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猛强:为什么都德的《最后一课》是篇爱国主义软文

原题:阿尔萨斯1873往事。

根据都德小说《最后一课》改写。

.

(1)

普鲁士大兵在锯木厂后边的草地上操练。

天气这么好,

气候这么温暖,

阳光这么明媚,

PM2.5也只有10几。

赶着上早课的小朋友,

都有人在抱怨,

要是可以不用上学,

而跑到那些草坪上

好好看一上午,

那些大兵怎么训练,

看个过瘾,

该有多好!!

.

(2)

或者,钻到小树林里,

听一上午,

那些站在高高的树梢上,

唱卡拉OK的画眉,

如何像广场上那些大爷大妈,

个个都是麦霸,

一大早就起来,

不停飙歌,

也是不错的选择。

.

(3)

现在最让人讨厌,

最令人头疼的,

还是每天要像自动投进监狱一样,

被关在教室,

大好时光都被那些课堂占据、被那些课本占据、被那些老师占据。

尤其让人厌恶的是,

每天还要被那些老师提问,

那些复杂的,

难记的,

动不动就要搞混的,

法语动词的变化形式。

.

(4)

这是1873年的阿尔萨斯。

此处跟洛林地区,

最近因为国家打仗,

被对手打残了,

其实已经,

以输了就要签订赔偿条约,

被人宰割的方式,

从它现在的祖国,

法兰西,

割了出去,

拱手交给了,

普鲁士。

.

(5)

不但如此,

昨天柏林又传来了,

最新的命令。

并且公告已经张贴在,

各个镇公所的,

布告栏上。

从明天开始,

这里和洛林地区的所有学校,

都只能教德语,

不许再教学生什么法语了。

.

(6)

看来,以后这两个地方,

真的是要,

连法国话也不能说了,

法国字也不能写了,

甚至有可能,

连法国书,

也不会再看到了。

.

(7)

新的教德语的老师、用德语讲课的老师,

听说明天就会被派到各个学校来。

那些原来在学校教法语的,

用法语授课的老师,

据说不管多么老资格,

上完今天的最后一课,

也都要跟学生拜拜,

跟讲台拜拜,

跟学校拜拜。

.

(8)

不过,那些还在幻想逃课,

还在愁眉苦脸,

不想去上课的小朋友,

并不知道这些。

他们还在抱怨,

整天学习,

那些那么深奥难懂的,

法语动词的变化形式,

不如去看看,

那些大兵怎么练正步走,

踢步走,

向左看,

向右看,

向前看。

或者不如去,

大地的卡拉OK厅,

听听那些早起的鸟儿,

怎么大清早,

就起来开演唱会,

一直唱个不停。

.

(9)

这些对学习不感兴趣的小学渣,

还不懂得什么国家大事。

每天睁眼闭眼,

比较关心的只有:

迟到会不会被老师批评,

上课会不会被老师提问,

或者作业没做会不会被老师检查到,

当然,也会怕被,

抽到背诵,

抽到默写,

特别是抽到起来复述一遍,

那些让人一头雾水的,

什么法语单词的变化形式。

.

(10)

对他们来说,

最天大的大事还是,

怎样防止,

因为没有好好表现,

而把老师惹恼,

让老师生气,

被老师打,

让老师骂,

或者被老师告到家里,

而让尴尬癌,

又犯了。

或者在小伙伴面前,

弄得很没面子。

抑或受到,

皮肉之苦。

.

(11)

也因为如此,

他们并不清楚,

今天已经是他们的最后一课。

明天开始,

他们的老师就要换了,

课本就要换了,

连他们讨厌的母语课也要换了。

明天开始,

他们就不用再背那些,

十分讨嫌的法语单词。

不用再记,

那些令人厌恶的,

复杂难懂的,

法语动词的变化形式。

明天开始,

这些就全部都不用再学了,

全部都要改学其他的。

所以,

其实迟到并不要紧,

来不及,

明天再赶也行。

.

(12)

现在那些围在镇公所门口,

看布告牌上的公告的,

有的就是这么认为。

像那个叫做华希特的铁匠,

他看到有个迟到的小学渣,

从广场上,

上气不接下气的,

往学校飞跑,

还冲那小学渣,

开玩笑似的嚷道:

小鬼!!

不用急!!

不用那么快,

慢一点,

明天再赶也来得及!!

