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初恋,我们相个亲吧

相亲第一回合

相亲相到初恋对象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不知道你们体验过没有,反正我是实实在在地被惊着了,以致于见面后一直保持着张嘴瞪眼的姿势。介绍人张阿姨误以为我看上人家了,不断地冲我妈挤眉弄眼,暗示有戏。

我妈接到信号,装作不经意地瞟了我一眼,然后确认事实,回过头冲张阿姨微笑点头,而我这个当事人从始自终一直处于石化状态,没有反应过来。

“说了这么多,剩下的就看两个孩子的态度了,我们该撤了,让两孩子独处聊聊,彼此增进一些了解。”张阿姨微笑着对我妈和他妈说。

两位母亲大人欣然同意,然后乐呵呵地跟着介绍人离开了,留下我和对方大眼瞪小眼。

当然这个对方不是别人,而是我的高中同学,外加初恋男友——周衍。高二的时候我们在一起,大学异地之后,各种小毛病因为距离放成了大毛病,久而久之两人都有些倦了,于是和平分手了。都说分手后很难再做朋友,我也不例外,即使当时很和平,再见面也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好久不见。”周围安静下来后,周衍率先开口说话。

“哦,是好久不见了。”我答。

见我冷冰冰的样子,周衍试图缓解气氛,“那个,我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你……”

没等他说完,我便接话道:“嗯,一样。我也不知道是你,否则怎么会来呢。”

周衍的表情有一丝错愕,而后恢复正常,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哦,没事,我是那个意思就行。”

“……”

话就这么被我聊死了,于是两个人开始了新一轮的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天,我最终败下阵来,谁让我眼睛没他大,瞪得只想流泪。

“那什么,咖啡你慢慢喝,我还有事先走了。”我先开口。

“就这么走?”

被周衍这么一问,我有点发懵,“嗯,不然呢?”

周衍看着我突然慢里斯条地说道:“这账还没结呢,你就要跑?”

要不是从小教育良好的我觉得大庭广众之下淑女是不能先动手打人的话,我一定在他说完前半句话后就一拳抡过去了。压了压心中的郁结,微笑着咬牙说道:“哦,原来周先生没带钱,早说啊,早知道那会儿就帮你要一杯白开水了,那个不要钱。”

周衍依旧笑着,并不理会我的讽刺,“嗯,出门着急了。只能麻烦这次你先垫付,下次我再还你。”

信你才怪!

见我招来服务员结了账,周衍笑得更加灿烂。等待找零钱的空隙,这回没等我说再见,他先一步开口:“谢谢你的招待啊,小白。”

“不许叫我小白!”我吼道。“小白”是上高中那会儿,周衍给我起的外号,因为我理科成绩太烂,他觉得我应该叫李白,谐音过来便是理白,而不是李好。我们在一起后,为表亲切,他便将“李”换成了“小”。以前两人关系好,这么称呼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关系不同了,突然被他这么一叫,就感觉他在唤他家狗似的。

“好的,小白。”说完他双手一摊、耸耸肩,“抱歉,已经习惯了,叫别的不顺口。要不请你吃下午茶?”道歉说得一点都不走心。

我朝他翻了个白眼,“中午饭都还没吃呢,大哥!”

“早说你饿,刚刚不结账了,应该再点些正餐的。”

“呵呵……我喜欢回家吃。”提到刚才的结账,我突然想起他说没带钱,那怎么有钱请我吃下午茶呢,于是盯着他问道,“不是说没带钱吗,怎么吃下午茶?”

“小白误会了,是没带现金,卡还是有的,或者手机支付也行。”

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那你还让我结账?”

“嗯,你妈、张阿姨以及我妈都觉得是你看上我了,我这不给你个机会留住男友么,毕竟我还没看上你。”他说得十分坦然,但我听得险些阵亡。

“我那只眼睛看上你了,自恋自大狂!那是震惊,震惊!”我用尽全力解释道,“再说,追本姑娘的人多得去了,你根本排不上队!”

“是吗?那你怎么还来相亲?”

“那是因为……因为本姑娘眼光高,看不上他们。”

“哦,那还是说明你看上我了。”

“周—衍—!”气得我音调陡然高了八度,惊了周围好多顾客,一时间都转头看着我,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周衍连忙起身道歉:“不好意思,打扰各位了,突然送女朋友惊喜,她有点激动,不好意思,呵呵……”

周围恢复如常后,我才敢再次开口:“谁是你女朋友?”

周衍用一种看弱智的眼神看着我,轻飘飘地说道:“你觉得这里除了我们俩个还有别人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解释,“我是说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你女朋友了?”

