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海之死|简书对话创作大赛

雷峰塔底,白蛇被压十八年后。


01

法海:小白蛇,你也在这里静坐修行了十八年了,是否已经想通了?

白素贞:老和尚,你想让我通的,是什么?

法海:自然是人妖殊途!你当从此放下俗念,或回山中修行,或一直呆在这里,切莫再要危害人间。

白素贞:哈哈!有趣。你把我关在这里十八年,就是为了让我明白,人妖殊途?

法海:阿弥陀佛!这个自然!在老衲看来,这是你最需要悟的道理。

白素贞:呸!这件事情老娘一早就知道,用你把我关在这破塔底下悟什么悟!?!

法海:额?哎?阿,阿弥陀佛!小白蛇,你,你怎的,突然大放厥词?

白素贞:哼哼,我一直以为,你是什么得道高僧,这十八年我虽心中不满,但总对你还有些敬畏,没想到,你实在就是一个草包!

法海:你……算了,老衲愿闻其详!

白素贞:老和尚,你的脑子是进了这西湖水了,还是真的被秃驴蹄子踢了,让你觉得,我一个修行了一千多年的高级妖怪,能不知道所谓的人妖殊途?!

法海:嘶……那你既然知晓,却又为何来到人间,与那许仙纠缠?

白素贞:我自然是为了……

法海:呆!休要再提你那什么报恩的说辞!老衲虽然愚钝,但也是断然不信的。

白素贞:你……你到也没傻透……

法海:放肆!小白蛇,之前你口无遮拦,老衲不与你计较,若再要聒噪,老衲断不容你!


02

白素贞:哼哼,不容我?你倒说说,你能拿我怎样?当年你就打不过我,若不是跟天庭请了门口那两个闲人,你能把我关在这破塔底下?区区一十八年,你一个凡人,能长进多少?

法海:你……阿弥陀佛!当初老衲留你一命,实在是念在你虽在人间却无甚重大罪过,且育有一子,你不知感恩悔改,怎的还如此刁蛮?!

白素贞:得了吧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没那个能耐弄死我?

法海:你!

白素贞:什么我在人间无大罪,哼哼,我来问你,当年水漫金山死了多少人?

法海:额……

白素贞:我再来问你,我一届小妖,掀起这么大的浪,你都不敢真正管到底,还不就是管不了?

法海:你……

白素贞:哼哼,你想指望天庭,可天庭才不会来成全你的私心!

法海:你说什么!

白素贞:法海,你当我真不知道,你要来收我,根本不是为了许仙!


03

法海:你!你!好,你只说,老衲当初为什么收你?

白素贞:不就是为了在你们佛门,证明自己有能耐、有功德么?

法海:你!!放肆!放肆!!!

白素贞:哈哈哈哈!臭和尚,我今天还活着,就证明你这颗心仍然不死,若不是要留着我来照你这颗心,天庭哪会容我!

法海:你你你!!!

白素贞:这么说来,哎呀大师傅,奴家还得好好谢谢你呀~!谢谢你那颗看似刚猛不阿,实则为名为争的嗔心!

法海:好你个蛇妖,关了你十八年,竟还如此伶牙俐齿!

白素贞:怎么?奴家十八年前也跟大和尚你逞口舌之快了么?哎呀呀,这日子已经过得太久了,奴家都忘记了呢~!奴家只记得,当时一看夫君被你抢走,二话不说直接就打上了你金山寺的门,你龟缩在里头,我就直接水漫金山了呀~!

法海:阿弥陀佛!老衲不与你这妖精计较。

白素贞:怎么,潜心修行那么多年,反而不如我这只蛇妖通透自在,是不是心里难过啊大师?

法海:阿弥陀佛,老衲断不再与你计较。

白素贞:哈哈哈哈哈哈!哎呀,大师,你看这茬打得,刚才你问我什么来着?

法海:嗯?啊!啊啊!老衲是问,你既知人妖殊途,又为何偏偏来人间与那许仙纠缠。


04

白素贞:说报恩你当真不信?

法海:自然不信。

白素贞:为何不信?所有人都信!

法海:阿弥陀佛!凭你那点道行,能看人一世便是不易了,怎能认出那许仙就是一千年前,竹林里救你的牧童?

白素贞:哈哈哈哈哈哈!原来你心中想的念的永远都是看人家到底有几分道行,看人家说的做的是否能符合这个道行呀!也罢,嗔心竟也能被你用正了地方!

法海:行了行了!你们做妖精的,就是小肚鸡肠,惯会得理不让人!

白素贞:呵呵呵呵呵~!好啦好啦大师,小妖不揭你的短处了还不行么~!大师果然厉害呢,一眼看透本质呢!

法海:嘶……

白素贞:哎呀哎呀,说着话呢你竟又要恼了,大师啊,不是小妖说你,你这修养实在不太好呀。

法海:你住嘴!你只说你为何来人间!


05

白素贞:哎!还不是就为了我们做妖精苦!

法海:咋个苦法?

白素贞:大师,我们没有人身,按理说是不让修行的。你看我,苦哈哈在峨眉呆了一千多年,好容易修出个人身,再不躲起来,那天雷就要劈过来啦!

法海:哦!这一层我确实之前没有想到,是有点道理。

白素贞:这就是了!当年我在山里刚刚脱了这身蛇皮,天上的云就压了下来。雷公电母一边准备干活一边闲聊天儿的声音我都听到了,你说我还能呆在那里等着挨劈么?当然得跑呀!

法海:你修了一千年,根基也算深厚,为何不试他一试,也许渡过这场劫,就真的飞升了呢?

白素贞:糊涂!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我跟你讲啊,我们峨眉山里修行的爬虫走兽多了去了,哪个我也没见它们真能飞升。都是将将修出个人身,就被天雷劈死了!我阿姆就是这么死的!

法海:哦?当真?

白素贞:当然!我亲眼见的!

法海:那是怎生光景?

白素贞:哎,说来话长。当时她也是想着,自己活了一千八百多年,修为也算够用,平时遇到个把散仙根本就不用放在眼里。于是她就想试一试,万一渡劫成功,也算光耀门楣。结果啊,劫是来了,可那几道天雷往肉身上一劈,瞬间好好一条大蛇就变成炭棒了呀~!

法海:这……你是说,你们妖精修行,不管修多少年都不能得正果?