说得那个小学渣,

以为是被那个老顽童,

戏弄了,

不知道那个老家伙,

讲的什么意思。

.

(13)

不过,

那个老铁匠也不知道,

其实那个小学渣,

是都德派过来的。

他是一个小演员,

叫做小弗朗士。

都德正在以今天发生的事情,

拍一条,

题为《最后一课》的,

爱国主义软广告。

讲某个小学的师生,

怎样在这“最后一天”,

被迫向自己的母语告别。

学生被迫中断相关的学业,

老师被迫跟讲台分开,

跟孩子们分开,

而共同激发出的,

强烈的爱国主义激情的故事。

.

(14)

在这个最后一课,

男二号韩麦尔先生,

一位有点暴力倾向的小学老师。

原来天天在胳膊下,

夹着把很大的铁戒尺。

很多小孩都怕他,

许多学生,

都被他打烂过手心,

打烂过屁股,

甚至有的,

无缘无故,

只是运气不好,

比较倒霉,

碰到这位老板不开心,

就被抓过去,

抽两下,

而憋屈得,

掉下委屈的眼泪的

……

这位钟情在教育中,

使用暴力,

把自己的一些知识、理念、方法,

强行灌输给学生的,

将突然变得温和起来。

.

(15)

而且这天,

这位先生,

将搞得非常郑重,

特意穿上一套,

平常只有上级领导,

过来视察工作,

或者学校举行什么盛大活动,

抑或出去参加一些重要应酬,

才会穿的,

很亮的绿色礼服。

并打上领结,

戴上一顶,

绣边的小黑丝帽。

以这身装备,

出现在课堂,

让人感觉,

好像这天又有

什么大事发生。

.

(16)

此外,如果来到这天的教室,

也会发现,

里面的人员构成,

非常奇怪。

有些年纪很大的,

明显不是学生的,

甚至有的看上去,

已经是太公的,

也都混了进来。

那些家伙,

集体坐在教室后边几排,

一向空着的板凳上。

看上去就像一群,

特别安排进来的,

背景演员。

据说是由此代表,

镇上的那些三教九流,

各行各业,

已退休的,

在职的,

或者正在失业的,

都过来为这最后一课,

捧场。

.

(17)

不过,那些人物,

虽然人多势众,

但很多都是充数的。

能够叫得出名字的,

只有两三个。

一个是,

演有个叫郝叟的老头的,

戴着顶三角帽的。

一个是,

演一位前镇长的。

还有一个是,

演一位以前在京东送过快递的。

这些家伙,

看上去也都是老戏骨了,

表情都非常丰富,

让人看上去,

就能感到,

好像脸上都直接写着“阴沉”两字。

特别是那个演郝叟的老头子,

还带着一本,

书边都破了的初级读本,

搞了个招牌动作:

把书翻开,

摊在膝头上,

将他的大眼镜,

横放在书上。

.

(18)

不过,据说,

导演安排这么多群演在这里,

同时还有一层寓意,

是想借此告诉大家:

这些三教九流的,

这么勤快的过来捧场,

也是以实际行动,

表达一种愧疚。

懊悔自己,

当初没常到学校,

多听听韩老师讲课。

现在剩下“最后一课”了,

眼见着韩老师,

明天就要被迫,

跟学校分开,

跟讲堂分开,

跟学生们分开,

他们就不约而同的,

以用这种方式,

对韩老师表示“顶”!!

同时也表达了,

对将要彻底失去的国土的敬意。

.

(19)

那个小学渣弗朗士,

就是这种情景下,

急匆匆,

进入学校的。

他一到教室门口,

看到这种场景,

也是一下就有些懵圈,

发现气氛好像不对。

平常这种时候,

他姗姗来迟,

赶到这个自投罗网的地方,

都能听到一阵喧闹,

看到很多小伙伴,

趁着上课的间隙,

放松一下,

相互交头接耳,

讲点小笑话,

扔个小纸条,

或者交流一下待会放学去哪玩耍什么的,

以及也有一些在开课桌,

关课桌,

或者捂着耳朵背书的。

而这时,

通常就会看到老板,

突然抽出,

他那把大戒尺,

就像抽出一根鞭子一样,

狠狠的在讲台桌上,

甩两下,

或者猛甩三四下。

叫大家安静!!

.

