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殓】工具(一)

无情使用者伯爵x移情工具人琴师

奇妙的扭曲养成增加了!

私设琴师是在杰伊(养父)死后被伯爵收养,没有收到庄园的信。前半截会有伊索对养父的奇怪情感描写,请慎入

——————————————————————


他说我的特别的,而这件特别的事,也只能由我来做


01

伊索并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应该如何继续,他只是做着父亲交予他的一切,并静默的等待着混沌又漫长的人生逐步走向终点。

他交上了那张完美的答卷,但一切也就此被划下了一个终止符。然后呢?然后他该做什么?杰伊的死让伊索重新掉入了陌生又急促的洪流。他匍匐在棺木之上一声不吭,明日中午,唯一与他有联系的人就会被埋葬在六英尺之下,届时,一切都会变得陌生且有害,就连最普通的视线也会是刺向他的利剑。

“父亲……”

伊索蠕动着干燥起皮的嘴唇,轻声呼唤着这个独特的称谓。

“父亲…父亲,我该去哪……”

泪滴啪嗒啪嗒的砸在棺木之上,然而上面的油漆却将这些本该浸润木头咸涩的液体隔绝在外,一如生死将两人分割。

伊索并未觉得不舍,他知道人的生命有长有短,杰伊不过是走到了尽头。他只是惶恐,惶恐于自己将重回“荒原”。


那位伯爵大人便是在这日到来的,伊索并不想在此时面见生人,但他的恐惧感却抵不住催命一样的敲门声。

“您,您好…?”

伊索小心翼翼的将门拉开了一条缝,他透过这条缝隙撞见了正往里瞧的蓝色眼睛,那是他形容不出的很漂亮的蓝,但他与之对视时只觉得惊悚。

眼睛的主人倒是自在,直起身来将手里的手杖猛的卡到了门缝里,他笑得真切,弯起的眼和嘴角的弧度恰到正好,就像是伊索曾经在商店看到的陶瓷娃娃,可惜“陶瓷娃娃”先生说的话却是一点都不友善。

“这不是有人在家吗,您怎么可以把客人拒之门外呢?”

他的话语平淡又温柔,好像他只是大老远跑来这里的客人,但他卡在门缝里的手杖却一直用力别着门。

“对不起,今天,今天这里并不营业,您可以换一……!”

伊索靠在门后惶恐的解释到,不过对方并不打算让他说完,而是摆了摆手,让旁边跟随的仆人用力踹开了大门。

门板猛的敲到了伊索头上发出了不小的声音,男孩捂着生疼发晕的头慢慢蹲到了角落里,看着走进来的男人带着侍从把这里当做自家后花园一样闲逛。

他很想哭,但他不知道眼泪应不应该往下掉,毕竟从很早以前他就知道,他周遭的人总会因为他而倒霉,现在连杰伊也是落得死后都不安宁的境地。

想到这些,男孩便真的哭不出来了,既然都知道结局,那么眼泪就是无用的,无用的东西谁都不会需要。于是他逐渐放空了自己,仍由这片阴影讲他与那边的热闹隔绝开来。

“真是好手艺…这是你做的?”

男人走到灵柩旁,居高临下的观察着灵柩内的遗体面容。

杰伊的表情平和得仿佛是在小憩,但男人知道,他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这都是他那位养子兼好徒弟的功劳。

“…sh..是的!”

伊索呆愣着反应了半天才意识到这是在夸他,他眨了眨眼,还有些昏沉的大脑让他迟了许多才做出回答。

男人没有再接这个话题,只是就这么看着他,像是在沉思些什么,这让伊索又往墙角缩了缩,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这个男人的眼神看起来像是会吃人;而且他的衣服…伊索的目光下移到了男人的衣摆上,那些繁复的刺绣和蕾丝边,还有亮闪闪的他没见过的布料,无一不在提醒他这位先生的身份着实尊贵。

不过伊索并没有察觉,他的观察对象也在观察他。

一只受惊又胆小的家猫。男人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他眯起眼睛计算着这只“猫”的价值,老卡尔一死,他患有自闭症的的养子与这个世界就也再无半点联系,如果他能接手,那这个孩子便能为他所用,成为计划里最得力的助手。

而想要抓到猫咪,诚意与暂时的欺骗都是必不可少的。


“小孩儿,到我这里来。”

男人一边冲伊索招了招手示意他跟上自己,一边向前迈步,

伊索不明白他想干什么,但招惹一个有可能是贵族的人显然会有更多麻烦,所有他只能拍干净屁股上的灰,耷拉着脑袋慢悠悠跟在男人后面。

侍从被留在了管内,两人一直走到殡仪馆后面的花园才停下。

男人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上去,双手搭上手杖弯腰将下巴靠在了手背上面,伊索站在他的面前,背着手低着头,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局促不安。

“我也不会生吃了你,不用这么紧张。”

男人歪着脑袋看他,嘴角还带着笑,看上去温和又无害,仿佛之前那种压抑的气场只是他的错觉。

伊索只是嘟哝着,他不敢说话,任凭那些单词在嘴里都快被嚼烂了,他也不敢发出半点的声音来。

“现在都这么怕我,那之后到家里你要怎么生活?”

什…?什么家里?

伊索闻言猛的瞪大了眼睛,他不想和男人对视,但又想去确认男人是不是在撒谎,这听起来就像是个糟糕透顶的玩笑。男人看他还是没反应便靠到了椅背上,左手轻拍着自己的脑袋故作苦恼的哎呀了一声说到。

“是我刚才的疏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新的收养者,约瑟夫·德拉索恩斯,也就是住在西边城堡的那位伯爵。”

这下伊索直接呆住了,虽然他并不怎么在意那些传闻,但传闻里的人真出现时,他还是觉得这事实过于恐怖了些。

“收养者?”

伊索愣愣的看着约瑟夫,他现在顾不上害怕了,接二连三的变故把他砸得晕头转向,要不是这位伯爵还盯着他,他早就直接倒在地上晕过去了。

“是的,你的收养者,不过你要是还想保留卡尔的姓氏,我也会尊重你的选择。”

毕竟工具是不需要冠以家姓的。

约瑟夫摩挲着手杖顶部的家徽,在心里默默补全了后半句。

“……感谢您的慷慨,葬礼结束后,我会尽快收拾好行李的。”

恐慌和紧张之下,伊索放弃了再去思考,他机械的道过谢,与约瑟夫行了礼,转身逃命似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约瑟夫并未追上去,现在更重要的是办理收养证明,紧追着受惊的猫咪,结果只可能是适得其反。况且小孩儿的反应很不错,只需要稍加调教,就只听话又可爱的“乖猫咪”。

他站起来伸了伸腿,慢慢悠悠的走回了大门外的马车面前。

“伯爵大人,我们这就回去吗?”

侍从凑过来小心翼翼的问到

“回去,不急一时。”

约瑟夫坐回车里拉上帘子

侍从明了的同车夫做了手势,马车同人在尘土中一起没了踪影,只有大大敞开的门偶尔被风吹动,留下些吱呀声来证明这里刚才有人来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