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初夏

      我是有感于任溶溶老师译制E·B怀特在《夏洛的网》中的夏日农场里那份快乐与美好了。

      "…初夏的日子是一年当中最快活最美好的日子。丁香开花,让空气芳香扑鼻。接下来丁香花谢了,苹果树又紧接着开花,蜜蜂围着苹果树飞来飞去。天气越来越暖和。学校放假了,孩子们有工夫玩了,可以到小河边去钓鲑鱼了…

      现在学校放假,弗恩几乎天天上谷仓去,静静地坐在她那张凳子上。牲口把她当作自己人。那些羊安静地躺在她的脚旁。…到第二天,如果没有雷阵雨,所有的人手都来帮忙耙啊,叉啊,装车啊,这些干草就被高高的干草车运到谷仓去,弗恩和艾弗里高高地坐在干草顶上。接下来,这些香喷喷热烘烘的干草给吊到那大阁楼上,直到整个谷仓像是一张用猫尾草和红花草做的大草床。 跳进去真痛快,躲在草里连人都人都找不到。

初夏的日子对于小鸟来说是个喜庆时节。田野上,房子周围, 谷仓里, 林子里,沼泽地里到处是小鸟在谈情说爱,在唱歌,到处是鸟窝,鸟蛋…"


      乌金垛也是,一切是这么惬意。小脚丫们可以伸进泥巴里,然后印着一串小脚印,那快乐的银铃般的笑声,在家乡的天空里飘荡。

乌金垛的娃们爱玩家乡的泥土

      共乐桥上来往穿梭的庄户人,见了谁都打个招呼,问个长短。老砖桥印证了一代又一代庄户人的纯朴与善良。

   

    银杏树下,来往的陌生人坐在椅子上休憩,偶尔从高高的树尖上掉下几片心型绿叶,也不介意。

   

乌金垛古银杏树

      几个帅气的小伙和同行的女孩,干脆坐在断壁残垣的仙家庙(大会堂)的门槛上,他们不嫌脏,不时又站走来,仰着头看着墙壁上古老的城砖,拍照留下仙家庙残留的房顶的剪影。

大会堂的断壁残垣

      银杏树树叶葱绿,无数的爱心绿叶一定是妙龄少男少女们追求的,他们一定期待着对心中的他(她)的爱恋有神明的护佑与见证。

      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读过乌金垛文老师与化老师《银杏树下的爱情》,如果读过,我想他们一有空就会来到这里了。

     

乌金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我看着他们流连在仙家庙前,三三两两,我甚至在想北京的圆明园断壁残垣,能烧的都烧了,印证着帝国主义列强的强权丑陋的嘴脸,也是铭刻着国人因懦弱而留下的耻辱。

      而乌金垛的古老的仙家庙,生机勃勃的古银杏树,古道热肠的百年共乐桥却是乌金人乃至国人的骄傲,愿它们尽快换新貌,迎接更多人了解这方神奇的乐土。

乌金垛走向全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