(20)

但这天,

一切显得那么的诡异。

小弗朗士进来的时候,

就发现教室一片死寂。

甚至还看到,

有些奇奇怪怪的人,

坐在里面。

而平时看上去威风凛凛的老板,

此时也只是,

非常低调的,

把他那把走到哪里都要带在身上的,

怕人的大戒尺,

夹在胳膊下面。

默默地,

在讲台上,

踱来踱去。

小弗朗士,

在这种令人窒息的氛围中,

偷偷摸摸,

溜进教室,

背对着老师,

吐了个舌头。

无意给这严肃的,

沉闷的,

忧伤的,

悲痛的,

氛围,

增加了一抹亮点。

有个意会者,

发现了,

嘴角还偷偷扬起一丝微笑,

只是努力压抑着,

不然就真的笑出来了。

.

(21)

小弗其实本来以为,

老板会因为他迟到,

打他或者骂他,

或者让他明天,

把父母,

叫到学校来,

这是老板惯用的,

吓唬学生的,

方法。

大家都懂的。

不过,

在这最后一课,

这个老大,

竟然一点没有责备他的意思。

而且十分客气的,

请他赶紧入座,

说课马上就要开始了。

让他不仅感到,

有点受宠若惊,

而且再次感到,

这天的气氛,

确实非常的诡异。

.

(22)

果然,很快,

老板就用一种既严肃又柔和的,

怪怪的口气,

向大家宣布:

这是他最后一次,

给大家上课了。

明天开始,

阿尔萨斯和洛林的所有学校,

都不能再教法语,

只能教德语。

那些教德语和讲德语的新老师,

明天就会过来。

今天是他给大家,

最后一次讲法语,

希望大家能多多用心学习。

.

(23)

老板一说完,

小学渣就一下,

被这突如其来的通知,

给震住了。

有点不知道,

该高兴还是该痛苦。

高兴的话,

良心好像会痛。

痛苦的话,

又好像这不正如自己所愿。

不过,经过都德的一番调教,

很快,正义就在他的心里,

战胜了那种小邪恶。

仿佛一瞬间,

他就华丽转身,

变成一个懂事的小英雄。

刚才还觉得那些操练的大兵,

非常有意思。

对那些穿作战服的,

可以上课时间,

不用到学校上学,

而在草坪上,

玩那种踢来踢去,

有点小崇拜。

现在却一下,

突然觉得,

那些家伙都是坏蛋,

对他们痛恨得要死。

.

(24)

并且,突然回想起,

刚刚自己从广场上飞跑过去的时候,

被老顽童铁匠,

华希特,

大喊了一句,

让他不要急,

不用那么快,

慢一点,

明天再赶也来得及,

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真是一点没有想到,

这竟然是,

他的最后一堂法语课,

没想到,

这竟然是,

他最后一次听老板,

讲那些法语课文,

和难懂的动词变化形式。

明天就不用再上这些了,

就要改学其他的了。

果然确实是,

赶不及,

其实不用来也行,

赶不及,

明天再赶也行!!

.

(25)

那个小学渣,

以来一直不爱学习,

现在甚至都开始反思,

开始自我检讨。

十分懊恼,

自己几乎还不会作文,

而以后却再也不能学法语了。

他非常后悔,

自己从前怎么没有好好学,

没有课前认真预习,

课后认真复习,

课上专心听讲,

把专业搞得杠杠的。

只知道,

经常旷课去掏鸟窝,

或者跑到萨尔河上去溜冰

……

只有理智战胜情感的时候,

他才有时,

又偶然感到庆幸,

觉得幸亏没有,

好好学那些,

现在说取消就取消,

说不能上就不能再上的东西,

不然,就做太多无用功了。

不过,现在看着那些课本,

语法啦,历史啦,

之前还觉得十分讨厌,

觉得带着身上重得要死,

现在却又有点觉得,

那些都是老朋友。

有点挺舍不得,

跟它们分手。

.

(26)

除此之外,

他对大老板的看法,

也发生了变化。

之前一直觉得这个家伙太凶,

甚至有一些变态,

有时在路上看到他,

都要赶紧,

像廉颇看到蔺相如一样,

能躲就躲,

能溜就溜,

小心翼翼,

怕惹到他。

觉得那个家伙

非常可怕。

特别是,

由于之前,

有被他打过几次,

有一次还是那种无缘无故,

没有招谁惹谁,

就是让他看了不爽,

就被他抽了两下,

还对他一些记恨。

不过,现在,

一切好像都已经,

冰释前嫌。

特别是,

一想到,

这位其实对大家,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家伙,

很快就要离开,

甚至可能以后,

再也不见不到他,

不知道他,

以后还能不能,

再顺利找到工作,

还有没有饭吃,

有没有地方住,

竟既生起了怀念,

也产生了怜悯。

.

