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发的祝福可以不用勾我的名字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今天年三十,我陆续的收到微信好友的拜早年的消息,里面甚至好多人,我连备注都没有改。

“爆竹声声震动思念的神经,

绚丽烟花照亮湿润的眼睛,

团圆饺子饱含浓浓的温情,

任何祝福都显的太轻太轻。

我怕三十的鞭炮声音太响,

我也怕你收到的祝福太多,

所以我现在给你发出新年祝福,

祝你新的一年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新年快乐!”

看着这些相同的句式和结构,我其实特想说,群发的祝福可以不勾我的名字。

过年是一个理所应当送祝福,并且接受祝福的时候,而过年送出的祝福,同样是对于过去一年的总结。

对想念的人说声快乐,对感恩的人说声谢谢,对敬重的人送出祝福,给父母亲人身体健康的祝愿。

这原本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送祝福的人真心实意,接受祝福的人喜笑颜开,但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祝福群发这件事情呢?

在朋友圈看到的一组漫画,给了我很大的触动。

蔡康永说过一句很任性的话:“我不喜欢节日,因为我不喜欢别人规定我哪天该特别高兴,哪天该特别难过。”

这是牛人的世界观,作为凡人,我依然很在乎节日,尤其是春节。

过年的美好之处在于,它给我们一个放松的借口,一个挥霍的理由,它赋予了我们一切行为的合法性。

包括偷懒、放纵、好逸恶劳、胡吃海喝。

我们所期待的过年,可能不会有多热闹,有多铺张。

只是过年的时候,有爱的人,陪在身边;电话铃声可以适宜的响起,而后电话里是熟悉的声音和新年快乐;打开微信看到朋友发的消息,读完会感觉到,这是专门发给自己的消息。

2、

我有一段时间一直都在想交往的意义,就是好多的时候明明不想搭理的人可是却还是要陪着笑脸,明明不是朋友的人却还是要手牵着手,脸上还洋溢着笑容。

明明知道会生疏,会遗忘,却还是会在在一起的时候心甘情愿的去为对方做那么多的事情。

一直前进的过程当中去认识一些人,兜兜转转之中发现彼此之间的缘分。

我想的答案是,那或许是因为并不想孤单。

有些人充满戾气和恶意,是因为他们从未被人温柔相待过,其实每一个人,都在不遗余力的在寻找生命当中的温柔和善意。

而过年的时候对于孤独仿佛存在了一种偏执,每一个人都想要证明自己是值得被爱,值得他人记住的,所以收到的祝福也应当独一无二。

所以每一个人都在等待着别人的主动联系,等着看自己收到的新年祝福。

一次聚会的时候,一个朋友说过这样的一句话:“现在过什么节日我都不会主动的送祝福了,有人给我发,我才给别人回。群发的没有诚意,单独发却会感觉矫情。”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忍不住回他一句:“如果每一个人都是你这样的想法的话,那么又有谁还可以收到祝福呢。”

他回应了一句话,我很难忘记:“在这个群发祝福的时代,一样的句式,一样的辞藻,那你觉得,这是祝福吗?”

我一时无语。

3、

我以前是一个很在乎祝福的人,逢年过节我都会主动的为在乎的人送上祝福,我也不知道我现在为什么那么懒了,对于节日,多了一种无动于衷。

就算是不送祝福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以前所在乎的在乎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没有那么在乎了。

桐华的《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有一句话我印象挺深刻,书的后面李哥说的。

“人还是少读点书好,知识分子总爱犯一个毛病,在做一件事情之前总是会想的太多。什么我们之间隔了多少年,我们之间有了多少的空缺,我们之间再也回不到从前,然后自己痛苦的想好多的东西,最后的结论却是连做的勇气都没有,书读多了,就是容易这样,想的多,做的少,最后的结论却是什么都没有做,就放任遗憾成为了遗憾。”

其实在过年的时候,所有的想法,所有的在意,所有的兴奋,所有的小心翼翼,不过是为了证明这样的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其实是值得被爱的,就是那样的简单粗暴。

平时的欣喜相较于节日的悲伤则会变得黯然失色。

可刷一遍微信消息,看到的都是开头一样的群发祝福,心恍惚间,就凉了一些。

4、

为什么要认真的发祝福呢?为什么还要送出祝福呢?我很感谢我记过的那些日记。

日记让我知道,我们曾经那么的要好,那些人曾经给过我那么多的感动,朋友们的用心让我知道自己是值得被爱的。

我现在可以那么自信的面对我的新朋友,我可以有那么多和新朋友所炫耀的美好回忆,我可以在生活的过程当中始终微笑,我可以柔软热烈善良平和,这些都是他们给予我的。

在过年这样的气氛当中,我还是想要做一个心甘情愿那样的人。

我很认同把握当下的价值观念,认认真真的对待现在还在陪着自己的人,这样才会在想回忆的时候有可以回忆的东西,在要继续遇见的时候要自己成为一个值得别人去爱的人。

沉淀是一个美好的过程,当然其中不乏痛苦。

不仅要在未来做一个怎样的人,更重要的是在现在做一个怎样的人,就是这样,不断的沉淀,不断的美好。

有时我不能接受自己的糟糕,开始后悔那个时候自己的任性所给别人带来的伤害,我欠好多人一句对不起,可是我并不想向那个人来承认自己的忏悔,所以,过年了,我要给他送一个很特别的祝福。

在年少的时候,有一些好长时间无法忘却的在意,可能我现在所在意的忏悔已经被那个人努力的忘记,可能我现在想不起来,但曾经给了那个人现在还无法缝合的伤口。

然而,我现在想要去做的,是认认真真的给他送一个新年祝福。

如果你认为群发的时候勾上我的名字是对我的在乎,那我不介意你选择把我拉黑。

如果你真的很忙,那么你可以不用给我发新年祝福,群发的礼貌,我不需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