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前巷角之点香诡话(62)

这话,我说给他们听,同时,也是说给自己听。

那次神游,是否还有其他至关重要的线索,曾经也被我忽视。

我需要好好地理清头绪。

“这不合常理。”柳月宁秀眉轻挑,果断道。

张守元并不了解事情原本,翘着笔挺长腿,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

“叶绍华也许有事瞒着我们。”我回忆起神游的最后关头,咫尺相隔的那扇门,总感觉,那里面藏着什么秘密。

柳月宁询问的眼神看过来,我便将自己的疑惑和盘托出。

“你在他的意识里,所见、所闻、所听、所想,皆有他主导。如果他存心隐瞒,那确实比较麻烦。”柳月宁听完后,分析道。

“难道他故意伪造梦境?”我想到这更棘手的问题。

“不至于,托梦与神游,与元力相关。如果他存心伪造,以你的功力,肯定会有所察觉,因为你的元力远强于他。除非他是到了摄青级,那才可能完全误导你,而不留丝毫痕迹。”柳月宁解释道。

“哦。”

“所以,你在他的神识里捕捉到的信息,应该都不会错。只是他当时拼着阴煞冲顶的后果,也要力保那扇门里的秘密,可见,他真的有事瞒着我们。”柳月宁沉声道。

“那怎么办?能不能再找他上来问问?”

“他已经被送去枉死城了。”柳月宁语带遗憾。

“真的没有一点办法?”我犹有不甘。

“早都跟你们说过了,枉死城里关着的,都是阳寿未尽的阴魂。命还属阳间,魂却受阴间管,所以,阴阳两界,都没有直接权力去找它们问话,必须等阳寿熬尽才行。”柳月宁严厉道。

她话是说给我听的,但却斜眼瞟了瞟张守元。我当下就会意,有三五局的高手在旁,一些话不好说透。

张守元面不改色,故作浑然不知的模样,低头玩起手机。

“那怎么办?”我叹道。

“你就别指望叶绍华了,除非你能上达天听。或许,你再去一次他自杀的现场,没准会有发现呢?”柳月宁道。

我想了下,也无他法,只能到时按柳月宁说的了。

“哎,真是急人,U盘还没下落,又横生这多枝节,苦主还藏着掖着,这案子,难办。”我丧气道。

“事在人为,车到山前必有路,别急。”柳月宁竟会软语安慰我,始料不及。

“你查你的案子,我不管,但要记住,别越界,否则,你懂的吧?”张守元突然发声,赤裸裸地警告道。我听着语气发酸,估计是看不得柳月宁对我上心。

“张道长费心了嘿。”我重重地道,看都懒得看他。

张守元冷哼一声,又继续玩他的手机。

“那我得赶紧跟老许联系下,让他派人去案发现场,保护起来。”我说道,朝柳月宁使个眼色,同时瞄向张守元正玩着的手机。

柳月宁会意,朝张守元温和道:“守元,能不能把你的手机借他打个电话?挺着急的。”

直接喊名字,像是很熟的样子。我听着不得劲,但有求于人,只能忍着,不着声色。

张守元抬起头,朝柳月宁微微一笑,又望向我,立马换上副死人脸,手机朝我扔过来。

我双手接住,也不道谢,就自顾拨通老许的号码,张守元一副要抓狂的样儿。

“喂,老许吗?我是魏尘。”

“真是你啊,你跑哪儿去啦,青禾也没影儿,可急死我啦。”电话那头传来老许焦急的声音。

“哦,出了点事,被人绑票了。不过现在安全了,沈警官在我身边,受了点伤,不过没大碍。放心哈。”

“啊?她受伤啦?”老许震惊道,可见他有多关心沈青禾。

“嗯,没事的哈,放宽心。对了,你帮我办件事,去把叶绍华的自杀现场给保护起来,我回去后要再看看。”

“哦?有什么发现吗?”

“一时半会儿说不完,回去再跟你讲。”

“好吧,你可得照看好青禾啊。你们在哪,我派人去接你们。”老许言辞中,万分焦急。

我想了想,也好,就让老许派车来接,那样最安全。

“好,你把我这个号码定位下,尽快派人来。”我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手机扔回给张守元。

“切,你以为咱们三五局科员用的手机,会这么容易被个警察定位?”张守元面带嘲意道。

我顿时语塞,自己想太简单了。还好柳月宁帮忙,跟张守元使了个眼色,后者才鼓捣了下手机。

“好了,这下他们可以定位到我了。”张守元扬了扬手机,得意道。

我还是撑着不跟他道谢,反正就是看不惯。

“她伤的不轻,不过体内毒素倒是被控制住了,你弄的?”柳月宁打岔道,许是觉察到我跟张守元之间不对付,关心起沈青禾的伤来。

“哦,是无念大师治的。”我指向无念道,后者闭目养神半天,听到我喊他的名字,才睁开眼来,朝柳月宁点头一礼。

“嗯,大师果然好功力。”柳月宁由衷赞道。

张守元凑过去,探视了下沈青禾的伤势,也意味深长地朝无念点头致意。

看他们郑重其事的样子,我对无念更加好奇了。这和尚看来,深不可测啊。

“施主谬赞,小僧就怎么点本事,得休养好多日子了。惭愧”无念忙摇手谦虚道。

“大师过谦了。”柳月宁又回了句,三人相视一笑。

看他们一群高手相见恨晚的作态,被彻底无视的我感到很不得劲,插话道:“那神马尸妖到底什么来头?尸体也能修炼成精?”

话刚出口,张守元立马投来一双白眼,鄙视之情溢于言表。

“平时叫你多读点书,你就不听。”柳月宁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我顿感脸热。

尼玛堂堂大学本科文凭的我,居然会被柳月宁嘲笑没文化。

“人有三魂七魄,死后,七魄先散,三魂再离。三魂中,往生魂归天界,以待转世投胎。守尸魂随尸身入墓,通过阴宅风水来影响子孙后代。因果魂则入地府,接受善恶审判,看是上天庭还是下地狱。若是下地狱,则待服刑期满,才可与天界的往圣魂一起再入轮回。”柳月宁娓娓道来。

“而有的尸体,死的时候,遭逢异变,吊住一口阳气不散,则可让守尸魂留在体内,成为无知觉,但有修行能力的尸体。那青烟女人,就是如此。”

“那我们平时见到的鬼魂是?”我问道。

“那些都是因果魂,也称觉魂,是三魂中唯一有意识与感知的。”

“哦,原来如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