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就打断你的腿3

96
我在b站看猫片
2016.07.20 16:15* 字数 3499

昏暗的密室里,斑仰躺在地上,身上是压着他并在他身上留下暧昧痕迹的柱间。

事情怎么会进展成这样呢?那要从几个小时前说起了。

这一天傍晚,柱间如同往常一样,下了班打算来看斑。不过今天有些特殊,柱间被扉间拦下了,兄弟俩说了会话。期间柱间似乎说服了扉间什么事,扉间显得很不甘心,但是又说不出反驳的话。

就是这将近半个小时的功夫里,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当柱间来到那件密室的时候,正看见斑站在原本应该锁着他的铁链面前。不知是在沉思,还是恰巧刚刚摆脱了那铁锁链。

斑闻声看过来,就看到傻呆呆站在那边的柱间。

斑没被吓到,反倒是柱间被吓了一大跳。“咔嚓”一声摔掉了手里的灯。急红了眼,大喊着斑的名字就操着木遁冲了上去。

结果两人当然是大打了一架。

没有查克拉的斑仅凭着体术也将将跟柱间打了个平手。因为在室内的关系柱间很多招式都受限不能用。

不过也并没有僵持多久,很快的斑就被柱间按倒在了地上。


明明查克拉受限的是斑,输的也是斑。但是柱间喘息的比斑更加厉害。这让斑感到有些违和。不过很快的,班的注意力就不在这上头了。因为柱间说:

“斑,我听说了另一种方式。不如我们现在就来试试吧?”

另一种方式?是什么?斑一头雾水。不过多半是囚禁自己的新花样?或者是折磨自己的新花样?

不过很快的斑就发觉自己错了。不过,也并不是一点不对。这也是折磨的一种。

柱间扒开了斑的衣领,俯下身就吻了上去。

这一次斑倒是实实在在的被吓了一跳。

“混蛋!柱间你做什么?!放开我!”斑当然很愤怒,并且立马挣扎了起来。

为了确保斑不会逃脱,柱间放了几个木遁,用植物的触手绑住了斑的手脚。

柱间的木遁不仅是物理上的禁锢,还带有少许的封印作用。斑很快就被木遁绑了个结实,四肢也不像刚才那样操控的得心应手了。

但仅仅是这样的程度斑当然不会轻易妥协,他们两个已经打了小半辈子架了,这种感觉多少也有点适应了。斑一边扭动着四肢试图寻找挣脱的空隙,一边心里却对这种身体已经熟悉了的情况感到兴奋。

这就对了!男人就是应该要痛痛快快的打一架!

但是很快的,斑就知道自己又想错了。

柱间施展木遁的目的并不是要跟斑打一架。而是另一种形式的打♂架。


柱间用木遁托起斑的身体解开他的衣服,一边爱抚着那里,一边舔吻了上去。柱间熟悉的手掌和不熟悉的唇舌给了斑刺激。不期然的斑也在柱间的影响与刺激下变得喘息浓重起来……


所以扉间跟踪着柱间到达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柱间把斑压在身下,斑的两腿被柱间抬起挂在胳膊上,双手撑在斑的两耳旁。以一种绝对强势的姿态禁锢着斑。

木遁因为碍事早已被柱间撤了。空气中散发着满是情欲的味道。

扉间被他所看见的这一幕惊的倒吸了一口气,不过下一刻扉间就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屏住气息。所幸那边的两人都沉浸其中无暇分身旁顾。



斑感受着柱间强有力的侵占,却又仿佛从那强硬的态度中体味出一分小心翼翼来。

斑下意识的向上看去,想要知道柱间此刻的表情,抬起头刚好对上了柱间的视线。

柱间的目光中除了情欲之外,还饱含了浓重的占有欲,斑从中看到了几分疯狂。

或许柱间是真的疯了,斑想。

但是他并没有发现,那疯狂背后有的是绝望和恐惧,以及几分本人都没发现的委屈。


柱间绝望的是:他与斑的关系,无论怎么发展,最终都好像会变成由一方来杀死另一方的局面。

他恐惧,他恐惧的是斑的离开。小时候得知斑的身份时,他无力,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斑决绝的离开。

后来他终于变强了,强到他们终于建成了属于他们两的村子,斑却还是要离开。不得已,他只得为了村子杀了他。

他以为他已经狠下心了,足够冷硬了。却没想到,在得知斑还没有死的时候是狂喜。

但在这阵狂喜过后,柱间发现,他惧怕再一次失去斑。他已经没有勇气再面临一次斑的离去了。无论怎样都不行!

那不如就这样把他关起来吧,把斑关在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也没有人知道他还活着。除了自己,斑接触不到第二个人,这样的话他是不是就不会离开了?

柱间觉得,好的,就这么办吧。


关于委屈,恐怕那也是源自儿时的阴影了。

母亲很早就离开人世了。

父亲也因为战争常常不在家。

弟弟们战死了,不在身边了。

好不容易得到的朋友也因为两家的对立关系离开了。


为什么你们都要离开我,舍我而去呢?为什么?

斑,斑你说过你跟我是一样的吧?那你为什么也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离开我呢?

