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一下这意外收获的惊喜

很多亲朋好友问我,你研究搞了这么些年,自己最得意的工作是什么?我还真不好说。既往不恋,总是觉得下一个才应该是更让自己满意的。

也可能我的兴趣过于广泛,涉猎的领域有些杂。敝帚自珍,真正让我满意的成就为数不多。

倒是最近有一项工作在IBM的CASCON年会上获得了十年来最有影响的论文奖,在此值得一提。惊喜之余,却让我反思,为什么恰恰是这个论文,而不是其他几个自认为更拿得出手的工作得奖呢?

这篇获奖论文的题目是“需求驱动地设计自治应用软件“(Requirements-Driven Design of Autonomic Application Software")

http://oro.open.ac.uk/7781/


十年前,正值IBM推崇自治软件的时候,学术界各路英豪对自治软件的理解不尽相同。有的从资源管理优化的角度,有的从自动化控制的角度,把侧重点放在降低对人的要求,或者是替代人做战略管理决策来思考怎样更好地处理软件操作管理的复杂性。

我那时候的出发点是:既然软件的复杂性更多地来自于应用而不是底层操作系统,(注意!2006年当时大家对微软的办公软件Bloatware颇有微词,但是Apple的AppStore还没有启动)为什么不能让自治性作为解决需求复杂性的方案,对需求目标模型的多样性加以刻画和描述呢?

这个思想火花正好迎合了当时社会的需要,也在软件工程的学术界掀起了一点小小的波澜。这一年,自治和自管理(Self Adaptive and Managing Systems, SEAMS)国际会议正式启动,到今年也是正好十年。

对我自己的学术研究而言,这篇论文确实开创了一片新天地。我在多伦多大学助导的最后一个博士,到英国后指导的第一个博士,到母校(复旦大学)合作指导的博士生,都在这个领域耕耘,获得了一些学术成果,大家有兴趣的话以后我会进一步嘻话,可能也请他们讲一讲。

话又说回来,十年前我自己对哪个研究方向会有更大成就是没有预见到的,这恰恰是研究这个职业的魅力所在。也许只有慢慢流淌的时间能够悄悄地确认大的趋势。“是非成败转头空”,我们可以皓首穷经多年,不必计较一时的短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帝国的余辉:AT&T AT&T 本来有两次绝佳的发展机遇,2000 年前后的网络革命,和从九十年代中期延续至今的无...
    濯君阅读 609评论 0 1
  • 她是妖,他是捉妖师。 初见时,她为躲避追杀闯进他的住宅。她本以为没人居住,却忽的听到琴声,她循着琴...
    一弦一竹阅读 19评论 0 0
  • 首次登录简书app
    嘿生活阅读 21评论 0 0
  • 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累不累想想英雄董存瑞
    黑蚂蚁薛阅读 30评论 0 0
  • 妈咪堂 · 厨主食者也 爱吃的人不一定会做美食,但会做饭的人一定善吃。因为会吃的人更会体会怎样的搭配才会碰撞出更美...
    妈咪堂阅读 8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