白素贞:嗯。我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才来人间,想着採人的阳气和精神,遮盖自己的妖气,躲过天庭的追查。顺便再看看,能不能炼出一个真的人身来,这样才好继续修。


06

法海:那我收你还真的不算冤枉了你。

白素贞:哼哼,从法理上讲,确实不算冤枉。

法海:你是觉得,从情理上讲,冤枉了?

白素贞:我就是讨厌你们人类,说两句话就要扯到情。情理情理,陷在情中哪还能讲理?

法海:那你说那话,是什么意思?

白素贞:当然是指,我不甘心呗!难道我甘心情愿被你压在这里不得自由么?

法海:哦。那,你既不为了报恩,又只是想採人间阳气精神修炼自身,那又为何非要执着于许仙一人呢?莫不是真的钟情于他?

白素贞:我?一千年的道行,钟情他?一个凡人?书生?窝囊废?

法海:你看你这斯,怎么这样说话,一夜夫妻百日恩啊。

白素贞:哼哼,你知道一夜夫妻百日恩,你还来拆散我们俩?

法海:啧~!你这女子,好一张利嘴!

白素贞:哈哈哈!大和尚,不是我说你,你在那佛门故纸堆里啊,学得有点儿傻啦!

法海:住口!休要谤佛!

白素贞:可不敢可不敢,我哪里谤佛了,我在指点你!

法海:你个妖怪,凭什么指点我!

白素贞:我虽是妖怪,却活了一千多年。你毕竟是个凡人,只有这一世的见识,真能强过我多少么?

法海:住口住口!老衲不与你打这口水仗!你只说是不是钟情于许仙。

白素贞:怎么可能!


07

白素贞:大和尚,我来问你,情是个什么东西?

法海:这,这,这我一个出家人,怎好妄言啊!

白素贞:你看你,我只让你说情,又没让你动情,你怕什么?

法海:阿弥陀佛!出家人,口中脑中心中皆不该有情。

白素贞:哼哼,谈情色变,岂能修行?!

法海:你这妖怪,休要再来教训我!

白素贞:呵呵,只因为我是妖怪,就不能教训你了么?那你今天来找我,是做什么呢?

法海:这个,不做什么,闲来无事,来瞧你。

白素贞:哼,你是来瞧瞧自己的功绩,来看看我这一颗妖精的心,有没有被你的“功德”降服,是吧?

法海:你!

白素贞:和尚,十八年了,你实在没什么长进。

法海:阶下之囚,竟仍频出狂语!

白素贞:你放心,以你现在的状态,这雷峰塔,迟早是关不住我的。

法海:哼,走着瞧!

白素贞:哎。不说你也罢。左右今天无事,眼下我也出不去,索性把这些事情,与你和尚好好说道说道吧。

法海:善哉善哉!愿闻其详。


08

白素贞:你说我打上金山寺去抢许仙,是因为钟情于他,实在是小看我了。

法海:哦?何以见得?

白素贞:我在峨眉修行千年,自然知道轻重缓急。

法海:嗯?

白素贞:三界一切的事,都是小事,唯有修炼,是大事。

法海:哈?

白素贞:我自开始把心思用在修行上之后,就再也没有考虑过别的。当然我们妖精也不是不动情,只是我们绝对不会把这么不定性的玩意当成这一生最重要的事情。

法海:你说,情是不定性的?

白素贞:这是自然。

法海:为何?

白素贞:我活得太久啦,虽然是在山里,但那些飞禽走兽恩恩怨怨分分合合,看得还不多么?情就是要变的,不可能持久的。

法海:所以你求的是长久?

白素贞:当然求长久,谁不是求长久?

法海:可是世人皆在传颂,你来人间,是为偿给许仙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09

白素贞:噗!大师啊,你一个修行多年的出家人,怎的还和世间常人一个思维看问题?

法海:说了不要来教训我!就算你不求爱情,你也是来人间感受真爱!老衲断不信别的!

白素贞:人间能有真爱?大和尚,你是不是敲木鱼敲傻了呀!

法海:你这妖精,怎的都不注意修口!!

白素贞:好好好,我修口,修口。大师,你修行,是求什么?

法海:阿弥陀佛!老衲求的自然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白素贞:噗……

法海:嘶……

白素贞:好好好,大师心存高远,其志弥坚。

法海:且不说老衲!你说你不求情、不求爱,求的是长久,那你讲讲,多久才算长久?

白素贞:和尚啊,你不懂啊!长久不是一个时间概念,而是空间概念啊!

法海:哦?

白素贞:三界之内,没有真正的长久。唯有跳出三界,才能得到长久,也就是永恒。

法海:跳出三界?那岂不还是想要得一个正果?

白素贞:正果邪果我不管,总之我就是要跳出轮回,我就是不要再受制于因果!

法海:此事甚大,此举甚险!既然如此,为何你还要执著于自己这一世?入了轮回等来个人身再修不是更好?

白素贞:和尚啊,我看着你就知道,人要修行,有多难啊!


10

法海:论理就论理,说话就说话,干嘛又来编排我?

白素贞:你看你,年纪一大把,须发全白,看起来仙风道骨,也被人当做得道高僧,还不是连我这只妖怪的一句话都受不了,立刻就要来质怪?

法海:你休要讲这些歪理!

白素贞:哎。大和尚啊,人心太复杂了,真要修行,谈何容易啊!我也是怕,若我真的又入了轮回,那孟婆汤一喝,哪里还记得这一世的愿望。

法海:阿弥陀佛!此志若坚,定能如愿。

白素贞:是啊,我也知道是这样。可是我害怕呀!人间,才最是凶险啊!

法海:笑话,人间哪里凶险?

白素贞:人间的迷最重,自然凶险。

法海:哼哼,既然如此,你还来?

白素贞:啧~!你没看我都不敢投身成人,仍用我这修了千年的心智,披了一张人皮,你说我多小心?

法海:再小心又有什么用呢?你不是说妖精修炼得不了正果?

白素贞:是呀。我也是在尝试,没有人这样干过,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功。

法海:尝试什么?

白素贞:我想拿许仙的精气,给我自己炼出一个人身来。


11

法海:你说什么!

白素贞:瞧你吓的~我们做妖怪的,不想着吃人已是不易,我想用他的精气炼自己的人身,有那么可怕么?

法海:你可知道,这是要遭天谴的!

白素贞:哼,天谴天谴,我们生来就不是人,想要修行就注定得有那么一劫。伸脖子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怎么也要试一试!

