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里的慢炖羊肉汤

图片发自简书App

湿冷的冬天像断掉的壁虎尾巴,摇摇摆摆中苟延残喘着。春日的暖阳一日比一日明丽,伴随温润的雨轻抚而来。

爱美的女孩子们都忍不住要披上春天的颜色,就算早春天气乍暖还寒,也要穿着质地轻盈单薄色彩明亮艳丽的裙子。早晚外出,总有一种下半身空空的凉飕飕感觉,坐着不动就会手脚冰凉,这种病是不是叫“初春体寒症”?

关于体质虚寒这样的话题,我的妈妈总说“寒从脚起”,一双脚暖和了,就全身都会暖和。每年逢初春与初冬,妈妈就会在家里准备一锅常流水羊肉汤。主要的材料大约有羊肉、马蹄(荸荠)、葛根、胡萝卜、老姜、枸杞、红枣、桂圆。有时还会看心情适当出现一些其它温润的配料。

羊肉汤做起来真的挺花时间的一种料理,光是处理羊肉的膻味这件事就非常挑战厨人的耐性。所以妈妈每次都会做上一大锅,喝上一个星期,省事。

首先,是要把羊肉的膻味去掉。这部分是做这道料理的最大挑战,不过靠的倒不是什么出神入化的刀法或者独门秘方,而是耐心。因羊肉中膻味主要来自于脂肪和筋膜,所以第一步是耐心地羊肉肥瘦剖离,并剔去肌肉间隙里的白色筋膜。

肥肉剖干净的羊肉,切成半只马蹄大小的肉块,滚水焯过之后,放进没有油的锅里焙透,待水分焙干后,再加醋焙干。然后就可以和已经切块的马蹄、葛根、胡萝卜、姜片一起下锅,再放入枸杞红枣桂圆,大火烧开,再转小火慢炖。

幽蓝的小火苗轻轻抚摸在咸菜色砂锅的大肚子上,砂锅有点难以自持从盖子上的小洞扑哧扑哧喷出一股股炙热的蒸汽。整个屋子都被一种羊肉的香味笼罩着。明亮灶台,白瓷砂锅,妈妈一只手隔着麻布握住锅盖,另一只手持着长柄汤勺轻轻搅动着。

羊肉,还有五颜六色的材料,在一锅白汤里翻滚浮沉,浓汤咕噜咕噜冒着气泡,热气氤氲缭绕地向上蒸腾,映着妈妈平静而祥和的脸,看着人心里温暖而踏实。

“吃了这个汤,晚上睡觉脚就会暖烘烘的。”每次妈妈让我去拿碗盛汤来喝,都会追加这么一句。妈妈炖的羊肉汤,浓稠泛白,上面飘着正红色的枸杞,饱满而吹弹可破,像春日暖阳下美人的红扑扑小脸颊。

一边往汤里吹气,一边慢悠悠地喝着。夹一块柔软棉烂的羊肉来吃,味道浓郁而富有曾琪,枸杞的清香桂圆的清甜红枣的馥郁都被满满吸收在这一口大小的肉块里,葛根软糯却带嚼劲,马蹄爽脆清新。

外表朴素的一道食物,却有着惊人丰富的内涵,惊喜温暖得让人心中荡漾涟漪。一碗羊肉汤下肚,脚心钻出痒痒的酥麻感觉,像是冷天里冻僵的双腿踩进温泉里的那种幸福感。

一家人的生活大约如这初春初冬的一锅羊肉汤,时间这幽蓝的火苗慢慢地炖着,越久越有味道。


原创作品

2014年2月27日发表于微信公众号【并非关于吃的一切】

微信搜索:chilechilechile (谐音:吃了吃了吃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