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常升起

字数 3099阅读 6

风从四面八方吹过来,漫天黄沙迷住了眼睛,他被风裹挟着朝远处的楼房奔去,太阳变成了橘黄色,没有一点温度。风吹得他踉踉跄跄,衣服也被风吹得鼓鼓的,像个风帆,拉着他往前冲。

终于来到了楼房附近,他使劲全身力气,也只拉开了一条缝隙。他刚侧身从门缝挤进去,门就咚地一声关上了,风在门外发出呜呜地响声。

他跺了跺脚,双手在身上使劲拍打着,甩甩头发,黄沙簌簌地从衣服上、头顶飞散,空气中布满了尘土的味道,呛得他连打了几个喷嚏。看这阵势,今天晚上是要留宿在这里了。

他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风,他来自南方小镇,大学时在北方学习电气自动化专业,毕业后被现在的公司录取,留在了北方。公司做的产品主要卖到矿上,作为售后服务人员,他只能经常到荒无人烟的矿上出差,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风时,他吓坏了,想着电视里说的直接将人卷到天上去,晚上躺在硬板床上,听着呜呜的风声,一夜未眠。不过现在,这样的风倒也见怪不怪了。

进入楼房,身体慢慢缓了过来,疲乏、困倦一起袭来,得赶紧洗洗睡会儿。他本来以为机器只是个小问题,很快就可以修好上来,到矿井才发现是电路传感器坏了,在井底见不过太阳,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待上来才发现已经过去十几个小时了。

临睡前他打开了手机,矿底没有信号,他下矿前总是习惯性地将手机关了,待上井后再开机。今天手机一开,短信息就叮叮当当地传来。看到他妈和媳妇的电话提醒时,他心里一咯噔,两人又发生什么事儿了。一股疲惫感从内心袭来,他突然感觉自己很累,身心俱疲,算了,等明天醒来再打电话吧。

睡得迷迷糊糊,突然被手机铃声惊醒,刚接通电话,媳妇的声音就吼了过来:干嘛呢,不接电话。他解释说:下井了,刚上来休息会儿。媳妇又骂骂咧咧地说着:下井了就有理了,上来之后看到未接电话不能给我回个电话,一天天在外面跑着,也不着家,这家不是你家是吧,你跟你妈一个德性,就知道吃吃吃,啥活也干不成,今天我下班回来,孩子身上的衣服都脏兮兮的……李旭把手机放在了枕头边,窗外依然狂风大作,风的呜咽声声声撕碎人心,媳妇依然在电话里喋喋不休,那声音那么真切却又遥不可及。我说得你听到没?媳妇在电话那头吼着,李旭赶紧拿起手机,嗯嗯,知道了,我回去找我妈说说。总算结束了通话,李旭长出了一口气,将手机扔在床边,睡意早已没了踪影,每次出差在外,媳妇总要打几通电话,从没问过他在干什么,下矿是否辛苦,工作是否顺利,吃穿如何,而是噼里啪啦把他妈说一通,挂掉电话。

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是从他们结婚那天起?还是在孩子出生以后?他早已记不清媳妇上次对他温柔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每次见他总是一通的数落,不是他就是他的母亲。不是做饭做得太多,剩饭,就是做饭太慢,拖地拖把太湿,洗碗时间太长,孩子换尿布不勤,洗尿布不用专门洗涤液,孩子哭了没及时抱,让孩子下地玩,他妈做 每件事情似乎都不对,到最后越战战兢兢,反而越不合媳妇心意。他也说过要不就请个保姆吧?媳妇就骂他是有钱烧着了,看你每个月挣那点钱,还请保姆,不嫌人笑话。媳妇每次都有一堆的理由,把他说得无地自容。

他是怎么把自己的日子过成这个样子的呢?看他同学发的朋友圈,有些忙着参加公司团建,有假期携带妻儿外出游玩,有家里趣闻,每个人过得洒脱而自在,他却是每天夹在媳妇和妈之间,两头受气。在外无人疼,在家闹心,相比而言,他更喜欢待在这荒无人烟的矿上,安心。

他跟媳妇是如何开始的呢?他研究生毕业后进入总部,被总部派到现在的公司,公司在十八线的小城市,当时公司刚成立不久,员工不是很多。他是外地人,眼看着昔日的同学一个个都结了婚,他就急了,可是他人生地不熟的,也不认识几个人。媳妇是车间工人,他经常去车间看设备组装进程,有一次同事开玩笑地对他说,你不是单身吗,要不跟刘莹谈谈?他随口说行啊。同事竟撺掇着晚上一块吃饭,然后两人就这样在一起了。

