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年味越来越淡,不如自己动手让年越过越红火!

人们常常感叹长大后“年”就越过越淡了,我也不例外。这背后的原因大概是现代人太忙了。

农耕时代,冬季是最闲的时节,小麦等农作物在入冬前种下后一整个冬天都不怎么需要打理,人们都闲了下来,只要安安心心过个好年,祈祷来年风调雨顺就可以了。

现代社会,上班这件大事直挺挺拖你到农历二十九,短暂的七天假期后,正月初七又得滚回去该干嘛干嘛。

掐头去尾之后的春节,早就不完整了。再加上禁燃烟花爆竹等规定的出台,原本热热闹闹的春节更是被删得支离破碎。

现在回忆起来,过年的记忆大多数都离不开父母。全家人一起大扫除,妈妈做好的年夜饭,爸爸架起的年火,构成了我童真岁月里美好的记忆。

我突然发现我应该做点什么。可能对我们大人来说,过年已经不是一件特别有趣的事儿了,但在小孩子眼中,说不定是另一番光景。

再说西瓜少爷满2周岁了,有他自己的意识,懂得什么是热闹了,我们家长也应该为他们营造一点过年的氛围,让他在潜意识里明白,这个节跟别的节是不一样的,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


平日就喜欢花的我,这么重要的节日,肯定要有一种特殊的花儿来应景了。诺,就是下面的这一大束——银柳。

猪年发大财呀!

红红的银柳上悬挂着小灯笼和中国结,都是最具中国范儿的元素,搭配2018年从景德镇带回来的七彩陶瓷罐,进屋后的第一眼,你准会被它吸引去了目光,红红火火的中国年从“银留”开始。


贴年红历来是春节不可缺少的习俗之一,年红包括春联、门神、年画、窗花等。对联是家家户户都会准备的,在门神、年画、窗花中我选了窗花来贴,因为贴起来简洁干净。

窗花贴起来

只要喷点水在玻璃上,把窗花贴上去然后擦干水就可以了,简单美观易操作,又能烘托节日氛围,不能更赞了。


房子翻新后,今年是头一年在房子过年。相比往年,我特意买了红灯笼,大、中、小号灯笼悬挂在门前屋角。

果然,灯笼一进家门,首先迎来了西瓜少爷的一声:“哇”,只见他屁颠屁颠跑过来将灯笼抢在手里,先左右抡了2圈,随后西瓜爸在挂灯笼的时候,他又跑前跑后“瞎指挥”,很是一番忙碌。

西瓜少爷爬的很欢快呀!

那一刻我知道,西瓜少爷所经历的这些也都会成为他的记忆,成为过年时必不可少的一种仪式感。


西瓜奶奶最近也忙得不亦乐乎,年货和吃食都是西瓜奶奶在操办,一上午能送三回东西回来的那种,而且连续买几天了。

除了年夜饭需要的新鲜食材,西瓜奶奶还要准备一些其他东西,比如霉鱼等制作工艺比较久,需要晾晒等复杂过程的食物。搞好之后,要吃的时候直接煎就可以了。

西瓜奶奶自制“霉鱼”

春节是中国所有节日中唯一会歇市的节日。很多商铺在三十之后初五之前不会营业,西瓜奶奶怕我们饿着,特意包好了饺子放冰箱冻着,说这样就不怕早上起晚的时候饿肚子。

哪里忙活哪里就有西瓜少爷的身影。

长辈对晚辈的爱,总是考虑得很远很远。


今年贴对联的任务,公婆交给了我们,他们一早就赶去爷爷奶奶家准备除夕大餐了。吃过早饭后,宁先生说他一个人去贴对联,我“批评”了他,贴对联这么有仪式感的事情当然要全家人一起做了。

其实小时候我们不懂什么仪式感,只是凑热闹跟着大人做事,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跟小伙伴去哪里玩了,玩了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脑海中残留的画面总是绕不开贴对联这件事。

孩子虽小,但参与所带给他的快乐却很大。

贴对联不仅仅是春节的一个习俗,这当中反映了一代代中国人的传承。一辈辈人老去,又有新的一辈年轻力壮的人来接力完成这个动作,这是一种生命的延续。

贴对联的过程也是一个团结协作的过程,帮着粘胶带,帮着看位置,帮着扶扶梯,帮着递剪刀......做什么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家人一起开开心心地完成一件事,一起点亮节日的色彩。


此时此刻,家人们都坐在客厅看着热热闹闹的春晚,今年的春晚在井冈山设了分会场,对于每一个江西人来说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骄傲。

而我独享电脑桌前的这片刻宁静,滴滴答答的键盘声喝着窗外烟花绽放的声音,静静迎接猪年的到来。


写于2018年除夕夜

辛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