法海:你入了轮回起码还有机会,若要遭了天谴,少不得就要灰飞烟灭呀!

白素贞:哼哼,宁可明明白白地死,我也不要像外头那些人一样,迷迷糊糊地活!活到最后的最后,不还是死!

法海:你这女子,好狠的心肠!我收你果然是对了!

白素贞:呵呵,是呀,大师收了小妖,功德无量!

法海:去!


12

白素贞:当年我那么着急,打上金山寺抢人,是因为我那个人身,已经炼得七七八八,只差一点,也断换不了别人来採气了。

法海:所以你才不惜水漫金山?

白素贞:嗯。不然我在人间,一直小心翼翼,就怕被天庭发现,哪敢那样神通大显?

法海:嗯,看来当时是真的急了。

白素贞:是呀,大师,你当时是踩到了小妖的七寸了。

法海:阿弥陀佛!老衲当时也是看那许仙,满面黑气,印堂红光全无,料得他定被妖精缠住,再不脱身,性命无望。

白素贞:嗯,你一定以为那不过就是个过路的妖怪,没想到遇上了我。

法海:这个,这个,是你不是你,那许仙,老衲都是要救的!阿弥陀佛!

白素贞:哼哼,也只有过路的小角色才会那么不小心让人能看出来是被妖精附了体,我若不是天长日久,把他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占了七七八八,怎会被你看穿。

法海:你说得轻巧,那也是一条命啊!跟你同床共枕那么多年,还生了一个孩子啊!

白素贞:生孩子?你竟真的信!

法海:可你那儿子许士林,一直在外头长得好好的呀!

白素贞:哈哈哈!算来,他也十八岁了,该出息了。

法海:是呢,前些天高中了状元,总要去金山寺找他爹,许仙不见他,他就哇哇哭,不走。

白素贞:嗯,是很出息。

法海:善哉善哉,小白蛇,你为许仙育出一子,高中榜首,也算功德。

白素贞:我是说他懂得去你那金山寺哭闹,颇有出息!

法海:这,这是什么道理?


13

白素贞:现在还不能与你说这件事。

法海:小白蛇,你莫要再耍什么诡计!

白素贞:哎呀大师~!奴家都被您英明神武地关在这塔底十八年了,那还有什么诡计可施啊~!

法海:阿弥陀佛!料你也翻不出大浪来了。

白素贞:是呢,是呢~!

法海:那许仙这些年,像换了个人似的,虔心礼佛,真真要把七情六欲断绝了。

白素贞:他三魂七魄几乎都要归了我,只剩下一个空壳,不断绝也得断绝。

法海:阿弥陀佛!你这妖精,看起来柔柔弱弱,坊间也都传你心地善良,跟个菩萨一样,怎的竟是这样歹毒?

白素贞:我跟你说过了,我是来修炼人身的,不是来经历人间的。不必再拿人间的标准来评判我的对错。

法海:你这妖精啊,忒也绝情!

白素贞:我们蛇类,生性冷漠,情不情的,看得根本不重。

法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白素贞:莫要说我,许仙也是一样吧。当初你把他救走,其实他感恩戴德吧?

法海:嘶……你知道?!


14

白素贞:我当然知道。

法海:那你还来救?

白素贞:我哪是救?我是来抢。

法海:他被我接走的时候,真的可以说是欢天喜地。

白素贞:是呀,毕竟见过我的真身,再怎么骗他哄他,也不行了。

法海:你是说他被你吓死那一次?

白素贞:嗯。

法海:我听说你曾上天入地地救他,外边的人……

白素贞:外边的人都骂你多管闲事拆散恩爱夫妻吧?

法海:对呀!

白素贞:哈哈!世人都是最好骗的。

法海:好骗?

白素贞:是啊,我一个妖精,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凡人的生死上天庭闹地府?我还想不想活了?

法海:那你是怎么把许仙救活的?

白素贞:我们峨眉之巅长有一种非常罕见的草药,能肉骨生肌、起死回生,只是外人不知道,只有我们这些在山中修行的小兽知晓。

法海:于是你就去取了这药来救他,却对外界说你上天入地了?

白素贞:这话我可没有说,只不过当时一着急也没顾上行踪,飞来飞去让人给瞧见了,他们就自行杜撰了吧。

法海:能在人间把妖精做到你这个程度,也算能耐。

白素贞:说难也不难,不过是世人心中都有求,我身怀千年道行,满足一两个凡人的愿望还不用当回事,久而久之,他们就信你了。

法海:信到即使知道你是条蛇妖,也不怕你?

白素贞:对啊,你看他们怕我么?现在还不是在茶余饭后骂你多管闲事拆散我与许仙的恩爱夫妻?


15

法海:咳咳……也罢,老衲不怕担此骂名。

白素贞:哼哼,大和尚,你虽然生来就是人,却不如我这条蛇懂得人心。

法海:此话怎讲?

白素贞:呵呵,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人心,是可以杀人的。

法海:你休来与我危言耸听!你且说,你当初那样费力救许仙,是不是也是怕他死了你的人身练不成?

白素贞:是啊!他死了,我这几年就白费了功夫了!

法海:但你大可重新再来呀!

白素贞:我怎能放任他被我的真身吓死,好叫他到阎王跟前去胡说!阎王虽不管阳间的事,但我偷了一个活人的阳寿,他总是要过问的。

法海:难得你还有点敬畏之心。

白素贞:那当然!我再跋扈,也知道天大地大神大,宇宙天条可是绝对公平、不容质疑不容触犯的,断不可能蠢到自己去撞枪口。

法海:善哉善哉,算你识相!还有别的原因么?

白素贞:我不是说过了么,人间凶险,人间凶险,但凡我能在人间少呆一天,就断不会让自己多留一个时辰。

法海:又来,好吧!你倒是说说,人间到底凶险在哪?


16

白素贞:这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我只跟你讲讲,我最险的一回吧。

法海:难道不就是水漫金山?

白素贞:呵,其实那时候我心里已经知道大势已去了,只是实在不甘心,非要再搏一把。

法海:你个妖精,贪著呀!

白素贞:嗯,任谁都得有个死穴。如果是现在的我,未必会再那么做了。但当时我眼看着自己多年辛辛苦苦经营、马上到手的鸭子被你个臭和尚给打飞了,我毕竟是兽类,护食是天性,所以这口气自然怎么也放不下的。

法海:哎,离事太近,总是不理智的。

白素贞:嗯,是这样。今天的我,绝不会这样做。

法海:不说这个了,你说说,你认为最险的一回是哪件事?

