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人类(10)

推开门,四壁亮着绿莹莹的光。光的来源是一种叫做“萤火”的装饰涂料。“萤火”是市容局的专员一寸一寸涂上去的,味苦,目的是防止市民饥不择食破坏市容。

四下望去,到处不见美雪的踪影。可能真的生气了,我在心底犯嘀咕。她不是小气的人,但我可真怕她生气。虽然嘴上说没所谓,事实上她如果一整天不理我,我是会难受得要命。

调出光线调节,灯光渐强。室内采用这种灯光处理可以降低眼睛突然受到外部光线的刺激所带来的损伤。

我走进去,先是看到散落了一地的彩色药丸。还看到倾倒的水杯,折断后跟的玫红色高跟鞋。

美雪就在不远处。我看见她了,她额头枕着小臂,柔顺的长发平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侧躺在地板上,好像睡着了一样。

她静止着,睁着大大的眼睛,见到她那双眼睛像秋日午后一不小心闯入的禁忌之地,荒草环绕的一汪湖水。那片湖面镜面一样光滑,太阳落得很慢,最后缓缓沉入湖底。

她什么也不需要做,只需要往那里一躺,都美不胜收。


“美雪。”

我试着叫她的名字。

“你回来啦。”美雪复述着以往对我重复的话。嘴唇甚至动都没动,声音就这么突兀地传入我的耳朵。事情并非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怎么了?”我过去握住她的手,那只手失去了大部分温度。

“也许休息一会儿就好了,”她故作镇定用平稳的声调说,“只是动不了,像是被困住了。”

我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直到我意识到非比寻常。难以接受,但它确实发生了——美雪失去了行动力。

“现在可不是要强的时候,”我抱起美雪,“这就带你去医院。”

美雪躺在我两臂之间,轻得就像片羽毛。

她说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我早该料到。

“是我太没用,摔了一跤而已。怪我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她是为了帮我准备药才摔了一跤。

“这次由我来照顾你吧。还有啊……”我对她说,“我还要向你道歉,答应陪你外出散步,结果全耽搁了。”

“这你确实需要道歉,我这两天可一直盼望着呢。脑子里一直全是这个,挥之不去。”

“对不起。”

“不可原谅。”


灯站亮着灯,挂出“打烊”字样的牌子。怀抱美雪跑去时我已是气喘吁吁。

“有灯吗?”我冲灯站吼。

“来了来了。”一个身影从灯站休息室跑出来。仔细一看,原来是连打火器都不会用的那小子。

“你怎么还没回去?”

“业绩不行,老板非得让我留下值班。去哪?我送你们。”

“医院!”

“明白!”

“对了,哪焰最热来着?”

“火器拿来,我来开。”

司机递来火器,目光在美雪漂亮线条的脖子上停留下来。

“这个,”司机望见美雪脖子上的文身,好像想起了一些事,陷入不可自拔的沉思,“是玫瑰。”

美雪的脖子上文的确实是支玫瑰。我也有曾问她关于文身的事,她说记不清了,也许是一出生就有了。

再造医院在西北,就往西北方向飘。医院的大楼藏在一堆高耸的灰色建筑丛林,大声说话能够听见自己的回声,建筑密密麻麻遮蔽了天空,总感觉像有一团挥之不去的乌云笼罩在头顶上,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这里灰暗潮湿,像随时可能泄洪的断崖,我们就像几只猴子在其中攀援。

医院辨识度很高,外墙刷了漆,从正面看左蓝右白。白色是人类诊疗室,蓝色则是服务于机器人。人类医院我没少跑,可谓轻车熟路。机器人医院只去过一次,出于好奇。美雪一直很健康。

美雪的肌肤越来越冷了,逐渐连最后的温度都要散尽。望着她定格的模样,握着她冰凉的手,我的胸膛像被冰刃狠狠割了一刀。明明已经快要忘记流泪是怎样的感觉,自嘲我这样没脸没皮的人怎么可能会哭呢?我扬起头,鼻子一酸,泪水分明要涌出来。

“美雪,你还好吗?”

“我好着呢……洛……你哭了么……我真没大碍,虽然一动不能动,可我现在觉得没有躯壳的束缚反而自由多了。听我说,我知道,地球有句话叫,男儿有泪不轻弹。现在……天不是还没塌下来吗?答应我别哭了,好么?”