“小白,现在的情况是你看上我了,只要我答应了,那么我们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在一起。所以从始至终不需要你答应。明白?”

“明白你个大头鬼!”

恰好这时服务员送来了零钱,我决定不再和他多说一句,提包走人。不想周衍也随后起身,几步就和我并肩同行。出门分别时突然说了一句“没关系,以后时间很多,慢慢你会明白的”,然后留下一脸茫然的我离开了。

这便是我和周衍的第一次相亲,在他多次“惹怒”我之后,当然是以失败告终。不过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很久之后我才反应过来,那是我们重逢后周衍对我的第一次告白。


相亲第二回合

那天相亲结束之后,我和周衍再无联系,我们的关系戛然而止。

我妈那时还不知道我和周衍之前的各种内里关系,在她看来我的相亲失败,原因一定是我形象太丑以致于对方看不上我,为此还唠叨了我好多天,说我没有遗传她的好基因。

我妈停止唠叨的那天,我以为她觉悟了,意识到我其实没那么差。后来才知道让她停止唠叨的那个人不是我,而是周衍。就是七年之前和我在一起,四年之前和我分手,半个月前和我相亲失败的那个周衍!

我到现在都记得再见到他的那天——阳光明媚,天气风和日丽,万物生机勃勃,这么多美好组合在一起,让人心情十分舒畅,当然更舒畅的是第二天便是五一假日的到来。然而,人妖倒霉起来,这么多的好怎么挡得住。

那天下班后,我兴高采烈地踩着小碎步回家,哼着歌进门,接着放好包包,脱下外套,闭眼旋转一周正好到沙发边,然后和沙发来个热情的拥抱,这一系列动作完成之熟练、迅速,当我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反应了,结果——结果就是我没有扑到沙发上,而是扑倒了之前坐在沙发上等我回家的周衍,那场面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若要问人生中还会有比这更尴尬的事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三十秒之后,我妈、她妈以及张阿姨就都出现在了客厅,我都来不及思考她们先前在哪儿,就被她们亲眼目睹了我扑倒周衍的事实。于是,顺理成章地让大家再一次误会了,更准确地说,是她们再一次确信我是喜欢周衍的,喜欢到迫不及待将对方扑倒了……

十分钟后,大家一本正经地各自坐好。除了我之外,他们四人眉开眼笑。在他们第N次呵呵呵之后,我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不好意思,刚刚是个误会,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我其实是……”

我就知道肯定解释不通的,果然我的话只说了一半周衍就接话道:“这事怪我,你们进来之前刚好有东西掉到沙发下面了,李好准备取的时候,不小心被我绊了一下,然后就摔倒我身上了。是吧,李好?”说完他还冲我眨眨眼。

眨你妹啊!本来能说的清的事,他这么一搅和,我觉得我这辈子的清白应该是交代在这了。

“哦~原来如此。呵呵……”三位中年妇女发出一致的声音,笑得不能再暧昧。

我早已放弃挣扎,直接切入话题问道:“所以,你们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妈睨了我一眼,“你张阿姨说那天相亲其实是个误会,这不今天你周阿姨以及周衍亲自过来解释了。”

“什么误会?”我不解。

“呵呵……就是我家小衍其实也挺满意你的,只是那天你们俩分开得太过匆忙,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后来又赶上他出差,他走之前没和我们说清楚,阿姨就自作主张地以为小衍他不喜欢你,所以当时你张阿姨问的时候我就替小衍说了不行。”说话的是周衍的妈妈。

“嗯嗯,是这样的,我证明。”接话的是张阿姨。

“阿姨知道你是个好姑娘,所以这一次特地带小衍过来给你道歉。”周妈妈如是说。

“哎呀,这你就客气了,又不是什么大误会,让张姐电话里解释清楚就好了,没必要特地跑一趟的。”我妈笑着说完,然后突然转向我说道,“是吧,小好?”

接受到我妈“敢说不是就不认我这个女儿”的信号后,我只能口是心非地回答:“是。”

“不管怎样也是我们的不对,所以前来道歉也是应该的。”周衍接话,“而且上次吃饭也是李好请的,实在是过意不去。”

我哼了一声,表示无声的抗议,要是他真的过意不去,上次就不会故意坑我了。

“既然这样,那正好周衍你带李好出去吃饭吧,当做是你们重新认识了,我们几个姐妹在家叙叙旧,就不合你们一起出去了。”周妈妈开始助攻。

“嗯,就是就是,你们年轻人去玩吧。”我妈也加入,并且直接催我道,“还不快换衣服去,家里没你的饭。”

好吧,我的后路都被我妈堵死了,我还能说什么。

离开那三位中年妇女的视线后,我问周衍:“老实说吧,这次又玩什么花样?”不是我不顾当年情谊,而是他太过狡猾,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小白,我又不是什么坏人,你这样我很伤心的。我可是一片真心请你吃饭的。”周衍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少来,又不是不知道你以前的样子。没联系方式那种借口也就骗骗她们还行,我家座机号码你都门儿清,你觉得我会信你。”

“好吧,我承认那个借口确实不好。”周衍不再装可怜,“就是半个月没见了,很想——想请你吃顿饭,就是作为上次你请客的回报。我一向说到做到,你知道的。”

“真的?”