白素贞:还不是小青那个不懂事的,好死不死去缠那个什么什么,哦!张公子。

法海:哦?

白素贞:你不知道这件事?

法海:不知道。

白素贞:怪不得你没有抓小青。

法海:啊,哈哈。

白素贞:咦?不对!莫不是你当时对付我就已经手忙脚乱了,再也弄不了另一个了?

法海:这个……上天以慈悲为怀,怎能赶尽杀绝。

白素贞:呸!好听的都叫你说了。

法海:咳咳,那,那张公子怎样了?

白素贞:估计已经死了。


17

法海:白素贞!你竟放任青蛇在阳间闹出人命!

白素贞:人命怎么了?这不是大问题。

法海:人命关天!这还不是大问题,什么是大问题?!

白素贞:一看你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我们做妖精的,在人间弄死个把人算什么事?关键是小青这个不长眼的,太不小心,简直恨不得把自己褪下来的蛇皮都套在人家身上。

法海:哈?

白素贞:哎呀,就是她搞得太明显了的意思!

法海:哦。

白素贞:你这个和尚……

法海:打住,说你的事儿!

白素贞:好吧。小青年岁小,我们蛇性又主淫,她跟在我身边,日日看我与许仙欢好,自免不了心中发痒。

法海:阿弥陀佛!你休要讲这些细节!

白素贞:这怎么了……哦!嘿嘿,大师,你也心中发痒么?

法海:住嘴!快说!

白素贞:又住嘴又快说,到底是住嘴还是快说?

法海:住了那没遮拦的嘴!说该说的事!

白素贞:好好好,我说~!小青她修行日浅,心智尚不全,所以不能明白我到底在做什么,我也不好与她说太多,只想着,我先来试试看,如果这个方法好用,再慢慢教给她。谁想到她竟以为如我这般与凡人纠缠是件快活事,随便在街上看好一个就去惑了人家,从此夜夜承欢,通宵达旦。

法海:叫你不要说这些细节了!

白素贞:我哪里有说细节?

法海:什么夜夜……什么通宵达旦!

白素贞:若这就算细节,那我这故事也没法说了!

法海:你且捡紧要的说!

白素贞:好好好……这老和尚……

法海:说你的!

白素贞:知道知道~!短短半个月,小青就把人家好好的一个青壮男子,给吸得只剩了一张皮,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法海:那你没有搭救那张公子么?

白素贞:我干嘛要救他?有什么好救的?我并不在意小青在外面胡闹弄死个把人,只要不是太严重,总是有办法遮掩。

法海:那你指的凶险事,是指什么?

白素贞:自然是说,小青她道行尚浅,在人间这情场中一泡,男女之味一尝,竟也对那张公子情根深种,不能自拔了。


18

法海:这有何凶险?

白素贞:你也是凡人,也在这情场之中,自然看不清楚,这情,实在是一张大网。

法海:哦?

白素贞:这张大网看起来是无形的,凡人最多也就知道,月老那里为每个人都与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一个扯上了红线。其实线与线之间,交叉更迭,不就是一张网么?

法海:那这网是做什么的?

白素贞:自然是网住人间的一切生命,不让他们跳出网来。

法海:此话怎讲?

白素贞:我说的人间凶险,指的就是人间的一切,都是要让人持续迷在红尘之中,断无冲破迷障,跳出三界的可能。

法海:噫!胡说!我佛慈悲为怀,传下佛法就是为了普渡众生!

白素贞:哼哼,大和尚,我来问你:如果众生不被障碍,那佛祖又为何要来渡呢?

法海:这……

白素贞:所以我说,人间凶险,是因为人心泡在情中,想看清这世间,立志修行,太难。

法海:好吧,我不与你争论这一层,你只说那小青动了情,为何你凶险?

白素贞:她离我太近,她动了情,就会被情网捆住,而后一举一动都会被天庭觉察。且,她动了情之后,便再也不能认真在我身边修行,势必会对我造成干扰。

法海:哦?

白素贞:只要入了这个场,都会慢慢被迷住。我每天都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保持自己的清醒。若我身边最亲近的人,开始整日与我念叨这人情的好处来,我也将很快溃不成军。

法海:哦……

白素贞:其实当初我选许仙,也是看他内里能量虽然充盈,但表象却弱,相对好控制。且,他不是我中意的类型,我信自己断然不会对他生情,才放心与他结为夫妻。

法海:什么?!


19

白素贞:很惊讶么?我既知世间情网的凶险,选一个不会让自己生情的人做夫君来炼人身,很难理解么?

法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你这妖精,心机太深!

白素贞:哈哈!和尚,我活了一千年,不是白活的呀。我既要跳出三界,就总要把自己的天性秉性摸得清清楚楚,不然怎么才能做得到啊?

法海:唉。也算你心志够坚。那张公子后来怎样?

白素贞:我为了断小青的情根,把她抓到张公子跟前,念个忘字诀,让那张公子把与她相关的一切都忘了。

法海:这也算善举。

白素贞:是的,我那次实在是要为了小青好的。

法海:哈?

白素贞:你是不知道,那小青非要嚷嚷说,哪怕张公子知道她是妖怪,也断不会嫌弃;哪怕张公子把什么都忘了,再遇到她也会再次爱上她。我说好,既然你非要这样想,我就成全你,让你看看他到底是为什么爱你!

法海:哈?

白素贞:我就把张公子的记忆抹去,又把小青身上的媚术封掉,她眼看着那人心里的情愫哗哗褪掉,也眼看着那人第二天跟没事人一样调戏丫头,又眼看着那人在街上再遇到她内心毫无波澜,我又安排了另一个过路的小妖去媚了那人一下,小青眼看着他又被人家媚走了,这才死心。

法海:唉!这一番好算计!

白素贞:嗨!大师,我跟你讲,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我真的如临大敌。小青不是个凡人,就算是我,也不能动动指头就把那根情丝拔掉,我拔不掉的。定要她自己在心里疼了难受了绝望了,才能死心,才算永绝后患。

法海:我本以为,你让张公子忘掉一切,是为他好。

白素贞:他与我非亲非故,又给我惹这么大麻烦,我干嘛要为他好?

