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就走到了这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昨晚看《俗女养成记》一任性又看到了凌晨两点半,年近三十熬夜的效果喷薄而出,今天一天后背都感觉像被人打了一顿。

好久不写字了,也不是没有感受,最近感觉体内某些东西的变化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刻都多,但不像以前那样爱表达和记录了。

一是觉得感受属于很个人的东西并没有什么感同身受的说法,二是觉得感受到变化时最好的体验就是活在感知里,就像看到触动你的景色最好的做法是好好感受而不是立马掏出相机拍照记录。

这个道理就像某个哲学家说得人不能同时踏进两条河流。

也很像我喜欢的韩国作家金爱烂的做法一样,好好活在自己的生活里,好好生活比写作什么的重要多了,写作是人生里最不重要的事,任何紧急的事都可以排在写作前面。

这跟过去的我接受的东西完全相反,过去接受的理论基本上都类似于“入定”,有种莫名被加持的神圣感。就类似于作家吴淡如曾经比喻过的一个职业作家的说法,什么写作的职业性质就像妓女,不能等你有心情了再接客。乍一听感觉似乎挺有道理,但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以前还分辨不出来,现在明白了,这是一种把职业高于人生的逻辑,似乎是一条阳光大道,但就是冷冰冰,因为它物化了自己,把自己当成一个机器,冰冷疏离。

这种突然意识到的感悟可能来自于前半生被大环境硬生生地逼着自己卯足了劲地出人头地有关,前面耗费了太多心力,并且毫无作为,后面就“衰”了。

相对于“茂盛生长”,我更喜欢现在的“衰弱”状态。

那些让人心潮澎湃的激情在现在的我看来就是一场幻梦,稀松平常的日常小事反而让我欢喜让我忧。

很多事当身在其中并不能察觉到,等一切尘埃落定反而了了。

那些曾经让我觉得不怎么样就无颜见江东父老的想法现在看来连笑话都比不上,那就是一场被续入的小我自恋的一场思想狂欢,听起来积极上进,其实海市蜃楼。

人生真的很奇怪,很像狗追着自己尾巴咬的幸福故事论。当我苦心经营的时候,一切都在远离我,当我接受一切的可能性,并且不准备付出任何努力去改变什么的时候,我反而可以自在做自己,开始变得活跃,活泼起来,人反而有了一种可盐可甜的弹性。

从前追求的是井井有条的人生,现在则是杂乱野蛮生长且无逻辑的疯子,不知为何,这种感觉让我安心。

回想起从前的种种“努力”,现在看来都像是一个失去了领队的蚂蚁,在不停的原地打转。

徒劳无功从来不曾那么深刻地被体会过

他人的眼光让我试图往“光鲜亮丽”方向武装起来,而回到自己则活的像个人,虽不完美,但鲜活。

嗯,这种絮絮叨叨自己跟自己聊天的碎碎念也是我喜欢的方式,表达就变得自由自在,而从前试图成为一个“作家”的时候,反而写下每一个字都考虑到了观众的掌声,表达本身也就变得不可爱了。

今日份的碎碎念感觉够了,下次想叨叨再来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