是更凄惨?

虽然皇上准了元妃省亲之事,但普通女子回娘家就是回娘家,可以暂时做回父母身边的女儿,撒娇任性、随心所欲。而皇上的女人,回娘家不叫回娘家,因为即使恃宠而骄,在娘家人面前,也是君君臣臣重于父/母女关系。而君臣之间,不讲情感,只讲皇家的体制及规矩。

元春不仅想讲一讲祖孙、父/母女之情,还奢望享受与宝玉的姐弟之情,从这一点来看,元春仍然重情,或者说,在这一刻,把情感看得比体制规矩重要。当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作为十几岁就进宫、不能与家人生活在一起、没有一个知心姐妹及朋友、又不曾享受过皇上给予的爱情和温暖的女子,唯有这片刻的亲情,可抚慰一下内心的凄苦。

然而,身为不受宠的妃子,其一举一动都备受监督,就连回宫,都得严格遵从既定的时间,慢不得一分一秒。所以,贾政虽然心疼元春,却也不得不,以官话回应眼前高高在上的女儿,还好,元春立马收回了差点把持不住的情感,恢复了妃子应有的架势。

世间事,从不圆满和完美。想要什么,就得相应的舍弃一些东西。正所谓取舍取舍,取了一样,就得舍掉一样,哪能样样占了去?

五、贾元春之身份地位

毫无疑问,贾元春在贾府,是长女/长孙女这样的身份地位,自幼生活在贾母这位贾府的老太君身边。作为长女/长孙女,贾元春一定不会有属于自己的人生,无论贾母、其父贾政其母王夫人,都会把荣耀家族的使命,寄托在元春身上,即使元春不情愿,也逃不掉身为长女/长孙女的这个责任。

或许,有人会说,如果贾珠活着,贾元春或许还可以像贾宝玉、林黛玉那样自由自在的活着。不过,以贾府的身份地位,贾珠能成才,并不意味着贾元春就能做个快乐无忧的大小姐。儿子成龙\女儿成凤,才是奢望登上权力巅峰的贾府最需要的。

况且,贾珠只比贾元春大一两岁,想必贾珠是在王夫人身边接受正统教育,而贾元春则在贾母身边,接受“孝贤才德”这种成凤的全方位培训,为进宫做充足的准备。兄妹二人,肩负着太过重大的家族使命。

非常幸运的,贾元春如愿进宫,从女史做起,后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成为皇上身边的女人。这样的身份地位,怎么看,都无比的显赫及荣耀。

又因为准许了一次省亲,让众人误以为贾元春极受皇上宠爱。但实际上呢?贾元春的妃子身份,极其尴尬,这可不是因为皇上爱她,才封她为妃子的。

自古以来,妃位便没有贤德妃这样的名称。唐朝时期,皇后之下设四夫人——贵妃、淑妃、德妃、贤妃(正一品);明朝初期,皇后之下是贵妃、妃,后来渐渐变成皇后之下为皇贵妃、贵妃、妃(清朝类似)。不知道曹公给贾元春封了个贤德妃,是不是文字游戏,暗示着某种不好明说的阴谋。

从贾府族长贾珍及其儿子贾蓉、荣国府大老爷贾赦、贾琏父子等这些男人的所作所为,实在难以称得上德。而邢夫人、王夫人、王熙凤等人的行为,也无法被誉为一个“贤”字。男人当中无担当之家主,女人当中无贤良之家母,这个贤德妃的称号,怎么听,都是一种暗讽。

贾元春她就是一女官,说白了就是给皇家打工的高级白领,女史是专门负责掌管皇后礼仪或书写文件之类的女官,尚书则比女史更高级一些,但也是宫里掌管文书奏章的官而已。大概就是,贾元春先是负责后宫的书写文件之类的工作,后来被放在皇上身边,掌管文书奏章。一个女官,突然被皇上宠幸,加封贤德妃,而不是直接封为妃子,这已经暗示了贾元春只是皇上的一枚棋子而已。

如果贾元春确实得宠,即使她不幸驾崩,皇上也不会立马对贾府下狠手。毕竟,贾府的老少爷们,不过是淫乐、奢靡而已。贾赦、王熙凤们犯下的罪责,虽然够判刑了,但若皇上不追究,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儿”。

由此可见,元春的身份地位,看着荣耀显赫,实则就是任人摆布的棋子。所以,她在宫中的日子,如履薄冰。这也是为什么,唯一的一次省亲之时,她不顾形象地面对亲人几次落泪的原因之一。她大概知道自己不是因为得宠而成为妃子的,也可能预感到好日子不会太长久,因此,她急急的,想通过自己的身份地位,将薛宝钗内定成为贾宝玉的妻子,她奢望余威还在时,为家族做更多一些的事情。可惜,她只是个虚设的、没有任何实权、又不得宠的妃子。

书中虽然没有正面描写过贾元春的不得宠,但从太监传贾母、贾政等人进宫谢恩,后又经常来王熙凤处打秋风这些细节,便可知贾元春在皇上眼中的地位了。与其说,元春是贾府的最大政治靠山,不如说,她是皇上用来彻底击垮贾府的一颗棋子。《好了歌》已经告诉我们,你以为这盛世的繁荣富贵、高官厚禄、情欲欢愉,都是好的,而那些衰退、死亡、落败、断情是不好的。实际上,繁荣富贵、高官厚禄、情欲欢愉的背后,就是衰退、死亡、落败。即使看似高高在上的元妃,到头来,也是为他人作了嫁衣裳。

文/费漠尘,针对文中的阐述,属个人观点与感悟,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图片来源红楼梦剧照,感恩!

红楼旧梦:贾宝玉并非真慈悲

红楼旧梦:做小三如鲍二家的,只有死路一条

红楼旧梦:有多少人,到最后都活得不如刘姥姥

红楼旧梦丨贾迎春:请不要再拿我的性格说事儿

红楼旧梦丨贾蓉:享乐的背后,有着看透世事的睿智

红楼旧梦:有多少女人,像王夫人和李纨那样过了一生?

更多原创文集,欢迎阅读和收藏:

红楼旧梦(此文集收录漠尘解析关于红楼梦系列文章)

尘品红楼(此文集收录漠尘解析红楼梦文本系列文章)

尘锁红楼(此文集收录漠尘关于红楼梦系列解读文章)

尘锁西游(此文集收录漠尘关于西游记系列解读文章)

读金瓶梅(此文集收录漠尘关于金瓶梅系列解读文章)

尘梦无痕(此文集收录历史故事及历史人物解读文章)

尘梦留痕(此文集收录漠尘古诗词及民国人物解读文章)

尘眼世间(此文集收录两性情感、爱情故事及各类杂文)

写作读书(此文集收录写作技巧分享及推荐书籍读书感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