法海:可毕竟是一条无辜的人命。

白素贞:他没有色心,就不会遭此大难。事实证明,色心不除,第二次再遇到危险,仍然会掉进坑里。

法海:那他最后……

白素贞:我没问。那小妖最初听我叫她去媚那张公子,满心不乐意,因为他其实已经没什么油水了。但她又不得不听我,只得去了。估计是不会轻易放过他。

法海:那岂不是……

白素贞:所以我说,估计是死了。嗨!管他呢。


20

法海:你刚刚说不能让许仙被你真身吓死到阎王面前胡说,这时张公子可能被你们害死你又不管,这是为什么?难道不怕张公子也到阎王面前告状么?

白素贞:啧~!你要知道因果,你就得会用这个因果啊!

法海:哈?

白素贞:那许仙可是活活的无辜受累,被我找上了门,当初要哄他成亲也十足下了一番功夫,他里里外外都干干净净,毫无错处,死了自然是我的麻烦。可那个张公子呢?自己色胆包天,身体都那个样子了见到漂亮姑娘仍然举止轻浮色心不死,他求这个,在这个事情里头死掉,谁会管他?

法海:你是说……

白素贞:他自求牡丹花下死,全天下也就只会告诉他,做鬼也风流,谁会管他真做了鬼还能不能有心情风流!


21

法海:白素贞,你瞒得我好啊!瞒得全天下好啊!

白素贞:我瞒了什么?

法海:你把自己搞得跟个在世活菩萨一样,日日在那保和堂义诊,行善积德,又做出一副夫妻恩爱的样子,当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蛇妖变的,你就说自己是来报恩的,让大家更拥戴你。没想到,你竟这样恶毒无情!你这一番算计,实在深沉啊!

白素贞:呸!你当我喜欢与那些凡人来往么?实话跟你讲,我看他们,就跟你们凡人看猪,是一样的。

法海:此话怎讲?

白素贞:不过是一口吃的而已。

法海:难道你……

白素贞:你放心,我来人间数载,从未吃人。说起来,我还真是亏了自己了。

法海:你!孽畜就是孽畜!

白素贞:哈哈哈!当年收我的时候你就这样说我,今天又来!

法海:善哉善哉,老衲真替那一方百姓后怕呀。

白素贞:不必后怕,我断不会真的吃人。我只想要他们的精气,一方面盖住我的妖气,一方面继续修炼我的人身。

法海:你不是说,水漫金山时就已经知道大势已去,怎么还不死心?

白素贞:不可能死心,也没必要死心。不然,我何必来人间吃苦?

法海:你净想着怎么吸人精气炼自己的人身,天天害人,何苦之有?

白素贞:你明明只看我治病救人,何来害人之说?

法海:你已经把话说成了这样,老衲再不懂,也就真的算是白活了。


22

白素贞:哈哈哈!好呀,大师,你且说说,我是如何行善积德治病救人地在害人?

法海:你仍然在用因果法。

白素贞:哦?

法海:你用妖术替世人治病,又不收钱,就是为的拿走人家身上的功德和先天精气,炼你自己的人身!

白素贞:哎呀呀!大师啊,通透啊!

法海:白素贞,十八年前我既能封了你,今日就依然能把你继续锁在这塔里,只要有我法海一天,你就绝不可能得逞!

白素贞:哎呀大师,我都被你关了十八年了,还能翻出什么浪啊~!有什么坏心思,那也都是以前的事儿了~!

法海:阿弥陀佛,最好如此!

白素贞:是呢是呢,大师,就是如此,就是如此!

法海:哼,少来捋顺我!你还没说,在人间怎生苦法?

白素贞:大师,先不说那些,你看我生得美么?


23

法海:孽畜!你竟妄想来勾引老衲!

白素贞:臭和尚,你想得美!

法海:你……

白素贞:我就是问你,我生得这副好皮囊,在人间,真能好到哪去?

法海:这……

白素贞:那些男的看我的眼神,我不用抬眼都觉得恶心。偏偏我还不能媚了他们採他们的阳气。那些女的呢,看我的眼神简直比我的毒牙还毒,偏偏我还不能一尾巴把她们甩死解气。

法海:这……

白素贞:我们山里从不这样。没有人会关注别人,大家都只顾自己。想怎样,就怎样,那才叫自在。

法海:……

白素贞:我在人间,就得顾忌人间的道理,毕竟要用这一层道理来让人信服我。可是哪那么容易啊!那些人啊,一人一双小眼睛,都盯着你,死死盯着你,就像我们在山里盯着猎物一样,可是他又不会冲上来与你缠斗,只是那样盯着你,如芒在背,却永远不给你个痛快,难受极了。

法海:哦,你是指人言可畏。

白素贞:不只是人言可畏,人眼也可畏啊!你是不知道,当时我真的感觉到,每个人都在努力找我的错处。而我又必须在这一个地方,长久地生活,所以只能让自己看起来亲善、祥和,乐善好施,还得跟许仙演得夫妻和睦鹣鲽情深,让男人看了我这副好皮囊也生不出邪念,叫女人看了我这副好皮囊也不会妒忌。

法海:这么一说,是不太容易。

白素贞:是呢,大师,小妖苦啊~!嘤嘤嘤~


24

法海:唉!快不要哭了,好在都过去了。

白素贞:嘤嘤嘤……

法海:哎呀叫你不要哭了……嘶……你这孽畜,竟拿媚术来惑我!

白素贞:哈哈哈哈哈!聊得太久,开个玩笑,玩笑。

法海:你给老衲放尊重点!

白素贞:好好好,一切都听大师的。

法海:你刚刚说人间苦,又需要一个人来吸取精气,那为何不把那许仙绑了回山里,岂不两下自在?

白素贞:大师,我不是说了么,我身上妖气冲天,若不是在那乌烟瘴气的人间,根本盖不住啊。

法海:哦!原来你宁可与凡人周旋,也要藏在人间,竟是为了这般。

白素贞:是了是了~!你说我苦不苦?

法海:还可以吧,后来不是混得顺风顺水的么!

白素贞:是啊,不容易啊。你要知道,我每天看着他们,饿得多难受啊!

法海:额……

白素贞:要知道,人肉可是最好吃的……

法海:住嘴!孽畜!已经在我这塔下压了十八年,竟还想着吃人!

白素贞:大师啊,你行行好吧,这十八年我连个耗子的没吃着啊!吃不着还不让惦记了?

