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过去,我们从不曾真正放下

字数 1461阅读 65

前两天,听到一句很有意思的一句话:感情中哪来那么多的坦坦荡荡,“能拿的起,放的下的只有筷子”。 我听后轻笑,并不放在心上,不过偶然间却想起了一个有关“拿的起,放的下”的典故。典故的大致内容是说:有一个老和尚带着一个小和尚云游四海,突然看到了一个女子一直徘徊在河边,老和尚问她原因,她说自己因为不会游泳,所以不敢过河。老和尚听罢,就背着那个女子过了河,此时,小和尚心里一直嘀咕,师父是不是犯戒了,等那个女子顺利渡河离开后,小和尚没忍住问老和尚:“是不是犯戒了?”老和尚说:“我已放下,你却没有。”

鲁迅曾说过:“拿的起是勇气,放的下是豁达。”所以,当我们准备接受一段感情时,总是先要做好承受这段感情失败的勇气。不是怕因为没有能力继续感情丢脸,而是怕受伤,所以一定要先给自己打一针强心剂。成长让我们清楚地知道,芸芸众生,在情感的路上“拿的起,放的下”的人寥寥无几,即使面上波澜不惊,但内心负累并不会减少。

就在前天,我就目睹了这样的一幕,我和朋友按照以往的惯例去常去的一家餐馆吃饭,菜刚端上来没一会儿,就听到朋友的催促,让我快点儿吃,然后赶紧走,听了这话后,我一脸懵逼,刚想问她原因,结果一阵喧嚣生就闯入了耳朵。刚开始我只是觉得声音有些熟悉,然后回头定睛一看,原来是朋友的前男友,餐桌地方本来也不大,桌子也没几张,刚走了几步,两人就来个四目相对,刹那间,周围的空气仿佛已经凝结。 朋友的前男友本想就此忽略这一幕,却不曾想被身边环绕的哥们儿们给拉了回来,还不嫌事儿大,当起了吃瓜群众,明显就要看着自己的好哥们怎么应对曾经的前女友。

就这样,在众人的围观下,两个人尴尬地打了声招呼,互相问了声好,然后这事儿才算完,等那群人做到了餐桌跟前,又开始调侃这对曾经的恋人,为了不让朋友继续把自己当做鸵鸟,把头埋到饭碗里,我拉着朋友的手,大步离开了餐馆。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我用余光看她时,她的思绪早已飞远。我却不禁莞尔,现实之所以是现实,就在于它删减了所有的戏剧性的片段,没有文艺小清新,没有死去活来,剩下的就只是平淡无奇的柴米油盐。想起陈奕迅在歌中写到:“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着笑脸,回首寒暄,和你坐着聊聊天。”但走进生活你会看到,突然出现的地点不是咖啡店,曾经的恋人见面后没有好友的亲密感,简单问候后,就只剩下了面面相觑的尴尬。

我们作为旁观者,总是怨怪他人在感情上拖拖拉拉,不够利落,对此我们常常嗤之以鼻。而当我们深处局中才会恍然大悟,今日的放不下,只因过去彼此爱过,恨过,争吵过,一起为生活浮沉过,愿意为彼此改变过。所以,即便我们分开了,也无法坦然的四目相对,只因对方眼睛里所包含的喜怒哀乐我们再也无权干涉。

一个圈子里的朋友在不经意间向我透露说,我曾经交往过得一个男朋友,直至今日还有坐车带上晕车药的习惯,虽然他本来并不晕车。朋友说完,我就想到以往我们一起出去时他都会帮我把药带上,而现在或许是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即使分手,他也仍然保留着这个习惯。

有的爱,融于骨,刻于心,分手后,有些人即使表面云淡风轻,但心里的疗伤期会持续很久。在自己不断自欺欺人的催眠下,以为那段感情早已随风而去,只有在某些人不经意提起时,那段记忆才会突然涌上心头,情绪失控到不受大脑控制。这时,我们或许才会真正明白,我们从不曾真正忘记那个人,那段情,在选择将其埋葬后,他便成了自己的逆鳞,不可提及,不可触碰。刘烨之于谢娜,张翰之于郑爽,等等大众例子层出不穷。即使遇见了只会擦身而过,因为在爱与被爱的路上我们永远无法装淡定,扮从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个五一回家了 起因是豆瓣fm听到《一个人看小丸子》,脑眼一湿润就买票回家了。 回家抚平思家小情绪 在家里这次总算...
  • 落日结束了一天的酷射 蓝天白云一泻千里 山峰起伏着温柔的曲线 一座座山峰尖部都清晰可见 三三两两的回汉、维族、青年...
  • 引导语:你的时间有限,所以不要为别人而活。不要被教条所限,不要活在别人的观念里。不要让别人的意见左右自己内心的声音...
  • 我从去年就开始接触到时候知乎这个软件,老实说,那时的知乎对我来说并没有丝毫意义,因为我想要找的东西,百度上都能替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