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8

      那是从德国飞往北京的飞机。

    她靠在椅背上,远山眉紧锁,她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梦里终于能梦到那个人,终于,能梦到他了。

    蓦地,一双修长的手抵在她腰间,尖利的指甲让她知晓,这是一双女人的手。

      在席家多年的训练好在没有白费,她连睡觉都是警觉,第一时间睁眼,一双杏眸打量起眼前的陌生女人——烈焰红唇,性感尤物

    “你是沈殷?”尤物轻声开口。

    “不然你是?”她缕了缕额前的碎发 吹了口气,一如既往地无谓。

    “呵呵,还真是有趣,你是席子鈊的?”          沈殷笑着摇摇头,又是这个套路,她能是席子鈊的什么?外界以为她是唯一一个留在他身边三年的女人,却不知,其实她什么都不是。若非要找个定位的话,那“棋子”二字,刚刚好。

      而且,如今也是没有用的棋子了。

    “席子鈊那个人性格乖张,没有人能在他身边留这么久,沈小姐,你这个例外,可不要推脱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尤物再次似笑非笑地说道。

      “姑娘你抬头看看,这是飞北京的航班,他席子鈊都不要我了,你觉得我重要吗,他那么变态的人,你觉得我又能知道什么?”沈殷像样地叹了口气“不知道你是哪家哪氏的,反正,找我,真是找错人了。”

      “哦?好啊,那……下次再见。”尤物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沈殷,转身离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案例101。为何男人追到你后就变冷淡了? 二,原因 a常态。经济学上的边际报酬递减理论。 b谁还会给上了钩的鱼儿喂...
    爱自然生命力唐唐阅读 64评论 0 0
  • 现在我坐在床上,背靠着墙,我好孤独。 大约30分钟前,我睡醒了。我是趴着睡的,和我爸一样。很自然地爬起来,坐在...
    向西的柏油路阅读 67评论 0 0
  • (个人认为,此讲座不仅适用于夫妻同样适于未婚情侣) 育儿先育己,没有成长的父母就没有成长的孩子; 父母不是神,没有...
    春雪2017阅读 233评论 0 0
  • 不得不说老了,在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听民谣的年代,自认为文艺小青年。而我却不断的对李宗盛的歌词与歌声感到兴趣。比如山丘...
    沐府墓主阅读 21评论 0 0
  • 我会忘记你的面容,忘记你的一切 开始一段新的生活,自己也会为之努力 忘记对你的付出,忘记所有的遐想 一个人上班下班...
    小小怪公子阅读 8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