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符】二、皎月之华

96
有狐在沔
2016.11.02 12:54* 字数 2097
文|有狐在沔
第一回:不夜城里的隐形人

文|有狐在沔

第二回、皎月之华

  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候,天地间一片落寞,万家灯火都已熄灭,每个人都陷入了沉重的睡眠中,此起彼伏的鼾声在静悄悄的夜里流动,就像一个又一个的美梦碰撞到一起,便产生了奇妙的反应:你出现在我的梦里,我出现在你的梦里,现实中没有的缘分在梦中有无数的巧合,无数的可能以及无数美丽的开始和结局。

  寒风还在呼呼的吹着,隐约听到远处山上树枝折断的声音,本来天地间一片寂静,白皑皑的雪花在悄无声息中盖住了森林,盖住了草丛,盖住了山脚下一排简单而温馨的茅草屋。突然黑暗中传来“嘎吱”的一点怪响,一个人影从最小最简陋的那间茅草屋走了出来,他轻轻地拉上门,尽量不发出一定动静,房间里正回响着一阵微弱的鼾声,对于小张远来说那肯定是个好梦。

  小张远迈开小心翼翼的步伐一直向前走,脚踏在雪里陷出一串浅浅的脚印,那是他生命的痕迹。

  终于走到了一块石头边,小张远小心翼翼的坐下来,迫不及待的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来,看到那本还带着余温的书,他本来苍白的脸上突然显出了一阵血色,兴奋的眼神中闪出灼灼的光芒来。但是突然一阵冷风吹过来,夹着小小雪花的风吹到他脸上,使他的脸上唯一一点的血色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连最后一丝温度也被吹没了,他的脸就和他坐下的石头一样,没有温度,没有生机。

  但是小张远才不管风多么冷,雪多么大,以及远处传来的野兽低鸣声,他把头低下,目光和思想全都装进了手中那本书里去了。

  月亮似乎也被他感动,虽然天上的乌云很多,但它还是尽量的冒出头来,把最温柔的月光照在小张远的书本上,让他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眼睛眯成的缝稍稍再睁大一点。

  但是这样终究不是办法。雪越来越大,风也越来越紧了,山上的树木都开始不安起来,"咔嚓""咔嚓"声中多少棵栋梁倒在了无人关注的角落里。

  小张远又紧紧的拉了一下打着补丁的衣领,但是仍然抵不住沁骨的寒意。

  “唉,我还没看完,这样就要回去了吗?”小张远的心如天地间一样着凉了,他小心的将书揣回怀里,想要站起来,可是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脚竟然一点也使不上劲。

  因为坐的时间太长,脚竟然麻木了。

  小张远努力了好长时间,尝试了好多次,脚却依然使不上劲,他低下头看到自己的双脚深深陷在雪里,竟好像冻住了。

  风越来越大,雪越来越大,小张远的心里突然开始寒冷起来。

  “我会不会就这样死掉?”想到死这个字眼,小张远的眼里突然冒出了泪花:“我死了妈妈谁来照顾?妈妈不能下床,没有我给她做饭他会饿死的……”

  小张远突然哭了出来,他不想死,因为放不下妈妈,因为他的书还没有看完。

  "放心,你不会死的。"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小张远惊讶的抬起头,他看到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小男孩站在面前,他的衣服更加单薄,但是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仿佛带着火焰,能把这场大雪融化掉一样。

  “你说什么?”小张远问道。

  “你不会死的,我能够帮助你。”小男孩说着走了过来,低下头在小张远面前蹲了下来,他伸出左手来按在小张远的左脚上,小张远惊讶的感觉到一阵暖意从他的左脚涌了上来,他看到小男孩一只苍白而无血色的手,看到一阵白烟从地上冒了出来,然后他突然感觉到一种久违的力量,他的左脚能动了!

  正在小张远惊叹不已时,小男孩的手已经按在了他的右脚上,同样的一阵暖意,同样的白烟涌起,小张远感觉双脚充满了力量。

  “现在你可以站起来了。”小男孩舒了一口气说道。

  小张远真的很轻松就站了起来。

  “谢谢……谢谢你。”小张远看着小男孩,眼睛中全是钦佩和仰慕之情,就仿佛看到了神仙一样。除了神仙谁能有这么神奇的法术呢?

  小男孩看见小张远站了起来,突然自怀里掏出一张黄色的纸片递给他,并说道:"有了这件东西,你以后就不用到雪地上来印着光来读书了。"

  小张远惊疑的看那张纸片,借着月光可以看到纸片是黄色的,上面不知道写了什么东西,但是看着像一个字,于是他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个是月亮。”小男孩说道:“你只要把它贴在墙上,它就会发出像月亮一样的光芒来,那么你就可以很清楚的看书了。"

小张远感到很不可思议:“这是真的吗?”

  “是不是真的,你试过就知道了哦。”小男孩笑了笑,说道。

  小张远慎重的接过那张纸片,突然很认真的盯着小男孩,问道:“请问,你是神仙吗?”

  小男孩愣了愣,突然摇了摇头,笑着说:“不,我不是神仙,我叫墨来。”

  “墨……来?”小张远念叨着这个名字,再抬头突然发现雪地上一望无际,那个小男孩已经消失了。小张远瞪大了眼睛看着雪地上,白皑皑的一片,居然连他的脚印都没有留下。

  “墨来……”小张远默默念道:“他一定是神仙,不会错的!”

  当墙壁上那张黄色的纸片发出月亮一样皎洁的光芒时,小张远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推测。

  很多年以后,当小张远进了大学变成大张远,当他走入社会又变成小张,当他坐在镶金坐垫上被几千个社会精英尊称为“张总”时,他依然念念不忘的是“墨来”这个名字,他看着墙壁上装在镶金相框里的那张不起眼的小黄色纸片,虽然它早已不再发出像月亮一样皎洁的光芒了,但是张远每次看到它依然会感觉一道神圣的光芒照在自己身上,一直照进他的内心里去,敦促他勤恳的去拂拭心头尘埃。

  一直到他死去,每个认识他的人都称他是一个好人。他一生干干净净,就像好多年前的那场大雪一样。

  也许这就是墨来给他这张黄纸的原因吧。

狐思喃想
Web note ad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