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头挥不去的朱砂痣

“振保的生命里有两个女人,他说一个是他的白玫瑰,一个是他的红玫瑰。一个是圣洁的妻,一个是热烈的情妇。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这段话出自张爱玲的《白玫瑰与红玫瑰》,相信很多看过这段话的男人,也都是这样的想法,就像是陈奕迅歌中所唱到的“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侍无宠。”

正如这个司机一样,心头的朱砂痣到现在仍然挥之不去。

那天太晚了,回家的公交车也没有了,所以我就叫了一个车。我像往常一样坐在后座,只是礼貌性的跟司机问好后我就没有在说话。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司机开始主动跟我攀谈,聊着聊着我就说“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呀”,他说,“回去也没事干,老婆做的饭也不好吃,有时候宁愿自己在外面随便吃上一口也不想回去。反正老婆也知道我在外面跑车。”当下我就不知道该怎么接,而司机却像打开话匣子一般,开始跟我聊他的家长里短,他说他有一个相恋了七年的女友,但是最后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在一起,但是这个却成了他的遗憾,这么多年也就成了他心上的朱砂痣了。

他又说起了现在这个老婆,是朋友介绍的,刚刚失恋的他并没有想要立马进入下一段恋情,但是朋友三番五次的撮合和约出来见面吃饭,并且让他好好考虑,这是一个很棒的女生,而且通过几次见面他也感觉到了女生的认真和对他的好感,最终两人在一起了,感情肯定是有的,不然谁会对自己的终身大事这样随意对待呢?

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也渐渐的从上一段失败的恋情中走了出来。有一天,女孩子的父母来到他家做客,还在外出的他接到电话立马奔了回来,没想到却是女孩子的父母上门来订婚的,他当时惊了一下,女孩子并没有跟男孩子商量就这样做了决定,虽说双方都已经是见过家长的了,但是这种事情让女孩子来做还是不合适,当即男孩子的母亲让男孩子立马被动转化主动的像女孩子进行求婚,就这样俩人订婚了不久就领证并且举办了婚礼。

司机说,现在女孩子已经为了生了两个儿子,在家相夫教子。就跟大多数人一样平淡无奇的生活着,并没有什么惊喜。这也许就是娶了白玫瑰时间久了却是变成了衣服上面的一粒饭黏子。他现在喜欢在外面跑车,自己有一份固定的工作,下了班却还是坚持跑车,不是说生活所迫需要他这样做,而是他觉得这样有意思,有时候甚至会在车里坐很久才会上去。就像很多男人说的:“感觉只有在车里才是自己,而出了这里,不是公司职员就是儿子、丈夫、父亲。”

听到这里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本是人家的家务事,我就不可来参与,只是不知道他家中的女人知道了要多么伤心难过。没有多话,我直接跟他说,“师傅,您平常听书吗?在车里无聊的时候可以消遣时间。”他说也听,像在懒人听书之类的平台听一听小说啥的。我就说:“那正好了,我给你推荐一本书也是在懒人听书上面,名字叫做“心病谁没有”。我琢磨着应该可以帮你分解一下忧愁,毕竟你现在长时间不想在家待着,跟妻子的沟通更是少之又少,长此以往下去,难免感情不会裂痕,导致留下无法磨灭的伤痕,成为遗憾。更希望这本书能够分担你更多的东西。”之后到达了目的地我就下车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看着冰山渐渐消融 看着花儿慢慢凋零 看着夕阳悄悄落寞 看着秋叶轻轻飘曳 看着皱纹静静展现 看着时间偷偷溜走 看着梦...
    蓝天下永恒的流星阅读 23评论 0 0
  • 猛然起身 紧攥着手 想喊声别走 吐了口气 拭去头上的冷汗 是场梦 披起被 盘腿在床上 脑里空白 窗外 夏虫为情低吟...
    佚铎阅读 32评论 3 3
  • swift 3.0 UIWebView swift 3.0 WKWebView
    高扬先生阅读 1,179评论 0 0
  • 凌乱地堆着的 是我对你的记忆 我总喜欢 用每天的这段时间 来想你 每次另一个人 都会突然闯入 我们的世界 我还要说...
    昨夜的街灯阅读 25评论 1 0
  • 真正喜欢上画画是在骨折以后在家休养很长一段时间以后,可能身体上的疼痛会让人变得不那么浮躁,可以静下心来真正投入...
    Kitty北京阅读 26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