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

孤独与匮乏:每人心底都住着一位无脸男

96
塔罗师真夜
2015.04.15 18:50* 字数 2816
ahhh……(表哈喽,这家伙只会发这一个音)

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头像都是他。

身为一个对世界深情似水又热爱调侃(戏)众生的妹纸。用宫崎骏爷爷创造出的原始样貌,森森觉得对不住自己插科打诨天赋秉性。某男性长辈看到如此风骚的头像后,劝我换了,理由是不良心理暗示。我大喜,原来您也看过《千与千寻》!

最终还是没换,理由是想提示自己心底住着位的无脸男。得到批准。


负能量预警员无脸男表示下方高能请做好准备且长长长长长

与文首那风骚头像不同的是,《千与千寻》原版中的无脸男。几乎没有发自内心嘴角上扬过,大多数时刻,他维持着人畜无伤的姿态,脸上永远挂着卑微的表情……这形容不恰当。那不是真正的脸,只是一副面具。一副深刻的“好人面具。”

真正的好人不需要面具,他们甚至不觉得自己好。唯有讨好者需要面具并标榜自己是好人。

心无存在感的人,刻意讨好他人以求存在,却辱没了关系和自我本有的价值。

真爱,怎会低到尘埃里。那不过是你为了留住他,而以自残形式伪装的讨好。

讨好背后,是深深的想要证明自己有用的动力,越标榜“我有用”,越彰显“我没用”。说出我爸李刚的孩儿,你自己是谁呢?

大多数人能够捕捉到这华名背后的虚浮,大多数也能捕捉到无脸男“好人面具”下的苦涩。因而对无脸男的解读中,十有八九个会提到自卑。

自卑是一个人的事,讨好则需要关系。


这次给的是浴牌,下次给的是金子。这却都不是小千最想要的东西。

倘若无脸男这个角色只关于自卑,它便不会如此动人。

没有人喜欢和讨好者做朋友,更不要提恋爱。然而在关系里,我们或多或少讨好过

心碎的人儿,低到尘埃里的人儿,你强装出来的笑,刻意的示好,不惜自我压抑扭曲的一切,让自己内在积累着千愁万绪……以及,愤怒。当这愤怒尚不明显,而未来又似乎仍有希望。你在深夜叹息流泪,为何真爱仍未降临,你可曾知晓,这执念恰恰是对真爱最大的嘲讽。摸着良心说,当你讨好的时候,难道不是也在索取?

讨好将关系变成满足讨好者自身期待的工具。

越深刻的讨好,接受者的负罪感会越强,绑架越紧,甚至吞噬。

《千与千寻》中,无脸男收集大把河神留下的金沙,以诱惑青蛙,接着,吞了他。


吞噬是个奇妙的意象,热恋时人们会说:我爱你爱到要吃了你。长久的关系,却必须保持个体独立。

无人能为他人活一辈子。一付身躯背不起两条命。倘若真如此,必陷入自我沦丧。因而无脸。

中国满清时围观刑场者的老照片与无脸男做个对比,神色何其相似。

彻底的自我沦陷,很难,面具是个好东西,那是讨好者的最后一层自我保护,不要轻易戳破他。但你若拒绝讨好者的热情,则必然伤及他,且伤得比常人重。“我对你这么好,你如何还能负我?”这话耳熟不耳熟?女人或为怨妇,或为妒妇,或为白衣幽魂,或为红衣厉鬼。

男子呢?

泼硫酸的事件。想必都有耳闻。这并不是单纯的“若得不到,就毁掉”而是“哪怕毁掉,也要宣誓占有”——仍然是吞噬的逻辑。

面具上的嘴,不是无脸男真正的嘴。他的嘴长在胸口,这又是多么奇妙的意象——我的心要吃了你。


那是人脚,无脸男在《千与千寻》中一共吃了三个人。没能吃小千。

吞噬,我的心要吃了你。

为何是心。太匮乏。

匮乏到唯有用暴饮暴食来填补空虚的内心,唯有被众人拥簇才觉得自己有意义。


匮乏到即便狂吃一通,所有事物仍无法转化成能量滋养身体,只好堆积成臃肿的身体……

心灵的匮乏感受相同:真正的寂寞是在人群中。


终极的匮乏,是讨好者不计一切的付出,给对方他们自以为最好的东西,那却不见得是对方想要的。

倘若人压抑自己的真情实感,直至无脸、直至失声,他必然也失去感受他人真情实感的能力。又怎可能维系有滋养的关系?关系的萎缩,又加剧了匮乏的黑洞。

而关系……关系本身是最好的镜子。

始终无法忘记小千在拒绝无脸男后,伤心与愤怒的他化身庞大怪兽,狂暴的追逐千寻直到汤屋外。多亏有河神的丸子,也多亏千寻的慷慨。她让无脸男服下这催吐的泥丸后,污秽的呕吐让无脸男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匮乏者,当你因难熬的存在感缺失而在各类浅关系放纵,试图以酒精、药丸、性、幻梦来麻醉自己后。渴慕之人的拒绝,像针催吐剂,会让人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排出体外。且让你更趋近真实的自我。

