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十四章 峰回路转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订票前后

全章目录


电影已剧终,场内突然光亮起来。

人们摘下3D眼镜,纷纷向场外散去。依依仍然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她每次悲伤的时候都会这样一个人静静地发呆。

陈嘉豪侧过脸朝出口的通道望去,人们正有条不紊地排成两行队伍,向前缓缓移动着。一个年龄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正牵着小女友的手,从陈嘉豪身边走过。他俩仿佛两只幸福快乐的小鸟,夹杂在人群中窃窃私语。虽然一脸的稚气未褪,却显得神采奕奕。

陈嘉豪情不自禁地小声骂了句:“他娘的,这么小就拍拖。”从他的眼神里却流露出对那小子的羡慕和佩服。他回过头来又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

全场的人都已走光了,空旷的场内除了一排排椅子,就只剩下陈嘉豪和依依两个人。依依仍未摘下眼镜,她仿似一具蜡像一样一动不动。陈嘉豪隔着眼镜,虽然看不见依依眼里的哀怨和悲伤,但他却能体会到她此刻的心情。

陈嘉豪虽然心里着急,嘴里却说不出一句合时宜的话语来安慰依依。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连哄女孩子开心这种事,都显得这么的弱智,他只好在半透明中委屈着自己。沉默了几分钟后,他终于鼓起勇气小声问她:“还不想走吗,要不然再看一场?”她却沉默着不作答复。

一个保安朝他俩走了过来,显然是来清场的。陈嘉豪还没等保安出声已经主动向他打招呼,说明他们找个东西马上就离开。依依也突然回过神来,识趣地站了起来,她有点激动,连声音都有些沙哑。

“我们快走吧,真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时间还有三个小时,你还想不想再看一场电影?”

“唉!算了吧,再看还不都是曲终人散,到最后一样都是覆水难收。”

“嗯,你说得没错,但生活中不会全都是悲剧,风雨过后总会有彩虹出现。”

电影院外,依旧烈日炎炎。

眼睛因为受到强光的刺激,他俩竟不约而同地眯着眼睛看着对方,一分钟后恢复正常。突然,陈嘉豪的手机响了,是他妈妈从重庆打过来的。

“喂,老妈,有事吗?”

“嘉豪,你现在人在哪儿呢?几天都不见个人影,也不给妈打个电话,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无法接通,怎么回事呀?”

“妈,我不是和你说了嘛,我去和同学玩几天,你就别操心了,我这么大个人还能丢了不成。”

“你外婆明天过生日,你大舅专程从北京赶回来,你可要快点回来见见他,他在电话里还特意问到你,这几年他公务繁忙,大家聚一次不容易呀。”

陈嘉豪的大舅从十八岁参军,到现在五十六岁了,都没离开过军队,如今他已是功勋显赫的某军区领导。全家人都很敬重这位舅舅。

“知道了,妈,我明天一定赶回来,现在正准备坐车回来呢。”

“坐飞机多节省时间呀,这孩子,从什么时候开始学得精打细算了。”

“唉呀,妈,在电话里一时半会跟你说不清楚。”

“你二舅已经在江北希尔顿逸林酒店订好房了,明天你一定要赶回来吃晚饭,我们等你回来切蛋糕。”

“知道了,妈妈,来,亲一个。”

听着陈嘉豪和他妈的对话,依依觉得陈嘉豪既可爱又可笑。这么大个人,还像个三岁小孩一样和妈妈要亲亲,他该不会是个妈宝级的人物吧。

陈嘉豪满脸笑意地挂了妈妈的电话。他神气又自信,眉眼里充满了得意的神彩。他兴高采烈地上下打量着依依,酝酿着心中的甜蜜。

依依虽然知道陈嘉豪接了他妈妈打来的电话,却猜不透他的心里在为什么事高兴,只好显出一脸困惑的神情。

“依依,我帮了你的忙,你一直想感谢我对不对?”

“对呀,你这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呀?”

“别把话说这么难听嘛,我只需要你也帮我一个忙。”

“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我一定全力以赴。”

“你肯定能帮到我,就是看你愿不愿意喽。”

“快说主题,看看需要我怎么帮你。”

“我外婆明天过七十八岁大寿,你明天陪我一起去给她老人家祝寿好吗?你去了,她一定会开心地合不拢嘴。”

“打住,打住,以后说话请别再用这种递近的方式好吗,这样很容易让我不知不觉地掉进陷阱里,你知道吗?”

