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往昔峥嵘岁月(一)

9.26:读巴尔加斯·略萨《城市与狗》第三、四章—忆往昔峥嵘岁月(一)

    家贫人丑,可是母亲懂得一个道理:人丑就要多读书!

    在我身上,母亲最舍得花钱的地方就是吃饭跟读书了。小学那会,其他同学都是自己带饭在学校食堂吃。母亲则把我托管在了老师家里,每天中午师母做饭,我则跟他们一起吃。周边的同学都很羡慕,而我觉得自己很另类。

    其实对于吃我并不感什么兴趣,家里吃的东西从来没有人跟我争,经常水果零食放到变坏我也不愿去多瞅一眼。一个人吃总觉得索然无味。虽然母亲总会变着戏法给我弄好吃的,可是仍然于事无补。或许我天生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到如今也还是吃不胖,这点令母亲比较担忧。

    吃是没辙了。关于学习母亲对我期望很大,望子成龙。那时我也不负众望,每年奖状拿到手软。为了让我有一个更加好的学习环境,初二那年母亲托关系将我转学,转到了一所寄宿制的封闭学校。这所学校在我们市数一数二,尽管离家不是太远,可是还是得每天住宿。

    不得不说我的适应能力还是不错的。没过多久,我就认识了一帮子朋友。XY:“美洲豹”、WZ:“乡里人”、LJ:“奴隶”、XL:“诗人”......

    “美洲豹”一米七左右,不算高,可是长得相当结实,冲动好斗,号称学校的金牌打手,所到之处无不闻风丧胆;“乡里人”瘦高个,从小父母离异,跟着奶奶长大,父亲经营网咖,学校传奇届的扛把子;“奴隶”是个胖墩,一脸青春痘,家里从事服装生意,他不爱学习爱女人,除了女同学,连美女老师都不放过,是出了名的色魔狂;“诗人”完美的诠释了“浓缩就是精华”,他集“官二代”、“富二代”于一身,一米六的个头,是我们这个“圈子”的首脑。

    上帝是公平的,开了一扇门,自然也就会关上一扇窗。他们虽“各有所长”,但是成绩却都一般。我虽什么都没有,却因成绩不错成为老师身边的“红人”,在班级也谋了个一官半职,他们的组织缺乏我这样的“军师”。

    学校人数众多,经常会有初中部跟高中部一起上体育课的情形。而篮球场地有限,几乎每次都被高中部给霸占。这次好不容易我们有了个场地,结果又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初中部的小屁孩,滚蛋!这里轮不到你们玩。”一个声音叫嚣到。由于正玩得起劲,我们没有人搭理他们,继续进行着我们的争霸赛。“嘭”的一个篮球飞过来,砸在了“奴隶”头上,我们的争霸赛被迫中止。

    “你别仗着是高中部的就来抢我们场地,这个场地是我们先来的,我们有权玩。”“乡里人”朝着高中部的人群回了一句。“我操!还敢顶嘴了?就抢你们的场地怎么了?不服气了?”只见高中部的一人一边说一边朝“乡里人”走来,伸手就去推搡“乡里人”。“啪啪”两声。突如其来的两耳光把那位高中同学扇得跟个丈二和尚似的,摸不着头脑。接着“美洲豹”又是一阵拳打脚踢。之前被球砸的“奴隶”也终压制不住怒火,把平日里对美女的那股子热情劲都化作拳头招呼在了那位同学身上。被推搡的“乡里人”见同伴都为自己出头了,不好意思置身事外,也加入了战斗。三对一,可想而知那位高中部同学被揍得有多惨。

    高中部的其他同学都看傻了眼,等回过神来都加入了这场“盛宴”,初中部的其他同学也不想错过,纷纷响应其中。一时间篮球场乱成一团,有随时参战的,有好热闹围观的,有胆小怕事离开的......

    我不善于用拳脚说话,目前我们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要懂得见好就收。于是我跑去找来老师。随着老师的到来,战争结束。最开始叫嚣的那位高中同学已被揍得鼻青脸肿,面目全非。抬医务室躺着去了。由于影响恶劣,高中部相关同学被学校记过处分,我们班的活跃分子则是口头批评。打了胜仗,还没有挨处分,我们想想就爽歪歪。哈哈!打架不能蛮干,有时还得用脑子,如果不是在老师面前把“是非曲直”讲得那么“透彻”,我想我们的结果也就没这么好了。

    原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谁想这还只是一场“热身赛”。正如书中所写那般,复仇之战正在悄然来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9.27:读巴尔加斯·略萨《城市与狗》第五、六、七章—忆往昔峥嵘岁月(二) 一阙一楼宇,一阁一琼华。一梦一浮生...
    跳樑小丑阅读 288评论 0 0
  • 當盧古代系于马头部的饰件,形式各异,放置在马的额头中央偏上部,也就是马鼻革与额革部位交接处的饰品.铜质的当卢盛行于...
    艺术大观阅读 9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