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玉米

站在村口一览众山小

这个周末去了外婆家,外婆家在一个很偏远的小山村这是一个被时间遗忘的角落,这是一个一览众山小山高人为峰的地方。村里就剩下两三户人家了而且都是老人,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

外婆家的隔壁住着我的表舅,他和舅妈两个人正坐在自家门前剥玉米,金黄色的玉米装满了整筐整萝,满满登登的在门前摆了一地看的人心生喜悦,正是丰收的季节正是收获的季节。舅妈左手紧紧握着一根玉米,右手把着一把铁制的专门用来剥玉米的工具顺着两行玉米间的空隙左右摆动,玉米粒就想被犁过的土地一样刷刷的向两边翻滚,舅舅坐在箩筐的对面拿过刚刚被舅妈犁过的玉米,顺着刚被犁过的痕迹三两下就剥好了整根玉米,一会功夫墙角就堆满了小山似得玉米棒。


金黄色的玉米装满了整筐整萝

我看的心痒痒,好多年以前我们家也是这样,一家人围着一个大大的箩筐一边聊天一边剥玉米,往往是吃过晚饭后,左邻右舍也会围过来大人聊农事聊家长里短也会讲故事,小孩子比赛谁剥的玉米更快更多,许多鬼故事传说陪伴了多少童年的时光,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温馨很甜蜜。

我拿起一根黄澄澄的玉米,用右手的大拇指掌根的肉,用力的沿着舅妈刚刚犁过的玉米去剥,金黄的玉米粒顺着手的方向一颗颗脱落露出毛茸茸的玉米芯,成就感油然而生,哇,这么快就剥完一根了,我愉快的将手中的玉米芯抛了一个漂亮的抛物线,把它投入玉米堆里。表妹说这个玉米芯还可以当柴烧。舅妈说这么多玉米芯,一次用一个引柴用可够用一年的呢。我们都感叹这玉米作用真大哦。拨了两根我的掌就开始发疼,我想起还有一种方法,可以更快的剥玉米就是用一个已经剥光玉米的玉米芯去摩擦另一个玉米这样就免去了手疼,我如法泡制拿一个玉米芯去剥玉米,果然手不疼了。表哥说他还有一个方法,就是用两个已经铲出玉米路的两根玉米相互挤压,搓揉一会儿就就可以弄得很干净了,表妹哈哈大笑,那不是每个人都能这样的,只有你这大手才能这样剥呢。大家一通剥玉米粒越堆越多很快就堆成了一座小山,时光多么美妙。


劳动使人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