法海:似你这般,执著不去,如何修行,如何跳出三界!

白素贞:我啊,已经放弃啦!水漫金山那一天,我就知道,此生正果无望了。


25

法海:那你以后打算如何?

白素贞:我罪孽深重,还能打算如何?自然是苟且偷生。

法海:可老衲听你言辞,好似并未诚心悔改。

白素贞:我有何可悔改的?

法海:你害了许仙,害了张公子,害了这一方百姓,怎的还不知悔改?

白素贞:我做事都是为了自己,做之前就想得很清楚,所以有此一劫,我也不怨。悔什么悔?

法海:你就不怕我把你说的话传出去,让你身败名裂?

白素贞:那又如何?我身在这塔里,外头的声名能奈我何?且,就算我能听见他们的评判,也都不过是实情,我有何可惧?

法海:你就不想想你的儿子,他有你这样的母亲,该如何自处?

白素贞:哈哈哈!你难道不知,我自有能力,护着他么?

法海:不就是你剪下的头发被他当做香囊戴在身上?那能挡住比你不济的妖邪,哪能挡住涛涛人言呢?

白素贞:不不不,他该与我一样,并不在意人言。

法海:他也是肉眼凡胎,怎么可能不在意人言?

白素贞:哪个告诉你,说他是肉眼凡胎?


26

法海:他最近日日上金山寺来叫门,是否凡胎,老衲还不清楚?

白素贞:他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

法海:可他父亲毕竟是凡人。

白素贞:哈哈哈哈哈!说到现在,你竟还在相信,他是我与那许仙的儿子?!

法海:怎么,难道他不是么?难道他竟是你与别人生的?

白素贞:呸!你这老和尚,怎么这样不正经?

法海:老衲如何不正经?还不是你说的?!

白素贞:我只说他不是我与许仙的儿子,你竟就想到那样腌臜的事情上去了,还不是自己心里不干不净!

法海:白素贞!老衲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来编排我!

白素贞:哼哼,老羞成怒,必然有鬼。

法海:你!

白素贞:我不与你在此争论纠缠,今日时机正好,我便让你知道个明白。

法海:好,你说。

白素贞:那许士林,就是当初我炼出的人身。

法海:什么!


27

白素贞:大和尚,我发现你的想象力太差了。我都把话说到这里了,你听见这个话,竟还能这样吃惊。

法海:可那许士林,明明就是凡人一个,还是文曲星下凡,还高中了状元!

白素贞:哈哈哈!文曲星下凡?你看见了?听谁说的?

法海:所有人都这样讲!

白素贞:就因为他出生的时候,天上红光弥漫?

法海:这难道还不足称异象么?

白素贞:如果我说,那是我做的障眼法呢?

法海:你生产之际,还能施法?

白素贞:大师啊,我已经说了,那不是我的孩子,那只是我炼出的人身。何来生产啊?

法海:你,你竟然……

白素贞:当年水漫金山之后,我知道自己原本的计划根本行不通了,天庭会永远给我记上这一笔,断不会容我跳出三界之外。而我还能留在三界内苟且偷生,仍是因为因果——你救许仙心不纯,我去抢人就占一部分理,而我们双方争斗最终引发的那桩惨案,案底真的得是我们一人背一半。你现在觉得自己没受什么影响,只是你还活着的时候,天庭或者地府都不急与你清算,因为你早晚要还。

法海:……

白素贞:于是我借口自己要生产,与你要了一些时日,可对?

法海:善哉善哉,有这事。

白素贞:我在那些日子里,什么都没有做,苦思冥想,得出了另一套方案。

法海:什么方案?

白素贞:能让我即使只在三界内,也可以自在逍遥,不入轮回、不还业债、不受管制的方案!


28

法海:你说什么!

白素贞:我罪孽深重,不能再有别的打算,也真的只能这样,盘桓在三界内,提着一口阳间的精气活下去。只要此身不死,不入轮回,我就可以不必急着还业——至少,天庭地府不会主动来找我清算,毕竟我的阳寿都是我自己赚来的。

法海:哼,赚来的?无非是从凡人身上偷来的吧!

白素贞:这个自然,我之前把他们看做食物,如今把他们看做牧草——专门长出精气与阳寿来,供我收割享用。但也不能算是偷,只不过是换而已。

法海:白素贞,你痴心妄想!

白素贞:和尚,我说过了,我比你更懂人情,其实,我也比你更懂因果。所以,我做的一切,都在布置因果。

法海:此话怎讲?

白素贞:你可知道我在人前偷偷扮过菩萨?

法海:阿弥陀佛!白素贞,想不到你竟能如此大胆!

白素贞:是的,这是很大胆。但,你可知道,我为何能如此大胆?

法海:善哉善哉,老衲自然不知。

白素贞:哼哼,因为因果管着我,也管着人心——只要你情我愿,谁也管不了。

法海:你是说……

白素贞:是的!人心狂妄且愚蠢,妄到蠢到敢求菩萨和佛祖来为他治病、消灾、增财,菩萨和佛祖怎么可能来满足人的私心?所以就我来。我这些年,我忍着饿、忍着恶心、忍着恼怒,逼着自己在人间夹着尾巴捏着鼻子,在保和堂治病救人,医药能治的病我治,医药治不了的我还治,就是要从他们身上拿走我要的东西,同时,也要让他们在这些蝇头小利的驱使下,对我顶礼膜拜,言听计从!

法海:好你个恶毒的孽畜!竟敢如此放肆!

白素贞:哼!我左右不过是一只妖怪,成不了正果了,还在意那么多干嘛!其实人心若能想要修行,或许真的会如你所想,是盼着这世间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人人都能知法通道,为这个去修。但我不是人,我要修行,无非就是为了一个不受控制的自在,长久的自在!

法海:所以你就要在人间扮假菩萨?!?

白素贞: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以一届妖身,藏在人间行神事,受万民朝拜,享一方香火,收割所有来拜我的人的精气、功德、阳寿,让自己这戴罪之身一直活下去!大和尚,你说这事是不是很有可行性?

法海:阿弥陀佛!贫僧认为,断无可能!


29

白素贞:哦?为什么?

法海:先不说你那些年做的铺垫能得到怎样的效果,只说你在这塔中十八年,世人哪怕当年觉得你好,但今天早就把你忘了啊!

白素贞:所以,我才有一个“文曲星儿子”在外头,高中了状元不说,还日日哭喊要见爹娘啊!