(27)

小学渣正这样胡思乱想着,

就忽然被老师点到了名字,

没有想到这最后一课,

还是中标了。

果然是有点冤家路窄。

不过,他也不记恨他了,

毕竟大家再过几个小时,

就要分手了。

就是那个老大,

要他背书,

还是让他,

感觉很尴尬。

他的水平,

大家都懂的。

站起来的时候,

嘴里没念出几个字,

就弄糊涂了。

只能像个傻逼似的,

立在那里,

摇摇晃晃。

刚才被他吐舌头的表情,

逗得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的,

还回过头,

像是又给他发了一个笑脸。

.

(28)

不过,慢慢的,

这个小学渣,

就开始难受起来。

觉得自己,

因为没有努力学习,

终于在这种关键时刻,

受到了惩罚,

自己忽然一下感到,

自己好像是个民族罪人。

他真想,

如果可以,

把老师要他背诵的,

那条出名难学的分词,

很帅的用法语从头到尾说出来,

而且声音响亮,

口齿清楚,

又没有一点儿错误,

那么无论什么代价,

他都是愿意付出的。

毕竟,这最后一课,

谁不想好好表现表现。

而且还来了那么多观众,

他也不想自己太狼狈,

而害了大家。

只是他们的老大,

还是有点太哪个不该叫,

却偏偏叫哪个,

真是要分手了,

还把他搞得,

挺下不了台。

他最后不得不垂下脑袋,

低着头,

一直不敢抬起来。

.

(29)

不过,这个小学渣虽然表现不好,

但韩麦尔先生却表现得很好。

他很快就背了一段台词,

好像本来就是要,

借那个小学渣,

抛砖引玉,

把他的那段台词引出来的。

也就说,

那个小学渣,

其实是被设计的,

只是自己不知道。

韩先生背诵的那段台词是这样的:

我也不责备你,小弗郎士。

你自己一定够难受的了,这就是了。

大家天天都这么想:

算了吧,时间有的是,明天再学也不迟。

现在看看我们的结果吧。

唉,总要把学习拖到明天,这正是阿尔萨斯人最大的不幸。

现在那些家伙就有理由对我们说了:

怎么??你们还自己说是法国人呢,你们连自己的语言都不会说,不会写!!

……

所以,由此可见,

那个小小弗最后被老板点到,

其实并不是运气不好,

或者冤家路窄,

而是他的老板故意的。

.

(30)

不过,这个老板批评完手下的学生,

也安慰了大家一下,

特别是安慰了小弗朗士,

说,那并不是小弗一个人的过错,

大家都有许多地方应该责备自己。

比如,很多家长,

对自己的孩子的学习也关心不够。

有时,有的为了多赚一点钱,

甚至叫他们丢下书包,

到地里帮忙,

或者到纱厂干活。

不过,这个老板讲到这里的时候,

似乎就有同学开始对号入座了,

好像许多人已经知道,

他在指哪一个。

此时,如果有镜头在同学面前扫过,

那个脸一下红到耳根的,

应该就是,

自己暴露出来的,

被老师,

不点名批评的,

那一个。

.

(31)

其实,小弗朗士的,

这个老师,

还是有点阴险的。

他批评完了学生,

批评完了家长,

转而竟然又批评了自己。

一看就像那种,

非常善于使用批评和自我批评,

这种非常狡诈的工具的老手。

这种批评完别人,

又马上自己也批评一下的,

最阴险的就是,

很难让人,

再抓到他们的把柄。

像他接下来,

就开始自己检讨,

说自己不也是经常自私得很,

常常非常狡猾的,

把大家当做,

他的免费劳动力。

利用自己当老师的特权,

要学生帮他做这做那,

甚至让学生丢下功课,

给他浇花!!

乃至,有时自己如果想去钓鱼,

或者到哪里去浪一下,

就随便编个理由,

给大家放假!!

.

(32)

这个老板,

就是这样,

又像平常一样,

没有认真上课,

跟大家侃起大山来。

从一件事,

谈到另一件事,

东扯西扯。

又开始在课上,

公开浪费58个同学的,

宝贵时间。

直到都不知道,

已经把大家的思路,

带到什么十万八千里,

才又把大家拉了回来,

重新谈起法国的语言。

.

