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爱下棋

回忆是静静沉睡在心底的温柔思绪,若是不打扰它,它便一直沉在自己的梦境,也不管你的如今。可唤醒回忆又是如此轻而易举,一句话,一个场景,一个老旧的物品,也许就会勾起千万思绪。

这一次,我也只是无意间触碰到唤醒回忆的话语。

是在微信的聊天群里,有人分享了一个五子棋的小游戏;又在隔日,有人提起了象棋的话题。几句说者无意的话语,一下子便唤起了我那些深藏心底的回忆,那段与其说是“弈棋”不如说是“戏棋”的年少往事。

下棋这件事,是为何在我的学校里风靡起来的,现在回想起来仍是不得而知。仿佛一夜之间就人人沉迷了。那段日子,每个人的课桌里都藏着一副棋,从益智玩具类的四连棋,跳棋,到军旗,象棋,围棋,应有尽有,实在没有了,作文本扯过来,圈圈叉叉画下去,就是一局五子棋。

十来岁的孩子,也实在没什么水平。围棋这种高深的玩意儿,也就那么几个能装模作样对上几局;象棋的受众更广一些,和家里的长辈多多少少都学了一点皮毛,也没有什么章法谋略,车马炮摆好,就可战得酣畅淋漓。五子棋和跳棋那便是人人都会的了,即使水平有高低,也能玩得快意。另有一种玩具类的四连棋也是简单得很,规则类似于五子棋,一个蓝色的小盒子,盖子是横七竖六的孔洞,可以滑动,滑起来推到中间的凹槽竖起来固定好,便是棋盘了,两边的格子装着的不同颜色的塑料圆片,这就是棋子了。

四连棋

我们对下棋这件事沉迷到什么地步呢?课间休息的十分钟,是可以在短时间内就完成一局的四连棋和五子棋的战场,也常有人挑战一下规定了时间的快速跳棋。下课的铃声一响,桌上的课本与桌下的棋子就迅速交换了位置,老师还未收拾好讲台,我们已经三五成堆聚在一块儿开始下起了棋。更需要时间思考的象棋和围棋则留在了放学后,做值日的人还没打扫完卫生呢,这边就已经摆上棋局战得如火如荼了。

最疯狂的呢,是那些下午的自习课。也不知道是信任还是放任,老师经常说完作业和课堂纪律,看着我们乖乖写字的模样便放心地回办公室喝茶了。通常呢,安静个十几分钟,有人把作业写完啦,就开始蠢蠢欲动了,往窗外探个头瞄一瞄,很好,老师还在办公室里安坐着,于是我们便开始行动起来了,厚厚的窗帘拉上,教室的前后门反锁上,几张课桌拼凑到一块儿,作业写得快的人又开始了战局,写得慢的就赶紧看着前后左右有谁写好了抓过来抄一抄,好赶紧加入到人堆里去。靠近窗边观战的同学还得负责放哨,时刻警戒着老师会不会心血来潮过来看看,以便我们随时恢复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课堂模样。门关着,窗帘挡着,教室的光线很暗,心情却和笑脸一样,亮得飞扬。

下棋总有输赢。赢了固然欢喜,输了也不垂头丧气。都是十来岁的年纪,总也不懂得低头服气,大不了再来一局。只是呢,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那种棋,偶尔在那人擅长的领域赢了一局,那便真的可以洋洋得意了。

我下得最好的是跳棋。当时年纪小,反应快,思维特别敏捷,对方斟酌再三走了一步,玻璃棋子刚落下呢,我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拿起自己的棋子,连跳几下挺进对方的大本营了。这种快速的下法,其实心理上已经给了对方很大的压迫,让对方更加地心慌更加地无措,越急越是乱。所以当时我下跳棋,保持了很长时间的不败纪录,下到最后没人愿意和我玩跳棋了,我只能委委屈屈地自个儿和自个儿下,一个人把六种颜色的棋子全摆上去,不到半小时就完成了所有棋子的交换,直把我的同学看得叹为观止。