法海:你!难道说!你!

白素贞:哼哼。我既惧怕人情这张网,就得认真了解这张网。到如今我敢说,没有人比我更懂人情。

法海:所以你把许士林当成遗孤扔在外头,叫许仙的姐姐姐夫好生抚养,等他长大,再来提醒世人,有你这么一号人物?

白素贞:当然。他必须优秀,才能衬得我报恩的举动更加纯粹光正。他也必须孤苦,才能不断提醒世人,我与许仙曾经多么相爱,如今的下场又是多么可惜。所以我在他“出生”的时候为他做法,让所有人都看见家里房顶红光满天,知道这孩子绝不简单;然后我再让他长得白白嫩嫩,从小只知道努力,叫他自己咬着牙拼命考个状元回来,红袍加身。而后,就可以什么正事都不做,只单单去你那砸门哭喊,或者来我这雷峰塔前磕头跪母了。这一番安排下来,就是为了在十八年后依然提醒世人,我白素贞为了报恩给许仙生下的儿子,这么优秀,这么年轻,这么美好,这么孝顺,却又被你害得这么凄惨!

法海:停!你不要说了!

白素贞:哼哼,大师,你听懂了?害怕了?

法海:老衲这就去把那个孽畜也收了!

白素贞:收?你凭什么收?我是个妖身不假,可他却是实实在在拿许仙的精气炼成的,实打实的肉胎!

法海:你是说……

白素贞:是了,我成功了,他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是个人身!


30

法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小白蛇,你这孽畜,你简直无法无天!

白素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师,事到如今,你已经输了。

法海:老衲怎生输法?

白素贞:我不是说了么,人心,是会杀人的。不仅杀人,还会吃人。且,他们还会觉得,自己很正义。

法海:你说什么?你说清楚点!

白素贞:我是在告诉你,那许士林这几番哭爹跪母,动的都是人心。他哭得越响,跪得越久,人心对我就越是怜悯和归顺,而对你如何,似乎就不比我说了吧。

法海:你,你难道……

白素贞:哼哼,你今天来,也无非是因为那许士林搅动了你的心,你才会来。

法海:这……

白素贞:而你问我这么多问题,与我说这么多话,最该问的一句,却始终没有问。

法海:阿弥陀佛!老衲该问你什么?

白素贞:法海,你该问我,恨不恨你?

法海:你说什么!?!


31

白素贞:我说,法海,你最该问我,恨不恨你?

法海:阿弥陀佛!你要作甚?!?

白素贞:哼哼,法海,我若没把这个人身炼成也倒罢了。你可知道,我把这人身从我肚子里扯出来的时候,心里作何感想?

法海:你,你……

白素贞:我修行千年,又在人间隐忍数载,一朝功成,却被你拦腰斩断了即将到手的果位!

法海:白素贞,你休要胡言!

白素贞:我哪里胡言?若不是你逼我水漫金山,我今天早用这人身回到山里继续修行,正果是迟早的事!

法海:那水漫金山,明明是你自己执著不放,犯下的大错!

白素贞:还不是你,勾起了我的执著?!

法海:你怎的不讲道理……

白素贞:哈哈哈!我一个妖精,和你个死秃驴,讲的什么道理!!!!!!!!

法海:你休要猖狂!就算你计划再周详,心机再深沉,也无用!

白素贞:你是说,我出不去这雷峰塔,一切就都是妄言是么?

法海:阿弥陀佛!这个自然!不论你要怎样算计,出不去这雷峰塔,总是无用!

白素贞:我不是说过了么,以你的修为和心智,这雷峰塔,断断关不住我!

法海:什么?!


32

雷峰塔被人从外打破,打斗声不绝于耳。

白素贞: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我说的什么!

法海:守塔天兵何在!

白素贞:你还要靠着那两个闲人,靠到什么时候!

法海:你把他们怎样了?!

白素贞:我与他们隔着塔门,十八年,自然弄了清楚,该怎么对付他们!

法海:你快说!你把他们怎样了!

白素贞:许士林高中了状元,有了人间天子的加持,一身威德,喝住两个小兵,不在话下。

法海:那他们也断不至于束手就擒!

白素贞:你忘了,我还有小青。

法海:什么?那青蛇?

白素贞:是呀,他们两个一文一武,左右配合,把那两个饭桶搞定,还是问题么?

法海:你你你!你真的不怕自己最后身形俱灭!

白素贞:怕?我怕得要死!所以得给自己一个好安排!

法海:再怎么安排,也断逃不开天条!

白素贞:你放心,从今天起,我将在人们的心中,从妖变成神,他们将自愿供奉我,赞颂我,求我。与你的那颗嗔心一样,只要你的心不死,我就可以留在这世上,对照你那颗心!

法海:你是说……

白素贞:从今往后,只要世人的求心不死,我就将一直留在这世上,对照万千世人的心!

法海:你疯了,你真是疯了……

白素贞:我对你说了,你谈情色变,不可能做好修行。情是这三界内最大的力量,我能惧祂,现在也能用祂!

法海:阿弥陀佛!白素贞,老衲不信你这一番算计真能得逞!

白素贞:哈哈哈哈!法海,你难道不知,在你的反衬之下,我已经从一个普通的蛇妖,变成了情中圣贤?

法海:情中圣贤?

白素贞:后世的人们,再也不会怀疑我来人间报恩的意图,因为他们想要恩情;他们也再也不会怀疑我对许仙的深情,因为他们想要爱情;他们更不会怀疑许士林到底是不是我与许仙的儿子,因为他们想要亲情。他们活在情中,就得在这情中,对我白素贞顶礼膜拜!

法海:不!不能这样!

白素贞:法海,你倒说说,为什么不能这样?

法海:人妖殊途,人妖殊途啊!如果世人都认可了你和许仙的爱情,也看到了你伪造而来的善果,定然再也不信这一条啊!那,那,那世人可就危险了!

白素贞:对!从此世人将不会再去判断人妖之分,只做有情和无情的判断——只要有情,别说是妖精,什么阿猫阿狗野鸡臭虫都是好的!我白素贞,就是要为我们妖精,走通这一条路!让我们妖精,从此在人间,能有一席之地!我不仅要让他们人来拜我们,我还要让他们来爱我们,向往我们,甚至放弃人身来当妖怪!这就是情的力量!哈哈哈哈哈!想不到你这老秃驴,竟在临死之前,聪明了一回!


