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的入场券很贵

杨美的闺女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家里晃荡,不是在家混吃就是出去逛街造钱,让她去找工作,一直说不急。

这一天回来后说,打算报考空姐,她始终带着有色眼镜看待这个职业,苦劝了几番,架不住姑娘一直给洗脑,一米七的身高,不当空姐白瞎了,别人想去都去不成。

后来勉强同意了,空姐也不是你想当就能当的,还要经过层层考核,没想到姑娘过五关斩六愣是到了终试,也不是很难嘛,说到底还是孩子优秀,自己的孩子自己知道,在外端庄大方,回到家也是得体的很,她从小就跟孩子规定了,睡衣不准穿出卧室,杨美也替孩子高兴,空姐这活也不是长久活,干几年赚个辛苦钱也行,说不定能认识一些人脉资源也好。

说着很快就去报道了,晚上的时候姑娘给她发微信,说先要做半年地勤,熟悉业务后,再转向飞线。

她说地勤是什么工作。

就是类似于机场问讯处。

吓她一跳,按字面解释还以为是搞保洁卫生的。

一米七的姣好面容去做前台,姑娘还安慰她,不过是半年,很快就过去了,她没多说。

半年后,调动还没下来,姑娘去问人事,人事说没接到通知,当初的招聘项目组都解散了,她也找不到当初那些人。也没敢告诉妈妈,怕她生气,让她直接辞职回家。

她虽然不喜欢地勤这个工作,但是她真的好喜欢这种工作环境,如果这份工作不是在地面,而是在空中,那会让她更欢喜。尤其是在美女如云的机场,那种胜负欲很快就能被激出来,自己也是美女,并不差什么。每次看到那些穿着制服的空姐空少从她们面前趾高气扬的走过,她就觉得很难受。

有一次去总部培训,她遇到了老谭,老谭是公司的资深培训师,她并不喜欢这种老男人,也没当回事,没想到老谭对她这种清冷的性格很感兴趣,在课堂上总是提问她,热情跟她互动,人就是这样,越得不到越兴奋,在培训的最后一个夜晚,大家去ktv唱歌,老谭兽性上身,把她灌醉拖到酒店,直接把她办了。

事后还洋洋得意的不走,等着她醒来后,她直接崩溃了,要报警,把老谭吓坏了,是他形势估计错了,以为是个求上位的空姐玩欲求故纵,没想到是个乖乖女,满屋子跪着求她,最后承诺用毕生的人脉和资源把她从地勤调到国际航线,钱多油水肥。

她没报警,只是在想怎么向妈妈交代,老谭怕她一时又反悔,寸步不离的给她洗脑,你以为空姐那么好进的,个子高漂亮的女孩多得是,空姐也是要拼家境拼钱的,你那么轻轻松松就能面试上,所以最终只能是个地勤,飞热门航线不砸个几十万是上不了飞机的,同时在网上订了紧急避孕药,本来已经一地鸡毛了,他可不想再整出其他幺蛾子。

老谭果然没食言,回去后的第一周就接到了人事任命,终于从小地勤升级空中服务员,并且还是廉航,她当时就给老谭发微信,你觉得强奸会判多少年。

老谭一个语音电话杀过来,忙哄她,你别着急,我得一步步来啊,你先在廉航待2个月,然后我把你调到首都航线,我老谭不会骗女人的。

她一句废话都不想听,挂了电话,其实空姐比地勤还要累一点,每天站立十多个小时,才不过几周,小腿已经有静脉曲张的迹象了,怪不得空姐都要穿黑丝,如果不穿丝袜,你会被空姐恐怖的腿吓到直接粉转路。

并且廉航的人大多素质不高,坐着廉价飞机的钱却想要头等舱的服务,自从上次被强暴事件后,她越发讨厌这个工作,同事之间互相攀比,说某某某去当网红了,某某某做了机长的小三。

在干满三个月后,果然,老谭是给力的,又一道人事任命,从廉航到首都航线,这条航线都是国内华丽丽的航线,人事邮件给她的时候,她在邮件上看到人事发的示好表情包。

这次无非是国内高端航线,人高端了一点点,但是更难伺候了,她也不愿意去头等舱,就待在平民舱挺好,她反而怀念廉航的质朴人民,最起码不像都市小白领那样矫情。

这一次,老谭直接来的食堂找她,色眯眯米的说,过完年吧,你就可以飞国际航线了,我都搞定了,怎么样。一脸邀功的模样。

她没说话,你还有什么事。

老谭说,那今晚酒店见,我跟你交代一下飞国际航线的规矩啊。

你听说过一句话吗,鸡飞蛋也打。

老谭看她一脸冷酷,心里骂了一句,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才把你整过去吗,多少空姐上敢着我都不帮她们办,给脸不要脸,真他妈冷酷,臭婊子,我还真他妈怵这丫头片子。

老谭最后还是客客气气的走了,并没有发火。

过年的时候,轻描淡写的跟杨美说,公司调任下来了,已经调到北京航线了,以后可以经常回家吃饭了,杨美很高兴,还以为姑娘表现好被直升了。那一瞬间被自我养育的母亲光环蒙蔽了。

刷碗的时候哼着歌,突然一个激灵,她干了几十年人事工作,一个没有背景资源的小姑娘突然升了,绝不是能力使然,而是有了靠山。

空姐那是什么行业,仅次于演艺圈的名利场,姑娘怕是走了捷径,她那时候并不是觉得悲哀,在快速权衡过利益后,心里释然了很多,觉得也好,这一步如果有效,那说明走的值,如果没走对那才是浪费了时间,在对的年纪做对的事情。

姑娘还像小时候一样想搂着她睡觉,母女俩太久没见,说着说着,就把这事抖落出来了,听完整个事情的发展后,杨美只说了一句话,年后国际航线这事准不准当。

她一直以来的担心就是妈妈,她从小就是妈妈心中的好孩子,很怕妈妈会骂她,没想到妈妈反映很平淡,问直击要害,她骤然觉得很心凉。

杨美总是反应快的,马上说,你受了挺多罪吧。

她那时候已经听出来杨美的客套话了,那几天家里气氛都很尴尬,好像女儿出去卖,是母亲允许过的。

年后,孩子离开家准备去上班,刚上了出租车,杨美给姑娘发了一条微信,宝宝,是妈妈想法脏了,我以为你在那个大染缸已经被同化了,所以我默然了,我已经把你当成年人了,是妈妈不好。

她回了妈妈一个无奈的笑脸,望着窗外,想起了一句话,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