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文诚〈孟子〉学习笔记337,8-28-6,离娄章句下28-6》

《金文诚〈孟子〉学习笔记337,8-28-6,离娄章句下28-6》

【"是故君子有终身之忧,无一朝之患也。乃若所忧则有之:舜,人也;我,亦人也。舜为法于天下,可传于后世,我由未免为乡人也,是则可忧也。忧之如何?如舜而已矣。"】

今天是丁酉年丙午月乙亥日,五月廿三,2017年6月17日星期六。

这一章的重心即为此节的开头两句:“是故君子有终身之忧,无一朝之患也。”

这忧患从何而来的呢?变化中来。从常态到变态的转换之间,则忧和患交相冲击内心,这是人之常情。

何谓“君子有终身之忧”的“终身之忧”呢?前面三个小节讲到君子遇到横逆之人暴戾对待时,不断自我反省、自我检讨——有没有仁礼爱敬没做到的地方?如果面上做到了,是不是做到位了?不断加码,直到彻底,这样的反省和检讨,不仅一事一时而已,而是终生如此,对待任何事都如此,也就是说,只要一息尚存,只要我还没有断气儿,此志不容懈怠。这是“君子终身之忧”的内涵。

何谓“无一朝之患”的“一朝之患”呢?按照上面所说的那样做人,不断反省和检讨自我的言行,但还是难以避免突遭横逆之人与横逆之事,对此,君子的态度是不介于怀,处理方法是置之度外,处以无心。绝不跟畜生计较是非,断不与禽兽辩论曲直。既然置之不理,不予计较,自然相安于无争,这是无一朝之患的道理。

忧和患是两个独立的概念,放在一起连起来成为“忧患”而已,解读却需要一个一个单独理解为妥。这一节先将忧,下一节再讲患。

君子以仁礼爱敬待人,不断反省,不断加码,直到彻底。按说,做到这个份儿上,君子之心泰然常定,应该没什么可忧的了,还有可忧的吗?

有。所忧的是见贤思齐,向舜看齐。

舜,生于天地之间,不是神仙,是人;我也同样生于天地之间,不是他类,是人类。舜,是人,我也是人,同样都是人,差距在哪儿呢?怎么看待这个差距呢?怎么消除这个差距呢?

先看看舜的成就,也就是说,先看看差距到底是什么。从两方面考察:一是舜的修养,二是舜的言行。

舜的修养,可谓尽兴尽伦,立志并且实现了做人的理想。他所修养于一身的,可以作为天下人的表率,得到天下人的爱敬,所以说,他是亿万人的一人。大家都跟着他学做人,岂不是亿万人的一人吗?

舜的言行,终其一生,也不过短短百年,却可传布于后世,是千万世的一人。中华儿女、华夏子孙都以他为榜样,跟着他学习做人,世代无止,代代相传,岂不是千万世的一人吗?

以舜的修养和言行对照自己,可谓道不加修,德不加进,如果就这么过一辈子,只能活成乡里的一个常人而已。对此,作为读书人,怎能不忧呢?

怎么解决呢?反省自修。克治不像舜的毛病,追求成为舜一样的人。从仁和礼两方面入手,做足功夫。

仁爱不如舜,那就建原点,找差距,不断改过迁善;礼敬不如舜,同样建原点,找差距,日日为功,持续改善。目标是做像舜一样有道德的人,终其一生,爱敬尽乎于人。

就这样,一天不如舜,一天就要以此为忧,日日为功,持续改善,每天改一点儿,每天保持进步,请问,有可以放下的一刻吗?这就是榜样的力量和作用,促使自己不松懈不放弃不间断。这就是君子之所以该有的终身之忧。

忧什么呢?立志做一个像舜一样的人。

【学习参考书目】

《四书章句集注》朱熹著

《张居正讲解<孟子>》张居正著

《读四书大全说》王夫之著

《孟子正义》焦循著

《孟子与离娄》南怀瑾讲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