(33)

他煽情的说,

法国语言是,

世界上最美的语言,

最明白,

最精确。

又说,

大家必须把它记在心里,

永远别忘了它。

并且又背了一段,

好像是自己昨天熬夜,

精心准备的语录:

亡了国,

当了奴隶的人民,

只要牢牢记住,

他们的语言,

就好像拿着,

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

钥匙!!

……

.

(34)

那堂课,

小学渣第一次打起精神,

全部听了下去。

班里那些,

平常比较调皮捣蛋的学生,

好像也都个个,

听得特别认真,

听得津津有味,

老板讲什么,

就是什么。

老板怎么讲,

大家都拼命,

给他点赞。

不过,也有人发现,

那堂课,

虽然是最后一堂课,

但是直到快下课的时候,

好像都没讲什么干货。

在下课铃快要响的时候,

那个老板,

才又翻开书本,

讲了一点点语法。

不过,让小学渣觉得惊讶的是,

那次课,

老板讲的那点东西,

他竟然听懂了。

好像也不是很难。

就是快要下课了,

老板却好像还要再演,

让人感觉,

他好像还想再多讲一点,

恨不能把自己知道的东西,

在离开之前,

全部教给大家,

全部一下子塞进,

大家的脑子里去。

而搞得有点太过了。

.

(35)

小弗朗士读书的这个学校,

只有一个老师。

这个韩先生,

其实什么都教。

而且一个人,

同时教好几个年级。

第一节讲完语法课后,

第二节他又教大家习字课。

那一天,

老板给每个人,

发了新字帖。

那些帖子上,

都是些美丽的圆体字:

“法兰西”、“阿尔萨斯”、“法兰西”、“阿尔萨斯”。

这些字帖挂在同学们的课桌的铁杆上,

就好像许多面小国旗在教室里飘扬。

不过,因为是最后一课了,

大家好像都很识趣,

个个非常专心,

教室十分安静!!

只能听见,

钢笔在纸上沙沙的声音。

.

(36)

大家都在专心的画那些法国字,

连最小的孩子也没有分心,

虽然好多都画得歪歪斜斜,

奇丑无比。

但胜在态度端正。

期间,教室里还被放进来几只金甲虫,

它们在教室里飞来飞去,

但是谁都没有注意,

似乎这也是一种表现手法,

故意用那些小东西的动,

来衬托出孩子们的静。

特别是,

屋顶上还摆了只鸽子,

让它在那边咕咕咕地叫着,

帮助进一步塑造氛围。

不过,那个小学渣,

听见那只鸽子的叫声后,

倒是忽然想了一个内涵笑话:

那些普鲁士佬,

该不会,

也强迫这些鸽子,

用德国话唱歌吧!!

.

(37)

一般,大家都在画字的时候,

韩麦尔先生就坐在他的老板椅上。

当老师这么多年,

他其实还是最爱上这种写字课,

直接发点字帖,

让那些小屁孩,

自己去练,

就可以了。

都不用备课。

不过,这天,

他虽然还是像往常那样,

一个人坐在那里。

但还是有些人,

总是喜欢添油加醋,

从他的一些举手投足,

挖掘一些深刻得要死的含义。

比如,见他一动不动,

瞪着眼,

看周围的东西,

就觉得,

好像这是要,

把这教室里的东西,

都装在眼睛里带走。

然后又想想,

这老铁在这里,

已经混了四十多年了,

这个学校就像他的家一样,

窗外是他的小院,

面前是他的学生,

那些用了多年的课桌和椅子,

已经磨光,

有的桌腿甚至都断了,

还是用布绑起来的。

而外面院子,

那些他亲手栽的,

胡桃树,

还有已经绕着窗口,

爬到屋顶的紫藤,

这一切,

如今马上就都要跟他分手了,

又怎能叫他不伤心?

何况,

他的妹妹,

现在都已经在楼上收拾行李了,

都听得见,

她走来走去的声音。

真触景生情一下,

也确实够扎心的。

.

(38)

有一些太滥情的,

甚至还觉得,

他真是够坚强!!

在这最后一天,

竟然还有足够的勇气,

做这种无用功,

把这一天的课程,

全部坚持到底。

第二节上完习字课,

第三节又给大家,

接着上了一堂历史。

然后,

又给低年级的学生,

上了一节拼音!!

