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

    我只知他名字的谐音叫“李白”,是我在泰国支教时的学生。

    他是课堂上最活跃的积极分子,虽然个子不高,但总是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于是最后一排就成了我关注的焦点,有时也是全班的焦点。因他不像其他学生一样沉闷的走神,总是很大声地跟读生词。

    尽管他读得很大声,他的汉语和英语表达能力仍不好,更多时候需要周围同学翻译,或是用他十分有律动的肢体语言。他的表现力极强,肢体语言也十分有感染力。尤其是跳舞的时候。

    课间,他拉着一同支教的男生在讲台上跳起了蛇舞。一半的人加入了他们,一半的人笑着,拿手机录像。

    李白跳得婀娜,柔软,不知是否也是每天的“功课”之一。

    课间是快乐的,不知他的未来是否也是快乐的跳着舞?

    他第一次走上讲台回答问题时,我们都在猜测他的性别,他走路的姿势,长相,刚刚发育的身形,都让我们在男生和女生中纠结了好久,最后学校的老师告诉我们,“第三性”。那位老师说的时候没事歧视或是差别对待的意味,反倒是我们,戴上了有色眼镜。我,则是快速脑补了李白的悲惨人生,脑补里一部《人妖的忠诚》……

    得到答案后,不由得更关注了他一些。

    李白没有三五成群的要好伙伴,但同学们也没有排斥他。道不同不相为谋?

    他是典型的人来疯,只要人们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立马就嗨了,愉快的展示自己并享受别人目光的聚集,一点都不尴尬怯场。性格使然吧,浑身都洋溢着快乐。

    他的快乐,让我们摘下了有色眼镜,学着他的样子,在讲台上跳蛇舞。

    离开泰国时,我发了条朋友圈,“可能是唯一来泰国没有看人妖的了……”,同行的男生回复我,“不,还有李白”。

    不是的,他只是个快乐的十三岁男孩。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