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世时,她是他的妻

《长明灯未尽》
作者:锦瑟,18岁的姑娘

白岫(已授权)

传说这九重天之上有一座仙山,名曰长灯仙山,山中大殿里有万万长魄灯,灯芯灭则身死,灯身毁则魂散。六界五行之中凡有灵之物,皆有属于自己的一盏灯。

亘古亘今,自开天辟地之际便存在。

久而久之,仙山化作人形,成了掌管长明命灯的仙人。

众神唤之长灯上仙。

传说长灯上仙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见人便三分笑意,温和儒雅,气质出尘,举止投足间让人挑不出半分毛病,言语行为都恰到好处,是众多仙娥倾慕的对象。因此千万年来仙山之上访客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然三百年前,长灯上仙却突然谢绝所有来宾,封了长灯仙山,将自己深锁,三百年的沧海桑田,竟无一人见过他。

而今流传在仙界中关于长灯上仙的故事,也早已变了一遭。

他们说,长灯上仙在三百年前因失手熄了一盏命灯,无奈被罚下界照顾此命灯主人百年无恙。可叹那人命薄,辗转七世才修得百年,长灯上仙也就因此守了她七世。

七世,她或是富贵小姐,或是贫窑姑娘,做过公主,也待过青楼,也曾父母健全,也曾幼年丧亲,她是倾城的皇妃,亦是失明的乞子。

后来,她是他的妻。

听闻待第七世时,二人心意相通,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琴瑟和鸣,羡煞旁人。又闻长灯上仙的妻子一介凡人,不知何许人也,只知那姑娘闺名单一个“诺”字。

他们过着神仙眷侣的日子,奈何好景不长,二人成婚,断然是犯了天规的。即便是躲在仙山不出,也逃不过上天的眼,天帝知晓此事后大发雷霆,下令抓回长灯上仙,削去神魂降下天雷,要将他永远锁在仙山上以示惩戒。

“那后来呢?”小花仙问道。

“后来啊……”

后来,万万天兵围了仙山,长灯上仙的妻子在众神面前亲毁自己的长明命灯,以此赎罪,换夫君免罪轻罚。

自毁命灯,命灯碎,魂魄尽散,自此六界之内,四海八荒,再不会有她的半分踪迹。

连一丝气息,也会烟消云散。

那时,长灯上仙被天兵抓住,眼看着自己的妻子消失,他什么也做不了。

那放在他心尖上疼在骨子里的姑娘啊,要永世不可见了。

“为什么不反抗呢?”

“反抗?小小仙山之灵,如何斗得过天帝,如何逃得过天道?”仙翁轻敲小花仙的额头,笑笑,缓声道来,“我与你说作甚,你小小年纪哪懂这些,还是再修个几百年吧!”

……

小花仙还是没有忍住好奇心,她化作一片花瓣,隐去气息,携着清风入了长灯仙山。她本就修为尚浅,又是桃花化形,将仙山与世隔绝的那到屏障不易分辨,她也就此混入。

彼时她看见满山的风信子随风摇曳,填满了小花仙满载星辰的眸子,花香袭人,醉了这仙山万灵。

她不是什么大人物,但许多神仙都喜种桃花,桃花也因此遍布五湖四海。托福,天上人间,她何处不曾见过。这忘不见尽头的黄色花海虽不及东海水之深,十里桃花源之美,但生长在此却犹如丹青中的点睛之笔,将本是虚无缥缈的仙山勾勒出浅浅的轮廓,多了些凡尘的气息。

小花仙一时竟忘了来此的目的。

风信子乃是凡间俗物尘土杂草,如何能承起这浩荡仙气,在九重天上生长得如此繁茂。

她不解。

疑惑之余她轻抬双眸,远远的仿佛看见花海之中,一团模糊的白点正缓缓移动,清风习习,她被黄花迷了眼,朦胧间瞧不分明。

疑惑之际,福至心灵,想起曾听仙子们说过,长灯上仙的妻子最爱的便是这黄色风信子。

浓厚的仙气与花香醉得她越发难受,小花仙终是灵力不支,倒在了花簇之间,在昏迷的最后一刻,她似乎看见两团白点在花海穿梭。

可惜还没来得及看清,便被一簇风信子掩埋,她想说些什么,微微张口,却先失了知觉。

一阵微风拂过,惹得长灯睫毛微颤,鬓边碎发轻吻脸颊,花海轻漾,风信子依偎在他的宽袖之下,轻笑着刚才莽撞的桃花小仙。

似乎有人轻唤,他回首浅笑,微微抬起右手向前,眸中映出一片浅黄和一抹白,此间日月星辰浩瀚如烟,不足眼里佳人笑意十分。

“阿诺,起风了。”

他薄唇轻启,是说与风听还是说与谁,无从知晓。

几字几言,亦化作了风,散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