教他们:

ba,be, bi, bo, bu。

……

.

(39)

不过,就在大家,

把焦点都对准他的时候,

那个坐在教室后排座位上的,

郝叟老头儿,

这个有点滑稽的人物,

又突然抢了一次镜。

这个家伙,

修改了一下,

他的招牌动作:

戴上眼镜,

双手捧着,

他的那本,

小学语文第一册,

跟那些小正太、小太妹,

一起念起那些拼音字母。

期间,读到一半的时候,

似乎还有点不是很蛋定,

读得有一些发抖,

发出古怪的声音,

弄得很多人本来已经很难过,

又有点想笑!!

把严肃的氛围,

都给破坏了。

而有这样的最后一课,

有这种连自己的母语都,

都不能再学,

都不能再讲,

都不能再看,

小学渣也感到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

要是自嘲的话,

也可以说是,

人生也算完整了。

.

(40)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

很快,

教堂的钟,

就又敲响了。

而且是敲了,

十二下。

意味着,

已经十二点了,

学校已经到了放学的时间。

此时,

祈祷的钟声,

也响了。

窗外也传来,

普鲁士士大兵的号声。

他们已经收操了。

看来,

真的马上就要,

剧终了。

.

(41)

大家看到,

这个时候,

韩麦尔先生,

突然站起来,

脸色惨白,

不过形象好像一下,

变得非常高大。

他是这样给大家,

划上一个漂亮的句号的,

这小子说:

我的朋友们啊!!

然后哽咽了两下,

说道:

我——我——

像是说不下去了。

然后转过身,

朝着黑板,

拿起一支粉笔,

使出全身的力气,

写了几个大字:

法兰西万岁!!

之后,

就呆在那儿,

头靠着墙壁,

话也不说,

只是向大家做了一个手势:

散学了,

请大家走吧。

唉,这个逼装的,

真是应该,

给100分!!

.

(42)

其实,

稍微学过点历史的都知道:

阿尔萨斯这个地方,

本来以前就是普鲁士的。

阿尔萨斯的方言,

甚至都是属于德语系的一支。

只是后来,

这个地方,

被法兰西抢走后,

大家不断接受,

法兰西灌输的,

本国的爱国主义教育,

时间长了,

也就被成功洗脑了。

连自己的亲娘是谁,

最后都不认得了。

.

(43)

而如果再往上追溯,

法国和普鲁士,

其实本来也是一家,

只不过后来,

在利益集团的操控下,

才分家析产,

出现割据,

各自自立门户。

而如今又相互打架,

其实也是,

连亲兄弟,

都相互不认了。

只知道,

给自己的人民,

灌输忠于自己,

热爱自己的那一套。

.

(44)

法国未能保住原来的地盘,

而失去阿尔萨斯,

对法国来说,

固然是件憾事。

但普法战争,

所以打得起来,

其实也是法国和普鲁士,

都想在欧陆争霸。

虽然后来是普鲁士先动嘴,

但是却是法国先动手。

当然,这两个,

本来就很想干一仗,

只是都找不到机会,

所以相互一找到借口,

就一拍即合,

干了起来。

只不过老法不会打架,

被人打残了,

陪了夫人又折兵,

才有人又跳出来,

帮它装可怜。

.

(45)

至于说,

在那个爱国主义“软文”中,

被撸高的地方,

还把法兰西语言,

说成是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

其实,不仅那些讲英语、讲汉语、讲俄语的看了会不服,

而且讲印度语、讲日本语、讲老挝话的,

也恐怕都不服。

客观的说,

语言只是一个工具,

没有太大的好坏优劣,

关键还是看会不会玩。

只要玩得好,

玩得遛,

都可以申请诺贝尔奖。

说自己的语言最好,

最优美,

这如果只是自卖自夸,

那还不要紧,

但如果是带着政治目的,

就又是在利用大家的善良、无知和不会审美,

进行洗脑了。

如此,再生动的说辞,

也是一种投机!!

.

(46)

那软文里面,

据说,

最经典的一句是:

亡了国,

当了奴隶的人民,

只要牢牢记住他们的语言,

就会像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

不过,这大概也是站在语文老师的角度看的吧,

要是这么简单,

那大家再多背几个单词,

就可以一起去拯救宇宙了。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