依依的脸上明显地现出不悦的表情,情绪也有些莫名地激动起来。她目前对阵嘉豪的感情还处于一种模糊和不确定的状态中。她把他当成最亲密的异性朋友,却始终不能把他放在男朋友的位置上。

可是男女之间相处,不是为了爱,那又是什么目的,是为了利用他吗?显然不是。如果是想利用他,肯定要使用某种诡计和手段,可她从来没有在他身上动过心思,这也不是她的特长。

爱来得自然而美好,美好得让人无法逃避,一切都顺理成章。既然不爱他,为什么又不设防线,为何要一再放任自己配合他的演出。不知不觉中总是要和他扯上关系,却又想保持距离,这对他是残忍和不公平的。

依依用痛苦的眼神望着陈嘉豪,心里充满了矛盾。如果是其他女孩碰到如此际遇,可能早已在心里乐开了花。可她不是那些女孩,她不允许自己在爱情里对他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真诚。既然爱没有汹勇到一下决心就永不回头的地步,还是先让这份感情在心底慢慢地生长,慢慢地代谢掉吧。

他俩你不言我不语,行走在热得发烫的大街上,心事像包袱一样,沉重却不忍抖落。

陈嘉豪感到有些口渴,他想依依应该也渴了吧。他很想买瓶水喝,却找不到一间冷饮店,这是什么鬼地方呀。之前还觉得这里暖意融融,现在却只剩下讨厌和烦燥了。他无精打采,向前挪动着沉重的脚步。

依依看着陈嘉豪一蹶不振的样子,心里很难过。为什么要拒绝他呢?也许是自己想多了,难道一个女同学就不可以去男同学家里参加他外婆的生日聚会吗?小时候习以为常的事,长大了却怎么就变得目的不纯了呢?

前面突然出现了一间麦当劳,他俩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依依觉得只想进去凉快凉快,陈嘉豪却想着好好喝点冰冻饮品。

“走吧,进去坐坐。”

“嗯。”

他们俩在门口靠玻璃窗的位子上坐下。陈嘉豪点了一大堆东西,他想借食欲发泄郁闷。他知道依依还有药没吃完,就又去服务台要了杯白开水递给依依。

“我以什么身份去向你外婆祝寿呢?”

“什么身份都可以呀,你开心就行啊。”

陈嘉豪紧皱的眉头突然舒展了开来,嘴角又有了笑意,他觉得事态又有了峰回路转的际象。他用充满温情而甜蜜的眼神望着依依。

“去吧,我求你了,我们家人都很和善的。”

“好吧,我答应你,只是以一个同学的身份去面对你的家人。你一定要向他们解释清楚,我们还不是那种关系。”

陈嘉豪重重地点头,向依依作了保证,他像被打了强心针一样,脸上英气再现,难掩心中的欣喜,兴奋地不能自制。连桌上的汉堡也乐得合不拢嘴,两个排得整整齐齐的,一个劲儿朝他傻笑。每一根薯条都像一个调皮的小精灵,横七竖八地扭摆成各种造型,逗人发笑。紫薯球鼓着奇怪又可爱的圆脸,等着他来赞美。可乐冰凉又爽口。

玻璃窗外那群戴着各色头巾的姑娘们是那么美丽动人,尽管有两位已是大妈,但走起路来也是那么柔美,姿态丰盈又温婉。看,那个小孩脸上那两坨红晕真讨人喜欢,陈嘉豪忍不住拿起像机给街边的行人拍起照来。

每个路人在阳光地照射下,都像渡了金边的菩萨,个个慈眉善目的。

“依依,要不要去买衣服呀?”

“你都不看看现在几点钟了,还买衣服,吃完赶紧去车站吧。”

他们乘坐出租车用了不到十分钟时间就赶到了车站,从寄存处取回行李,正好开始检票,一切都刚刚好。

陈嘉豪和依依终于幸福地踏上了归途的列车。傍晚的夕阳把天边染成一片红色,远远望去,仿佛一位老人披着锦衣在向他们微笑。

原来得到女神的眷顾,世界会变得这般美好。


第十五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