没人陪我玩跳棋吧,我便去和别人玩别的棋,还要谈条件。比如说吧,我和你下四连棋或者五子棋,赢了你十次,那你就得和我玩一次跳棋。就这样靠着这条件,也是勉勉强强过足了跳棋的瘾。

偶尔也会玩玩象棋,但这真的就只是懂得个皮毛了,也就知道个“马走日,象走田”,不会把小卒子往回撤闹笑话罢了,偶尔还会拐拐马脚,至于什么走一步看三步的兵法谋略,那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的事了。就是这样子,有一天放学的时候,我和我们班象棋下得最好的男生来了一局,也不知道那天诸天神佛为何如此厚待我,竟然让我将对方杀了个落花流水,一下子喜得我呀,都跳起来了。我这可是赢了全校象棋比赛的第二名呢,想想就得意。

我那个时候也是狡猾狡猾的,赢了我就收手啦,再也不和他下象棋,绝不给他一雪前耻的机会,把他郁闷得不行。为了得到一次复仇的机会,那可真是千方百计,割地赔款,伏低做小,签订了好多不平等条约,连避之唯恐不及的跳棋都自投罗网来被我虐了十几局,最后象棋的胜负还是停留在那一局里。

也不单单是享受下棋的乐趣,小孩子还要有点别的彩头来逗趣。玩得久了,就不满足了,于是就开始绞尽脑汁想各种彩头和约定。有的年纪小小爱当大人,赢了一局,就让对方喊一声哥哥或姐姐,瞬间就洋洋得意。也记不清当年的班里,每个人都当了多少次哥哥姐姐,又做了多少次弟弟妹妹了,小孩子的满足也是简单又有趣。也有的,精明一点,就攒起来胜负的次数,攒到赢了多少次了,就帮忙做一次值日。

那个时候也有趣,小孩子的自尊心也奇怪,总觉得喊比自己小的人哥哥姐姐是件特别丢脸的事,尤其是男孩子。我在班里的年纪算很小的了,每次下棋,输了喊别人哥哥姐姐完全没压力,赢了就好玩啦,我就笑眯眯地坐在棋盘前,看着对面的小男孩抓耳挠腮,憋得脸都红了才窘迫地喊一声“姐姐”,然后周围就一阵起哄,他就恼了,抓起棋盘把棋子重新归位,“再来,这次肯定你叫我哥!”

就这么闹着玩着,放学也总是在教室里流连不去。经常都是门卫大叔要锁门了,过来喊我们回去,我们才会恋恋不舍地收起棋盘拿起书包回家去。

推着自行车在校门口道个别便各自归家去,骑到拐弯的地方回头望去,正是夕阳西下,晚霞满天,远处的莲花峰静静地立在温柔的黄昏里,看着我们一群孩子各奔东西,渐渐散成岁月里的回忆。

当时年少爱下棋,至今犹记同窗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924年4月27日下午,时钟即将敲响2:00,在纽约市阿拉玛克酒店的一间大房里,俄罗斯国际象棋特级大师亚历山大·...
    速兔阅读 191评论 0 0
  • 最近在研究象棋,人生如棋、棋如人生,特别转载一篇关于象棋文化的文章。如下: 作者:阮宜正 作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遗产...
    007ser阅读 526评论 0 6
  • 导读: “换句话说,人们并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所以对生活的理解只能停留在,通过自身的努力和资源的整合,拥有能力...
    梁山泊主阅读 85评论 0 0
  • 赵国荣 在我国棋坛上,叱咤风云,驰骋枰场的高手所在多有,而作为年青一代棋手的代表赵国荣,其成绩是显赫的。他的追求、...
    上下笔尖子阅读 1,390评论 0 7
  • 这几天,身体状况不好,喉咙发炎,有点小发烧。 每天夜晚被热醒。继科儿比赛那天,也不知是心里有个惦记还是怎的,自然就...
    七柯_afa3阅读 1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