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转转,终于遇见


今天是星期天,一位老人在路边频频招手,我看老人的样子很疲惫,就让他上了车,没想到老人中途脸色发白,呼吸困难,只好把他送到了医院,老人醒过来后,我不仅没要他的医药费,还给了他5000元钱。

昨天我妈说我爸的腿疾复发,让我趁今天有时间,接他去医院检查一下,今天我就让老公开车,去接我爸。

走到半路,一个老人频频招手,可能是想搭顺风车,我见老人很疲惫,就让他上了车。

老人嘴里一直说着感谢的话:“你们是好人啊!没嫌我这老头子脏,过去好几辆车了,都不敢停。”

“你说哪里话,都有老的一天,那些司机可能有急事,不方便停车。”和老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得知老人是去城里看女儿,路上电瓶车坏了,就遇到了我们,而且他还当过兵,我瞬间产生一种亲切感。

“我爸当年也在部队待过呢。”

“是吗?有机会认识就好了,难怪你们心这么好,肯定是家长教育的好。”我心里暗笑,我们都多大人了,还家长教育的好。

“好,有机会让你们认识一下。”突然,我看到老人脸色不对,呼吸也变得急促。

“大叔,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老人微微点了点头,似乎已经说不出话。

“老公,怎么办,要不要送老人去医院?”老公马上调转车头,往最近的医院开:“先送他去医院,然后再去接你爸吧!”

我答应着,心里祈祷,老人千万别有事,不然浑身是嘴都说不清。

到了医院,交了押金,等老人稳定下来,我们想走。医院说什么都不让走,说你爸还没醒过来,你们不能走。

我苦笑了一下,这不是我爸,他是搭我们的顺风车,在车上犯病了。不说还好,一说我们不认识,医院更不让走了,那必须等老人醒过来,确认不是肇事以后才能走。

这不是天上没掉馅饼,掉下个麻烦吗?无奈只能等,医生不让走,我们只好给老爸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们路上出了点事,要晚一点过去。

我爸一听说路上出了事,问清了地址,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

当我们说明情况,我爸才松了一口气,救人是好事,你也不说明白,差点我我们吓死。

这时,老人醒了过来,见到我还在,拉着我的手说:“今天真是遇到好人了,不然我这条命可能就交代了。”

“人没事就好,大叔,你家在哪里,你告诉我你女儿的联系方式,我给她打个电话。”

我拨通了她女儿的电话,说她爸爸现在医院,让她马上过来。

这时,我爸突然盯着这个老人目不转睛地看,然后问:“老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余得水。”

“你原来在哪个部队服役,认识一个叫许文路的人吗?”我爸用紧张激动的眼神盯着床上的老人。

“你是文路?”老人从病床上坐起来,伸出了瘦骨嶙峋的手。

“是啊!一晃四十多年了,都是快入土的人了,没想到我们这辈子还能再见面。”两个人的手紧紧握着,脸上老累纵横。

“过来,春,这就是我常给你念叨的余叔,快叫叔。”

这时门一下被推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闯了进来,大声说:“爸,你怎么啦,是不是他们撞了你?”

“瞎咋呼啥,是你许叔的女儿和女婿救了我,不然,你可能都看不到我了,还不谢谢人家。”

我们说了全部经过,她不好意思地说着感谢的话,并从包里拿出一叠钱:“真是非常感谢,不知这些钱够不够医院的费用,不够我再回家去拿。”

这时,我爸说:“闺女,医药费你就别管了,我出了。”转身又拿出5000元钱递给余叔:“当初我父亲病重,是你给了我50元钱,救了我父亲一命,当时我就想,如果我有钱了,要用十倍的钱还你,可惜,这么多年了,我们退伍以后失去了联系,钱也一直没还你,多亏今天这个机会,让我们重逢,真是老天开眼啊!”

我爸越说越激动,险些喘不过气来。“好了,爸,我们知道怎么做的,你慢慢说。”我连忙制止。

最后,余叔的医药费我们出了,我们欠的钱余叔也没要,可我们都知道,我们两家又多了一门亲戚。

真是无巧不成书,今天的偶遇,让我爸找到了失去联系多年的战友,可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吧!

老一辈的友谊,我们也许不懂,五十块钱能铭记一生,我爸说,你想想吧!四十年前,五十块钱是什么概念。那是他攒了一年的津贴,都给了我呀!

真是,想想现在可能五万块钱,都没有那时的五十块钱分量重,也就不难解释,爸爸为什么会一直在跟我们念叨,这个这位失联的战友了,他是让我们要懂得感恩,做一个知恩不图报的人。

万事皆有缘,一次偶遇,一个意外,却圆了两个垂暮老人的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