蚕褪

      仿佛一只即将吐完丝的蚕,浑身没有一丝的力气,软塌塌的,胳膊腿只剩下皮包骨头,胸前肋条清晰可数,一头白发不服帖的乱炸着,脸蜡黄,没有一点血丝,已经坐不起来了,我从身后抱着老娘,心里难受得千头万绪。瘦弱的脖子撑不起沉重的头颅,东倒西歪,我跪直身子把老娘环抱着,给她喂饭,食不知味却还大口的吃着,也许只是本能的觉得吃可以延续她的生命吧!身体干燥的没有油份了,大量的皮屑从身上脱落,抬眼看人的力气都没有了,更不想与人交流,只是昏睡。好的是,身上还没有疼痛感,只是困,累,想睡觉。我总担心会这样一睡不醒来,不时的过去探望。看被窝里一息尚存的可怜老娘。生命到了最后,只剩下一个“熬”字。却熬得太辛苦,熬得太漫长。这样没有质量的活着,与老娘来说,真是痛苦的折磨。入冬以来,明显的觉察老娘的衰竭,秋天时,扶起来还能走几步,现在已经全身软瘫了,眼神游离,目光呆滞,外界的一切都似乎无她无关了。只有躺在床上,似乎心脏才能供上血,也稍微能清晰的说两句话,继而陷入迷茫。心疼可怜老娘的同时,我也似乎做好了老娘即将离我远去的心里打算,这一次,我是平静的,这一年的时间,我精心的侍奉老娘,只想她能多活一天,这一年里,老娘也给于了我希望,从最初的大病渐愈,到现在的卧床不起,这中间,我和老娘相依相伴,共同走过了短暂的一年,这一年,我也不曾留下遗憾。而今,老娘真的累了,“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就让她悄然安睡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