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1 清秋

      听着歌,我坐在院子的一个角落,地板微凉,几声狗吠,几声虫叫。天空十六的月亮淡黄,半透明的,几撇阴影,勾画出一处美丽的遐想。不知天上是否也有人间这样甜的桂花香?

      我每天感受着第一道阳光飘进我的房间,爬到我的床上,仿佛爱人般轻轻抚摸我的脸庞;我每日闲步至小桥头,看得见桔红的夕阳在天边凝结成一道温柔的目光。世界那么那么大,啊......那么大!你看,天空那么大,月亮有一个角落,天边升起的几盏孔明灯也有一个角落;地上那么大,我们种的那几盘蒜苗有一个角落,小狗也守着一个角落。人人都有一个角落的,给你吸收日月精华,欣欣向荣。

      吴爸爸真是好,天天小吴小吴地叫我,呵呵,他很好,各个小处的关怀。假日吴勇飞带着去了鲁镇,和同龄的表弟周巧。世上本无鲁镇,因为有了鲁迅,于是便有了鲁镇。可这条路,深刻得很,因为走的人,太多。灰色的老墙,黑色的家具,安静、冷淡的故居,成百上千的游人,门庭若市。百草园百草碾落成泥,三味书屋只有一味莽撞。我几乎拔腿就逃,吴勇飞回头寻我,拉着我跟住别人的导游挤进那些古旧的居室,没听完一处文物解说,我又趁乱遁逃了,吴勇飞再次寻回我,只好跟着我走,嘴里说:走那么快,什么都没有看到啊!很多地方都没有去......出了院子我算自在了,不然我会想哭。像三毛到周庄那样。嗜甜的我,获得了飞和周巧的馈赠,吃了奇怪的龙须糖和冰淇淋,三人还各家去吃臭豆腐,然都不觉得臭,只好揣着一肚子的豆腐作罢。也不知道是谁吃了谁的豆腐。巧腻了,想打道回府。吴勇飞却带着我去逛公园,说那边是只有当地人才会去的,有你喜欢的矮房老街小桥流水的地方。我便笑了。穿过一条有点像湘西那种青石板路的小巷,写着绍兴黄酒的酒旗插在各家店铺的屋檐,仿佛见到牧童遥遥一指般,安安静静地走进了府山公园。空气真好,树木葱郁,淡黄的荷花浮在圆圆的荷叶上,依然是满口满鼻甜而不腻的桂花香,一声惊呼,一只灰色的小松鼠在我面前的树上蹦来蹦去。可惜,灰色的小精灵,和树干一个颜色,笨拙的手机几次取景都无法捕捉到它,只好又是一笑罢了。地势升高,山路走得有点累了,诺大的公园,两旁夹山而建的两座古宅巨大的院子让人羡慕,门锁都古朴有锈了,牌匾上刻着“蘭惠同芳”四个字。我坐下来休息,吴勇飞继续往前看去。忽然听见几声恬淡的撞钟声,恰好飞回来,说:吴锦玲,你要不要当尼姑去?我笑,怕是发型会很不习惯啊......不过这钟声,从容淡泊,是我的心需要这种感觉呢,还是它真的就是这个意思?不知,也不执着于知道。

      中秋的早上,梦园就发了短信,问我可好。稍后月如也问我可好。我很好,就是有点咳嗽。

        好安静的夜,好晶莹的月。远处放起了烟花。吴勇飞打来电话催回去了。有点冷,我静静坐了两个钟头,欣赏美丽的月亮。我感觉到自己的时光在飘走,我可能在某个眨眼间睁开眼就看见自己已老去,我不畏惧,张曼玉说,她老有老的美丽。我真的感觉到自己的时光在飘走,我知道很多东西都会很快地变成回忆,无论喜乐,或是悲伤。

      中秋夜,思忆爸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