33

法海:蛇妖住嘴!

白素贞:怎么,终于意识到,自己活不过今天了么?

法海:阿弥陀佛!老衲不但今日要活着,还要长久地活着!只要老衲活着一天,你这一番算计,就断然不会得逞!

白素贞:法海,你难道不知,这一番计谋,我都讲给你听,就是为了让你死个明白么?

法海:白素贞,你要战便战,老衲何曾怕你!

白素贞:哈哈哈!死秃驴,你明知我恨你入骨,怎么还以为我会亲自动手,让你死得那样痛快?

法海:好,你不动手,我来!喝!

法海祭出钵盂,要擒白素贞。

许士林和小青终于料理完两个天兵,拎着目光空洞的许仙,冲进塔内。

许士林:法海,住手!

小青:士林,不必多说,让开!

法海:好呀!一起上吧!老衲一朝料理了你们,为人间永绝后患!

白素贞:哼哼,死到临头,竟还这样自大!看招!

白素贞使出法术将法海捆了个结实,扔给许士林。

许士林:娘!孩儿……

白素贞:行了,就咱们几个,演什么演!

许士林:嘿嘿,嘿嘿。

白素贞:外面什么情况,怎么做的,来了多少人?

小青:姐姐,我半年前就开始找到当初受过我们恩惠的人,让他们旧病复发,然后一个个提醒他们你的好处,并告诉他们只有你才能救他们,鼓动了不少人。再加上士林这些天的几番哭喊,也让人心中对姐姐越发亲近,临近大事,我们俩又游街串巷,喊了好几天,说白娘娘要破塔而出,解救世人啦!这不,听说我们今天攻塔,外面来了几万人呐!

白素贞:做得好。走,咱们的大戏,还剩最后一场。

许士林:嗯!


34

雷峰塔外,数万人集结。

人群:砸掉雷峰塔!救出白娘娘!

人群:白娘娘!活菩萨!

路人甲:这新科状元,真是了不起!

路人乙:是啊!还这么孝顺!

路人甲:是啊是啊!虽说是个蛇妖生的……

路人乙:可不敢!什么蛇妖不蛇妖的!只要对咱老百姓好,那就是活菩萨!

路人甲:是啊是啊,我娘的病就是她给看好的,看我们穷,还不要诊金,真的是活菩萨啊!

二人一起跟着人群喊:白娘娘!活菩萨!

白素贞一行从雷峰塔内出来。

白素贞悄悄做法,空中风雷大动,看来一片祥瑞。

人群:白娘娘!活菩萨!白娘娘!活菩萨!

法海:不要啊!别信她!你们别信她!

路人甲:快看啊!那是那个棒打鸳鸯的法海!

路人乙:好个秃驴!白娘娘那么好,治好了多少乡亲!你竟不问青红皂白,抓了白娘娘一关就是十八年!

路人丁:对!幸亏咱们新科状元郎有本事,能把这雷峰塔砸开,救出白娘娘!

法海:不是这样的!阿弥陀佛,不是这样的!她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妖怪啊!

路人甲:事到如今还在冤枉白娘娘!

路人乙:这秃驴太坏!

人群:法海死秃驴!死秃驴!

白素贞做法使空中云朵下降,与空壳许仙、小青和许士林登上云头,瞬间换装,做菩萨模样。

路人甲:快看啊!白娘娘就是菩萨!

路人乙:快看啊!白娘娘飞升了!

路人丙:还愣着干什么,快跪下拜菩萨啊!

人群纷纷下跪:白娘娘,真菩萨!白娘娘!真菩萨!

白素贞:乡亲们快快请起!

人群纷纷磕头:白娘娘!真菩萨!白娘娘!真菩萨!

白素贞:快快请起!我这就去了,今后若再有疑难杂症,只要在我的金身庙宇燃上一炷香,虔心求我,我定然来救!

人群疯狂磕头:白娘娘!大菩萨!白娘娘!大菩萨!

法海:不能啊!不能拜她啊!她是个骗子啊!她就是个妖怪啊!!!

人群:看那法海还要诋毁咱们的大菩萨!

人群:这恶僧该死!

人群:打死他!打死他!打死他!

人群:对!打死他!扔他到西湖里头喂螃蟹!

人群:打死他!喂螃蟹!打死他!喂螃蟹!

云头上,许仙眼神依旧空洞,小青笑眯眯看着人群行凶。

许士林小声问白素贞:娘,就这么看他们打死人,合适么?毕竟我们演的是菩萨和神仙呐!

白素贞:没关系,这种时候,人根本想不明白那许多。

许士林:那法海也是个有能耐的,会不会打不死他?

白素贞:不可能,他再有能耐,也不敢对凡人动手,只能乖乖等死。也只有让他这样死在他心里觉得自己在保护的人手里,我才解恨。

许士林:娘,您可真厉害!

白素贞:哼,日子还长,你慢慢学吧!

许士林憨憨作答:哎!


35

小青回头看了看白素贞,满意一笑。


更高的云头上,真正的观音菩萨手持杨柳枝目似垂帘。

祂默默望着白素贞一行和人间百姓,他们正把被打死的法海扔到湖里喂螃蟹。

菩萨长久地望着这场景,终于叹了口气,隐去身形,消失在云端。


全文完。


惊鸿

20170816

是的我就是冲着钱去的嗯

简书对话创作大赛——你写对话我出1000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结束了今天的生意之后,许仙拉上卷帘门,心不在焉地上了锁。他近来有些浑噩,自己都记不清楚白天给病人看了什么病,也记...
    woody602阅读 113评论 3 2
  • 楔子 “众卿家,还有何事要奏啊,没有的话,朕这便闪啦!”玉帝伸了个懒腰。自从当了天庭的老板,就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
    陈老板阅读 450评论 4 9
  • 过年回家,看到一年未见的父母,五味杂陈涌上心头,父母辛苦了二十多年,然而脸上的痕迹依旧青春热情,和我笑着谈论过...
    花开未名啦啦啦阅读 41评论 0 0
  • 想想现在已经22岁了 然后到目前为止觉得自己干过比较牛逼的三件事就是 1 .2013年6月份 还没满17的我 从未...
    小王八卛阅读 15评论 0 0
  • 好久不曾写点什么了,是忙?是累?亦或是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好像从参加工作开始,生活就变成了一滩死水,每天忙...
    洋洋飒飒阅读 3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