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祭奠我所有逝去的亲人们



      记得去年的清明,我和三爸一起回了父亲的老家扫墓,虽是一次普通的扫墓,对我而言却像是跨越了一个世纪的回归之旅,对我来说太不容易了。当我站在爷爷奶奶的目前,哥哥的墓前,站在张家祖先的墓前时,一颗漂泊的心好像终于找到了落地生根的地方,那种踏实和笃定的感觉从未有过,那一刻我知道了自己无论此生在世间的何处迁徙漂泊,将来我的魂将归何处。

    我的爸爸少小离家,之后几十年很少回自己的老家,在我的记忆中,好像我只回过两三次老家,最后一次是十岁那年,然后再也没有了关于父亲老家的记忆,而且我的记忆里所有的一切都很模糊,时间线是凌乱的,只是零星的有几个画面记忆深刻。其中有一个画面记忆深刻,那是在有一年的冬天,一大家人围坐在老家堂屋的火塘边,大人们烤着火喝着热茶,小孩子们闹哄哄的玩耍,我一边烤火一边听二爸在讲故事,火光照的每个人的脸都是通红的,笑声一阵阵的的响起,整个堂屋里没有了冬天的寒气,一切都是温暖的感觉。

    我的父亲几十年一直生活在妈妈的故乡,小的时候外公还在,每年清明给外婆扫墓的必做的事,再长大些外公去世了,每年给外公、外婆扫墓是必做的事,但是爸爸很少回自己的老家,好像和老家的一切都断了联系,再后来爸爸去世,妈妈不喜欢我和爸爸的家人联系,于是在爸爸去世的十几年里,我完全的断了和爸爸老家亲友的联系。曾经我觉得这也没有什么,可是再后来我发现,其实我的心里一直很渴望和爸爸的亲人联系,只是妈妈和爸爸的亲人关系不好,她不想我和父亲的原生家庭里所有的人联系,我为了照顾妈妈的感受,也就不再强求,和亲人连接变成了隐秘的渴望深埋在心里。

      后来,几年向内探索的路一路走来,我从意识上明确清晰的知道我的生命来自于父亲和母亲,来自于父亲母亲一代代祖先的传承,缺了哪一边都不行。无论妈妈和爸爸的亲人之间有怎样的矛盾,对我来说,父母两边都是一样的重要,我的生命来自于父亲和母亲祖的传承。我知道我不需要再继续纠缠在父母之间的矛盾里,我可以大大方方的说我爱父亲,我渴望和父亲的亲人联系,我想拜祭父亲的父母祖先。有了这样的意识后,我开始跟妈妈提出来想要联系爸爸亲人的想法,一开始妈妈非常的抵触,后来我不断的坚持提出自己的要求,终于在两年后,妈妈给了我父亲亲友的联系方式,我终于见到了已经分隔了将近三十年父亲的亲友。

      当和父亲的亲人相聚的时候,眼泪总是不自觉的流下来,那种因为血缘而产生的情感连接的渴望,不是靠理性控制就可以控制的,我终于可以把自己心里忍了几十年的思念用流泪的方式表达出来,我哭了很久,哭的很舒服,当我终于站在祖先的墓前,那一刻我有种灵魂回归的安心感,从未有过的踏实,一颗漂泊的心,终于有了归处,多年来在父母关系里撕扯和纠缠的重担,在那一刻也终于放下了,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和自在。

      今年的清明,由于疫情的影响,清明时节不能回家祭祖,今天也是全国的公祭日,今天看了很多关于这次全国抗疫的视频,被每一个普通又不普通的抗疫英雄们感动,自己的灵魂和族群有了深深的连接。

      想到我的祖先们,我虽不能回乡祭祖,但我仍然可以用在心里纪念的方式祭奠他们,我在心里默默的说:我的爸爸,爷爷奶奶,爷爷奶奶的祖先们,外公外婆,外公外婆的祖先们,我的生命来自于你们,传承于你们,在过去一代一代的传承里,你们的生命一定曾有过辉煌的时刻,有过低谷的时刻,也有很多很多平凡的坚持,你们也一定曾经历了非常非常艰难的时刻,但是你们战胜了所有的困难,坚持了下来,你们把我的生命带到了这个世界,我的存在就是你们所有努力已经成功的证明。在我的身上流着来自于你们的血,有着你们的基因的密码,有着你们爱的传承,也有恨的传承。

      同时,我也必须承认过去有一些曾保护你们生命传承的模式,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不再适用了,感谢这些模式曾经保护过你们,感谢它们让你们活下来,让我能来道这个世界,从现在开始,我将带着你们的爱和祝福,把能让我的生命变得更好的一切传承下去,把不适用于我当下生命发展的那些模式,珍贵的保存起来,放进祖先的宝库里,它们是一座座丰碑,鉴证着我们这个族群的生命历程。

      祖先们,感谢你们,你们是我的先人,我是你们的后人,有你们照顾我所有逝去的亲人,这让我安心,我相信你们在另一个世界一切都好。我将带着你们的爱和祝福继续前行,也将把你们的爱和祝福传承给这个世界。

    我爱你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