为什么连你也要离开我呢?!为什么啊?!!


但此刻柱间的那张脸上并没有半点疯狂的影子,有的只是不容拒绝的强势,就像那个时候阻止扉间杀了自己,以及不久前下定决心亲自杀了自己时的表情一模一样。斑看到这个表情就明白了,这是谁也阻止不了他了。

柱间这个人,虽然平日里总喜欢瞻前顾后,舍不得这个放不下那个的优柔寡断的样,但实际上这个男人一旦真正下定决心做了什么决定,就任谁也劝不回来了。

斑在心里叹息了一口气。

然后像是妥协了一般,伸出手环抱住了柱间。

“…斑?”柱间先是愣住了,然后用着不敢置信的语气叫了一声斑的名字。

他期望得到身下那人肯定的答复。

但是没有。斑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回答。

他只是抬起身子,用嘴堵住了柱间的。

这个行为让柱间为之一振。继而柱间回吻住斑,两人的唇舌与气息交织在一起。

如果刚刚看起来像是单方面的强X。那么现在,这两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彼此重视,彼此珍惜,彼此深爱着对方。

接下来的事进行的很顺利。柱间的技巧不能说不好,斑也十分的配合。

两人之间的交合默契的如同鱼水。

斑在这场性事中也得到了享受。毕竟柱间的目的是得到斑的臣服。

柱间也得到了满足,不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灵上。

“斑。”柱间抱着斑赖着不肯走,久违了的笑容浮现在了脸上。

但很快的那笑容就凝固成了恐惧。


“…斑?”第二次,是疑问。

“………抱歉,柱间。”柱间身下的斑保持着环抱住柱间的动作。在柱间的脑后,斑的手里,是一把不知道从哪顺来的苦无。现在这把苦无正深埋在柱间的背部,鲜血从被破开的皮肉中争先恐后的涌出,染湿了大片的衣服。

剩下的血从喉管里涌出,温热的血液落在斑的肩膀上,像是开出了一朵血红色的花。斑的脸上也溅到了一点,给斑面无表情的脸上平添了一分艳丽。

“这些日子我应该恨你的,可是我恨不起来。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唯一认可的存在。我…说不定很感谢你。你已经做的够多的了。足够了……接下来,我会继续做下去…为了曾经我们共同的理想。你已经很累了,已经可以了。现在睡吧。”斑抱着柱间的脑袋压向自己,一边在柱间的耳旁用只有两人的声音说着,一边用手轻柔的顺着柱间的长发。

“睡吧,不用担心。一觉醒来,一切都会不一样了,一切都会变好的。”斑就这样,像哄孩子入睡一般喃喃念着。

感受着柱间的身体从温热到逐渐冷去。斑终于动了,他搬开柱间摊在颈间的头,并在那上面落下一个轻吻。柱间的脸是平静的,就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

脸上有冰凉的液体滑落,斑分不清那是柱间的还是自己的。反正两人的眼角都是湿润的。

“睡吧,我不会离开你的,很快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不会很久,我保证。”轻拍了拍柱间的脑袋,整理好他的发丝。斑从柱间的身下抽身出来。柱间射进去的东西随着斑的动作顺着出口淌了下来,这些曾经是某人一部分的液体甚至还是温热的。但失去体温的滋养,它们很快也和它们的主人一样失去了温度。

肩膀上的血液也凉了,有些干涸。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斑觉得那边的肩膀上有些沉重。

“……你站在那边很久了吧?不杀我吗?”斑站起来之后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才扫了一眼远处的石柱,开口说道。

“………”回应他的是寂静,好像一切都是斑的错觉一样。但是斑很清楚的知道,在刚刚苦无捅进去的瞬间,躲在柱子后的那人气息乱了。

斑当然知道躲在那里的是谁。

可是那人显然没打算给斑任何回应。

“…算了,反正现在打起来的话对我也没什么好处。只不过我要告诉你,现在不杀我的话,总有一天我会再杀回来的。那个时候,恐怕你就没有机会阻止我了……”

“怎样?这样你还是不打算动手吗?”斑似乎是在故意挑衅那人,看着石柱的方向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

“……”可是那人比斑想象中还要沉得住气。那边依旧没有回应。

“………是吗,原来你也是个懦夫啊……”斑又恢复了面无表情。

“?”

感到身旁有气流拂动,待斑回过头向脚下看去的时候,地上已经没有柱间的尸体了。

虽说如此…不过仅凭一支苦无是杀不死你的吧?

斑并不担心。即使那个人死了也好,没死也好。终究是无所谓的,因为这个世界终将以新的姿态拥抱世人。

那里会是所有人的天堂,柱间会在里面活得很好,每个人都会活的很好。

谁也不用经历痛苦,谁也不必忍受战争所带来的悲痛。

人不必通过掠夺他人而使自己得到满足。

在那里,不会有离别,不会有痛苦,也不会有死亡。

那里将是所有人的美梦。

这终将是拯救世界、拯救全人类的计划。

斑为它命名为,月之眼计划。

这就是通往柱间与斑的共同理想的大门。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等着我,柱间。”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