他记得刚开始在一起时,技术部的老总得知消息后,把他叫到办公室痛骂了一顿,他是一本名校研究生毕业,刘莹只是初中毕业,两个人不合适。当时的他不信邪,学历有那么重要吗?两个人只要彼此不讨厌,就可以在一起。他现在明白了,技术老总说得不仅仅是学历,而是两人的见识、人生观,可是已经晚了。以前他觉得不是问题的问题,现在都成了问题,两个人除了生活中的琐碎外,竟没有可谈的。你说得她听不懂,她说的你不想听。每天从公司回家就是面对着四面墙,各自玩着手机,或者看着电视。本想着有了孩子以后会好点,结果雪上加霜。

媳妇在生完孩子之后就变了,在家中变得与其说是理直气壮,不如说是蛮横无理,似乎有了儿子地位就有了保障,每天脏话出口成篇,想骂谁就骂谁,甚至跟其他的乡野村姑一样。有一次他研究生同学路过此地,来找他,他原本打算一个人去,媳妇听说是女的,就非要一起。媳妇把孩子也带去了,说是怕孩子在家饿了。他跟同学聊大学往事,聊工作,媳妇要么嗲嗲地跟他说:“老公,我够不着,帮我夹下那个菜。”要么就是很粗鲁地喝水,然后将杯子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孩子啼哭不止,她竟然当着同学的面撩起衣服,敞开怀喂孩子吃奶,并得意地对同学说:生完孩子就是这。同学很尴尬地坐在对面。也很不好意思地脸红了,而媳妇却跟没事人一样,回家她跟媳妇提起这事,希望她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孩子喂奶。媳妇却对他嚷嚷:咋啦,见到漂亮女人就嫌弃我啦,当初你咋追的我,孩子饿了你还想饿着孩子不成,这孩子是你亲生孩子不是?自从孩子生下来,你就……媳妇巴拉巴拉了一通,这事就此作罢,后来,他发现媳妇在公司竟然公然跟其他男同事说乳房之类的事情,还摸男同事的脸,他提醒媳妇注意,媳妇无所谓的说,那有什么,又没钻一个被窝里。

有一次,他无意中听见媳妇跟朋友聊天,她对朋友说:你看我叔他们家,之前还一直在我家面前炫他家闺女上大学了,咋地,找得老公不也就是个本科,我虽然没上过大学,老公直接硕士,还一本的,我第一次把我老公领回家,把我叔他们家人给气的。他听到这句话有点凉,原来自己只是别人炫耀的工具,当初就是为了这个理由才跟他在一起的吧。

生活总是一地鸡毛,他想这两个人在一起,并且组建了家庭,总也是缘分,生活中总会有磕磕绊绊,生活总会越过越顺的。可是,他却越来越不愿意回家,两个人上班在同一个公司,下班在同一个屋檐下,无时无刻都有她的存在。之前觉得挺好,想见就能看见,现在却成了沉重的负担,他感觉自己就像沉在水底的金鱼,他需要透出头,吸吸新鲜空气。

出差在外,除了特别想念儿子外,他竟不想回家,有时即使到了楼底下,也会停留一段时间才回家。坐在楼下的花园里,看着万家灯火,他有些迷失自己,日子不该过成这样。他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对,如果自己从内心就不接受家,又怎能让家人幸福呢。不管怎样,那都是家,他需要维护的地方。可是他做不到,他越来越不愿意走进家门,他越来越想远离那个地方,每次想到要回家,心里就像堵了块砖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想起了儿子,儿子长得虎头虎脑的,每次回家,儿子会紧紧地搂着他,要他抱抱、亲亲、举高高,儿子学会的第一句话竟然是爸爸,他记得当时正在给儿子穿鞋子,儿子突然嘴里发出了爸爸,他以为自己听错了,紧张地看着儿子说:“你刚才叫什么,再叫一遍。”儿子就又叫了一声,当爸爸这两个字再次从稚童的嘴里发出,他从没想过这两字竟然如此动听,他激动地把儿子抱了起来,转着圈圈,儿子在他怀里咯咯地笑着,笑声点亮了他,在那一刻起,他知道,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抛弃他,要呵护他长大。

太阳从旷野的边缘升起,风渐渐小了,在灰蒙蒙的天气间,太阳发出橘黄色的光,他该踏上回家的路了。昨天已经联系熟识的出租车司机,这会儿应该到了。收拾收拾行李,准备回家。不管怎样,他都是他选择的家,那里有他的责任和担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