“好,有我在呢。”虽是这么说,她越是懂事,我越觉得亏欠了她的。

美雪在我的怀里躺着,头发像天河里的繁星一样撒在我的肩膀上。

“开心点,洛,开心点。”

嘴上应和着“我会的”。

“试着休息一会儿吧,美雪。没准儿一睁眼就到了。不过,你得原谅我开得不稳,虽然我已经尽力开得稳。”

想起我们一起生活,同甘共苦的点滴,分享彼此喜怒忧思,几乎无话不谈。美雪与我之间早已超越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少了她的日子,我简直不能想象生活里会失去多少乐趣。

我早把小美当做亲人。如果不是人类与机器人之间的婚姻没有被法律承认,她早就是我的妻子了。我在暗暗发誓,会尽全力让她恢复到最好。让她亲眼见证人与机器人之恋合法的一天。


司机穿梭在医院的各个诊室,到处也没有见到医生的影子。他急得满头是汗,看起来焦躁不安,甚至比我还要紧张。仿佛我才是多余的那个。

直到美雪被推进了监护室,他舒缓了情绪,平息下来。司机走后,留我在候诊室。

候诊室的墙壁上悬浮着一步全息投影仪,里面介绍人工智能的最新成果。

过了约半个小时,再造医院的医生才带着住院登记表找到我。

“洛先生?”

“是我。”

“你好。本机器人先自我介绍一下:吾乃本机器人医院唯一的一名医生,工号80000致力于为您和您的机器家人提供最优质的服务。”

医生长相奇特,活脱脱一个会说话的绿色铁皮垃圾桶。

“我是不是该说,‘你也好,祝你生活愉快’?”

“洛先生,请不必客气。美雪女士已经被安置到监护室,您大可放心。”

“她的情况怎么样?严重吗?”这是我当前最想知道的问题。

“先生,您先别急,我要纠正一点您的认知。对于机器人来说,是没有‘是否严重’这么一种说法的,最坏的情况,大抵重新换一台全新的机器人作为伴侣。本院有上千种女型机器人任君挑选。”

“我没问你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女型机器人’,我也不需要,美雪她跟别的机器人不一样。你只需要告诉我如何才能治好她就行了。”

“哈哈,与众不同,坦白讲,在你之前也有不少人这么说。”

他的语气可真令人不爽。

“洛先生,您有所不知了,美雪女士这种9420老版本机器人早在两年以前就已经全面停产。市面上9420型义体少之又少,价格十分昂贵。就目前的市场来看,更换一具9420型义体的价格甚至要重新买一位当前运用全新技术的机器人还要昂贵。”

简直是在开玩笑,他这是要把我往沟里带。让我背叛美雪另觅新欢?绝无可能。

“你就直说,”我受够了拐弯抹角,“更换一套老式的义体保守的花费是多少?”我希望能让美雪能够接受最好的治疗。

医生用条状的眼睛投射出一道光幕,上面出现各个种类治疗的价位表。

“目前有几个价位,不知道您需要哪个?”

粗略浏览一遍,无一例外,全部都超出了我支付能力的范围。这些价格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恐怕……”说实话,我现在一时拿不出来这么多钱。

“先生,您大可不必担心,如果您真的面临资金方面的问题,可以通过我院与金融机构合作推出的分期付款系统进行支付。”

“分期付款?”

“没错。如果您仍觉得不妥,也全无关系。我们还有相对便宜的解决方案。推荐您选择将美雪女士‘电脑’里的数据传输到我们医院代号为‘天竺’的超级终端,让美雪女士在其中颐养天年。只要您愿意,您可以随时随地使用我们提供的专有数字工具,在网路上与她进行交流。就像,就像养了个‘电子宠物’。”

颐养天年?恐怕是被囚禁在牢笼吧。铁桶医生把美雪比作“电子宠物”的言论触碰到了我的底线。

“我说了,小美她也是人类,不是你口中的‘电子宠物’。”

“我很抱歉,洛先生,如果有什么冒犯,请您请大度地原谅一个机器人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加德满都,和在猴庙山顶上看到的全景一样,脏乱挤。 加都的街道,其实就是小巷子,而且是路面凹凹凸凸的小巷子。本地人所...
    柒絆阅读 64评论 0 4
  • 二胎政策一放开,我身边的妈妈们开始蠢蠢欲动。80后妈妈们还有时间选择和等待,70后已基本等不起了,见面谈论的话题经...
    曾经是小黑阅读 47评论 0 0
  • 他不爱江山爱诗词,他不爱政治爱书画,他是个失败的亡国君王,但却是一位成功的词人。 他就是被称为“千古第一词帝”的李...
    谨言策行阅读 130评论 3 5
  • 建筑工地,瓦砾堆,还有高楼塔吊 农民工进城,围筑离家千里的农田 高山的怀抱下,儿女们盼望爹娘 回家的路上,载着分量...
    原朔阅读 50评论 0 2
  • 最近常常失眠,这里不同于北方的冬天,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室内的温度还不算寒冷。沉默了这么久,一些本不该有的喧嚣早就应该...
    灼虾阅读 6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