“真的,不然你觉得你身上有什么让我觊觎的。”

看他不像是说假话,而且他言出必行的优点我确实是知道的,于是我终于点头相信他只是为还我一顿饭,而无其他想法。

这便是我和周衍的第二次相亲,在他多次证明他对我没有任何企图后,当然还是以失败告终,不过这一次我们都很默契地没有对双方家长提起,省去很多麻烦。倒是他先前有一句略微明显的转弯停顿,很久之后他才告诉我,其实原句是:半个月没见了,很想你。


相亲第三回合

俗话说“拿人手软,吃人嘴短”,在白吃白喝了周衍好几顿后,我对他的态度终于有所转变,两人的联系也逐渐多了起来。用网上一句时髦的话来讲,我们的关系现在属于“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11月的单身节的那天,在挨了我妈无数个白眼之后,我终于扛不住给周衍打电话求救。刚拨出号码,电话就被接起,速度快到我反应不过来。

“小白?”

“嗯,是。你怎么接得这么快?”

“因为我一直在等你电话。”

我似乎有些明白又有些糊涂,“等我电话干嘛?难道你妈也朝你翻白眼了?”

“呵呵……那倒没有,我在你家楼下,你下来我再和你解释。”

“我家楼下!”太过激动以至我的声音有点大,我妈听到后立刻去窗边向下看,然后给我一个肯定的点头。

“是,刚刚看见阿姨了。”

“啊哈哈,我妈刚巧听到了我说的,那个,我马上下来。”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嗯,不急,反正我一直在,你可以慢慢来。”我怀疑我听觉出问题了,要不然周衍这话怎么让我听出一股暧昧的味道。

怕周衍等的着急,我急急忙忙跑下来,连围巾都没来得及戴。不知为什么,看到周衍后,我竟恍惚觉得时间好像回到了七年前——那个冬天下了第一场雪的11月,少年站在女生宿舍楼前的一棵松树下,等着女孩儿一步步走近。

“周衍。”在他面前半步的地方,女孩儿停了下来。

少年好看的眉眼在月光下笑开,伸出手说:“小白,终于等到你。”

直到周衍走了过来,将他自己的围巾解下给我系上,我才从恍惚中回到现实,看着他说:“谢谢。等多久了,冷吗?”

周衍摇摇头道:“之前一直在车上不冷,不过等你,确实很久了。”

“你怎么不早打电话。”我有些嗔怪他。

“怕你有事。”

“你会这么善良?”

“呵呵……小白?”他答非所问。

“怎么了?”

“没事,只是突然想叫你名字了。”

“神经病。”我瞥了他一眼。

“呵呵……小白?”

“干嘛?”

“没事。”他又摇头,摇完之后又一声,“小白?”

“到底怎么了?”我有些无语。

“没事,只是想确定你现在是和我在一起的,对吧?”

“你别是等傻了吧,你现在不和我在一起,难道和鬼在一起。”

“对,我们在一起了。”

周衍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我暗自腹诽,好像将雪光、月光都映在了他眼底,可分明里面除了我什么都没有。想到这,我大脑停顿半秒,终于后知后觉。

我看着他一字一句问:“周衍,你是不是又喜欢我了?”

“嗯。”他点头,“周衍终于又等到小白了。”

“可是,可是我还没喜欢上你,怎么办?”我装作很苦恼地样子说。

“那就把这次见面当做我们的第三次相亲吧。”周衍说着冲我伸出手道,“你好,我叫周衍。”

我微微愣怔,而后笑着回握他的手说道:“你好,我叫小白。”

“你好,请问周衍可以喜欢小白吗?”

“你好,可以的。”

“你好,请问小白可以喜欢周衍吗?”

“你好,也是可以的。”

这便是我和周衍的第三次相亲,在他多次“追求”我之后,我“勉强”点头同意,所以这一次我们是以成功告终的。同样也是在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对于我们的第一次相亲,周衍其实早就知道他要等的人是我。

看来网上有些话还是可信的:注定要在一起的人,兜兜转转之后终是会在一起的,所以请你相信那份美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