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以后 | 此事古难全

其实最近状态是很糟糕的,我也不知该如何描述了,只是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而且这种不安越发的明显。我有太多的事儿要去做了,太多的任务没有完成。有人说是我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是这样吗?那只是我想要的真是的自己啊,是我想要成为的自己啊,我只是想做自己而已。

说起累不累,我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仿佛在我的世界没有什么累不累的,只有该不该吧,仿佛重来没有感到到累过,也仿佛无时无刻不觉得累。

我啊,还是我。一如既往努力的我。加油吧!一场新的奋斗又开始了!!!

2015-3-9

当我独自站在阳光下面,除了紧皱的眉头,没有其他任何表情,我知道,那骨子里的忧伤爬出来了。

昨晚看到了灰灰写好的近日的思想报告,让一直以为自己对灰灰很是了解的我感受到了属于我们各自的那个世界。灰灰有灰灰的想法,一些我没有观察到、没有知道的想法。于是我问了问自己,仿佛自己也有好多想法被自己忽略掉了。

近日来和鑫雨的交流越发频繁,其间确有些思想上的活动,但最后才发现,这样的交流是不能替代对自己的反思的。有些东西在心里堆久了不清理,不免会感到劳累。和鑫雨交流时,我会觉得自己是个有目标有追求的人,一个在用尽时间干正事儿的人。那时候,我的目标,我的梦想,我的理念,我要做的事儿,我要走的路都变得异常清晰,尽管我知道一切都还刚刚开始,也不会害怕以后的山长水阔。但事实上,事情并没有像我描述的那么好,也不会像我接下来写的那么糟。文章多少事,得失寸心知罢了。

也许,所有的总结性文章都带有负面的情绪吧,那些抬到纸面上的不足与缺陷,一足以让你反思以改进,也足以让你看到自己的懦弱与无能。

很久在睡前未见鑫雨的身影,当她说出感觉自己压力好大的时候,我没有过多的惊讶。想想近日来频繁感到劳累的原因,我知道有些东西也是一直压在我心里的,只是我没有给它取这样的名字罢了。前些日子隐隐有些心烦意乱的征兆表现出来的时候,和郑沸腾说了几句,但正如疯子不会说自己是疯子一样,我很排斥,也很逃避,尽管不能解释自己的疲惫,却也不愿意解释别人的劝解。第一次,我在这样思想上的战场上当了逃兵。

正如我说的一样,我想要的一切都放在那里,高高的放在那里,我就是要往上面爬,拼命的往上面爬。不要问我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我无法言状。有些东西看似对立实则统一,出世与入世之间隐含着一层关系:入世是出世的前提。哪怕我最终的目的是北极,我也要去南极瞧一瞧再回来。或许吧,我现在的眼界也只能称得上是那个走在半道中间的人。欣雨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梦想,有终点,有路径,而我,半道中间的我,是看不到终点的。

很明确的一点是,想继续在MSTC待下去。在我看来MSTC是个压力于动力同在的地方。正如每次看到徐开源就会心里一紧,那不是怦然心动,而是责任与使命的沉重。“如果明年这个时候,你还没能超过我,那你就太丢脸了”这般简洁明快的语调。我并没有把超过他作为我的目标,它起到的作用无非是让我不至于太放松自己,让我觉得大学时光是该干点什么的。寒假前的叮咛,其实我并没有做得太好,东西是学了些,不过大抵都是和MSTC这边需要的技术无关的东西。我也是感到紧迫的不行了,才在开学的前几日抓起了HTML、CSS,所谓“学”,也仅仅是纸上谈兵,尽管我一直都懂实践是学习的最好途径,但那时时间已经不允许了。当萌部长问起我会些什么的时候,只言片语的答复间隐藏了我太多的痛心,我勉强笑笑对身旁的人说:机会总是留个有准备的人的。像我这样没有做好准备的人,只有看着机会溜走的份儿。

那天大会,我还在被我的胆小包裹着的时候,李宽学长的一个眼神,萌部长的一句话,我信了,我就站上去了。那时的勇气来源于对未来的一无所知。如果,当时的我太清楚以后的路是怎么样,也许所谓的深思熟虑之后,我便不会站上去了。说起拉队友,我一无口才,二无实力,唯一能拿出来当筹码的就是责任心了。谢谢队友们,无论你们是自愿还是无奈,至少你们没有让我的勇气被扼杀在摇篮中。随后萌部长多叮咛的那几句也让我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即使所有的队友都水掉,你也要保证项目能完成。当然,这是最坏的情况。