于信息爆炸的今日,匮乏非但没有消减,反而严重了。信息本身可代替酒精、药丸和性来麻醉大脑,都市人面对工作生活中的种种问题,心生能力不足的焦虑,已是常态。

铺天盖地的段子、花边新闻和撕逼言论与肥皂剧效果相同,让你在本因受焦虑推动而进行深思时有充分的理由转移注意力。另一种方式,便是收集自己永远都难以实践或做到的榜单与干货文。阅读与收藏干货,却有种"知识助阵、我就能行"的虚假饱腹感。


千与千寻的开篇,千寻的父母因贪食神明的食物而变成了猪。

孤独不等于匮乏,这个看法,我曾在弗洛伊德电影院分享过。结束后,立刻有听者围上来问我,该如何解决匮乏。我虽能明白对方因匮乏而生的苦恼,谁没有过呢?虽能明白对方渴望从我这儿迅速得到答案以解决问题的焦虑。只是……亲爱,心灵之惑是诸多疑问中,最不需要他人来回答的。你从我这儿迅速抓取的答案,会否会再度成为掩盖自己本性的障碍呢?

正如我们年少时,在渴望成长的急切期盼甚至父母高期许的压力下,会饥不择食阅读《成功人士必备的XX条件》《女神教程》《名校女孩XXX》。同样,努力奋斗,贪婪的吞下他人于自己成就赞美的眼光与掌声。这成就与能力,确是你的。我却想问,数年之后,这些教程与做人指导以及当年的掌声,是否真的弥补了那个叫做匮乏的洞?

故事的结尾,无脸男留在了钱婆婆哪儿的住处。

钱婆婆住在幽静的沼地。这里没有金银珠宝、山珍海味和热闹的人群。无脸男与千寻的另两位好友一起为千寻织就紫红色的祝福发绳。在女孩毕生的回忆中,都将闪耀着夺目的光泽。或许《千与千寻》的主线故事是关于女孩的成长,纯粹的心总倒出最富洞见的言论,当无脸男追随千寻去沼地的时候,同在汤屋工作的小玲问千寻为何还要带着无脸男。

千寻说:不能放他在汤屋,他在这里会变坏。

每个人心中都住着无脸男,他是人遗忘了的真实自我坍陷成的小黑洞。只要给他以抓取的机会,他便会无休止的吞噬。他为自己深爱的人织好头绳,也目送他离开。此段感情,即可了却。温柔的钱婆婆的居处,有茶和蛋糕,草药与暖暖的壁炉。如塔莎奶奶的梦幻庄园。

Tasha Tudor,塔莎奶奶,画画写书,种花种草种果树,裙子是自己纺的棉布。

动画中,沼底,在只去不回的电车的末站。原本匮乏的无脸男,并没有因身处幽静之处而更加寂寞。或许因此,你能体会我说孤独和匮乏感不甚相同的原意,孤独,向内看,是置于心间的自成天地。向外看,是物我两相忘。

18岁时游塔克拉玛干,亲眼目睹夕阳落入苍茫大漠,烁金流火燃透灵魂,深意之处不可言诉。我心底仍有个无脸男,只是越孤独,越清晰它就在心底。这清晰不是思考的产物……思考者也并非能纯然接受孤独,他们不过因披着思索的外衣,而获得在孤独中多停留片刻的防御。

孤独难以忍受,不正是因孤独迫使我们更清晰的看清自己的全貌,包括曾被我们美化的欲求和期望。

多数人游走在匮乏和孤独的交界,一位朋友曾说,他总是在文字中得到最为触动人心的共鸣。若是见到作者,共鸣感反没那么深,我没即使说出自己的观点:文字较之于活生生的人,更容易成为投注自身期待的镜子。深深共鸣,是在他人的文字中照见了自我。

触动是真实的,却仍是只有我,没有你。直到我,能接受真实的你及自己。

为此,万分感谢心底无脸男的存在,匮乏,引我们照见孤独。


吐槽完毕,切换逗比状态,ahh~~ahhh~~~

另,图片均来自网络。原作者联系我即署名。

创世纪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