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作业

新来的老师姓“WANG"。也不知道是那个“WANG”。一口河北腔,又有点东北口音。不知道是不是那边交界处的。

是王?是汪?是旺?是亡?呵呵。

是汪汪?是旺旺?(幸亏他布置的这次作业不用交,也不用给任何人看。我自己记着玩儿。欧耶!)

好怪的老师!

头发右边有一片白。其它的都黑亮黑亮的。

我们有几个瞪着看了一会儿,他意识到了,就斜眯着眼说“故意染成那样的”,接着嘿嘿一笑,说“逗你们弯儿的”,说是打小就长成那样的。他们村里人都奇怪,从小学到大学没人不觉着怪。再到他退休后出门散步遇到陌生人一样还是有人瞅一眼。

他说他那样挺好的,辨识度高,万一哪天痴呆了,走丢了,家人一问“哎兄弟有木有瞅着一个右边头发发白的老人,呃看着有点儿年轻儿的人,打这儿经过啊?”,人家一下子就能给他们指出他呆里吧唧走过去的方向。

呵呵。

什么!竟然是退休了!可是退休了还来给我们上课。

他说是响应年轻人的号召,发挥余热,到死热方尽。

没太搞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年轻人的号召?什么鬼?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就这幅图,拍得歪哩八扭的,还让我们续写。怎么写嘛!

搞怪!

说是作业用英语写用汉语写都行,这不重要,因为这是额外的作业。并且说,这个“额外”有两重含义:一是不属于大纲里的,所以算是额外的;二是这样的写作其实额外的重要,超级的重要,非常非常的重要,灰常灰常的重要,至于为什么,有个头发像鸡窝的老头儿说过一句话自己去找找看。

我还没搞明白那个头发像鸡窝的老头儿该是谁,好像那样的老头儿好多啊!

再说,真正的鸡窝我也没见过啊!没去过养鸡场,也没去过农村,谁知道鸡窝啥样啊!

我见过大树上的鸟窝。去年暑假去英格兰时,在剑桥大学的国王学院附近有一颗老树,上面有一个大大的鸟窝,感觉像一个篮球膨胀了五倍!

鸡窝也长那样吗?

前天我在大街上低头玩儿着手机走路时差点撞到的那个老头儿头发就像被戳烂了的鸟窝。莫非,就是旺旺老师说的“鸡窝”?

等下次课间问问他再说吧。

那到底是谁呢?

说的啥呢?

哎···················

第一次额外的作业就先写这些吧。叫的外卖来了,该吃夜宵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5月19日 星期五 晴转雨 今天早上,七点的时候,我自己起床。妈妈叫我读经,于是,我就读了中庸。...
    曾博睿阅读 55评论 2 6
  • 5月19日 星期五 晴转雨 今天早上,七点的时候,我自己起床。妈妈叫我读经,于...
    曾博韬阅读 14评论 0 0
  • 记得在面试的时候一直都是在简历上写熟悉KVO,KVC,发现工作以后从没用到。后来发现写项目的时候,KVO确实是一项...
    MomoPush阅读 2,574评论 5 4
  • 这就是我每天坚持洗冷水浴,放弃碳酸饮料,远离电视,并积极锻炼的原因。 一个星期六的夜晚,一切都像往常一样。而我正在...
    背着龟壳的猪阅读 405评论 5 22
  • 月初在南京转了一转 明孝陵自然是少不了的去处 原以为会是一个巨大的富丽堂皇的皇陵 但是走到方城才发现平凡的出奇 走...
    我爱外婆阅读 3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