学生会那边没有怎么上心了,只是像木头人一样的在做自己该做的事儿,不敢把所有的事情同时考虑进来,我的承受能力是有限度的。我要时间,紧缺时间。于是,我最后想出的方案是不听课了。自学与上课两种完全不相容的节奏,只会搞得我凌乱不堪。比较赞赏自学的主动性,至于听与不听的程度还得视情况而定。

2015/3/23

“都是逼出来的”,其实我现在还没有特别紧迫的感觉,只是很忙,不过也忙得有头有绪。“知道你先做什么后做什么,比知道你该做些什么重要得多”,课堂上布置的任务永远是第一的。我知道,我只有尽快的完成这些作业,我才弄投入更多的时间去学我想学的东西,去做我想做的事儿。感觉许久的高数课都没有听过了,不过,我不会在高数课堂上做其他与高数课无关的事儿,该要的时间还是得给的。我只能说两节课后他讲完了今天的教学任务,而我做完了他布置的作业。

基本就是像这样的,除了完成作业,我课下几乎不会再动这些学科。我还在想爸爸给定的目标,他叫我往南走,可我,不正是在往北走吗?或许,半期之后我就会明白了。

近日,对萌部长的崇拜程度直线上升。那些作品确实很棒啦,让我忍不住也想自己弄一个出来,这样的感觉极大的提高了我对敲代码的 兴趣。以前都是早出晚归的,整天泡在图书馆。而现在,除了吃饭和重要的活动,几乎不出寝室了。说不清为什么,没有勉强,也不觉得压迫,一打开codeblocks,一不留神,就根本挺不下来。虽然我现在还只是初学者水平,兴趣还是蛮高的,感觉有一门语言作基础,后面的都比较好理解了。尽管上学期的Python学得并不怎么样,当时也没有这么感兴趣,不过我想,过不了多久,我又会和Python友好相处的。

就像我说的,我心里面并没有特别困惑的,在别人看来或许是很忙很累,我觉得不过是身体有点疲惫而已,而且这种疲惫是我必须承受的。

对于最近学习部承办的活动《英语口语学习主题讲座》,我是没什么兴趣的,也压根儿没有在心里强调一下我是要考四六级的人,只是作为一个组织者在那儿无奈的听着。打了会儿瞌睡,看了会C程,终于换人讲中文了。我听着,语调中虽然有些暴躁的情绪,形象也不是那么的赏心悦目,只是在心里想着“这是个年青人”,和现在的我们有太多相似的年青人。她仿佛让我看了以后。

我终于有更强大的理由告诉自己现在该去拼搏,而且不带一丝畏惧。以前总以为摆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正态分布图像,只是现在艰难而已,过了这个坡以后就平坦了。可回过头去看,高中、大学,再算上我依稀看见的以后,恐怕这人生是个底数大于1的幂函数吧,一浪更比一浪高啊,都走到这个份儿上了,你就别想消停下来了。我不畏惧,就像我知道我大学必须考过2000以后,再也不怕800了一样。

我现在的人生观就像是喝了红牛一样,我很有条理得给自己安排了生活,安排了一些以前自己一听到便会躲的事儿。也希望自己抱着一颗平静的心,活得轰轰烈烈。不知何时起,行动再也不需万事具备,决定再与无需处处周祥。万无一失再也不是我需要的安全感,我不怕。我对自己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别怕。其实这种想法,从高三时便开始了,从我知道“人如鸿毛/命若野草/卑贱又骄傲/命运如刀/就让我来领教”时便开始了。

许久没有听《月半小夜曲》了,如今听来,也当时检验我当初日日循环的效果如何。好像是这样的,那些日子里的情绪、那些画面,那些感情,大都融到这首曲子里了。我听了一遍,便不敢再听了,我怕密封过的东西透了气,会变味。等到我心境足够纯净的时候,再拿它来浸泡一番吧。

2015-3-2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周我在学校碰到了小妹甜甜,她跟我说:姐姐,你明天出校门吗? 我问她有何事。 她说,想拜托我去帮她拿跆拳道晋级证书...
    静夜语思阅读 38评论 0 0
  •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人的一生就是在不完美当中度过,什么时候完美了,人的一生也就终结了。想明白这...
    戚盛鹏阅读 339评论 0 0
  • 先不管电影表达上的逻辑性和统一性,看完电影,想完完整整阅读一遍这首词。 水调歌头 苏轼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
    神经影FUN阅读 139评论 0 0
  • 一直被有爱的妈妈们指引着: 要吃皇帝的早餐! 才能让孩子一天精力充沛! 还有就是: 从小吃的对,学习不会累…… 很...
    海鹰13777423700阅读 307评论 0 0
  • 泽旺卓玛阅读 2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