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05我要当姐姐了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

目录

我要当姐姐了

文/宣宣妹子

我呆呆地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在烟雾缭绕中忙碌的母亲,一时神思恍惚。

“怎么啦?薇薇,发什么呆?”母亲抬头见我倚在门上发呆,叫道我。

听到母亲的话,我回过神来。“没什么,只是感觉好久不见母亲,有些想母亲罢了!”

“说什么胡话!”母亲笑道,嗔怪道:“不过是今天早上才出门的,哪里好久不见了!你这孩子当真是魔障了不成!”

是啊,不过早上出门一趟而已,却感觉分别了许久。父亲突然病倒,母亲差点自缢。不过几天时间,却已经沧海桑田。我已经不是那个望着窗外的麻雀发呆,无忧无虑的小姑娘了,这个家需要我长大。

我从背后抱住母亲,“是啊,薇薇一日不见母亲,如隔三秋,可真是十分想念父亲母亲呢!”我撒娇的说道。

“你这孩子,真是拿你没办法。”母亲笑了笑,“快别闹了,帮我把菜和饭端出去。准备吃晚饭了。”

我闻言,在母亲脸上啄了一口,“好的,遵命母上大人!”说完欢乐的端着菜走向书房。

“咦?怎么又进来了?”母亲奇怪的问。

我把药放在灶头,“这是父亲的药,现在煎好,一会儿饭后父亲好服用。”我解释道,“母亲,煎药的锅放在哪里了?”

“你放着吧,把粥给你父亲端去。我来煎药。”母亲嫌我碍事,把我赶走。我把钱大夫嘱咐我煎药的方法告诉母亲后,端着粥离开厨房。

“父亲,小心烫!啊……”我舀起一勺粥,吹凉后一口一口喂喂父亲。父亲胃口不大好,只吃了一小碗,便摇摇头不愿意再吃。

我把空碗放回厨房,只见母亲正蹲在小火炉旁,用力扇这扇子。“母亲,你先去吃饭,我来吧!”

“没事,你先去吃吧。中午也没好好吃,赶紧去吃吧!”母亲摆摆手。我不再坚持,只得把饭菜端回厨房。

“我们一起吃饭吧!”我愉快的说道。

“真拿你没有办法。”母亲放下扇子,端起碗正准备吃饭。

哐当……碗碎了一地,母亲晕倒在地。

我吓坏了,抱起母亲拼命掐着人中,却始终不见醒来。“母亲!母亲!你醒醒啊,你别吓薇薇啊!”

“小荣哥,快开门!”砰砰砰……“小荣哥,快开门!”

“来了!来了!”小荣哥开门看见哭得稀里哗啦的我,大吃一惊。“怎么了薇薇?”

“你快去帮我请钱大夫来看看,母亲晕倒了,怎么掐人中都不醒。”我一边哭泣一边说道。

“好好好。你别着急,我马上去请钱大夫,你回去看着鱼大嫂。”小荣哥说完,飞快地跑向妙春堂的方向。

我焦急的在屋内来回走,不停望向门口。

“薇薇,快开门,钱大夫来了。”

我一听钱大夫来了,奔向门口,“钱大夫,快看看我母亲怎么了?”

钱大夫被小荣哥拽着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鱼大嫂在哪里,薇薇你带我们去看看!”

我急忙领钱大夫进我屋,钱大夫放下药箱,拿出脉枕,我轻轻放下母亲的手。

屋内只剩下呼吸声。

诊完脉后,钱大夫为母亲施了针。我焦急的在一旁看着,并不敢打扰。过来好久,钱大夫收起针,拿出纸笔,写下药方交到我手里。

“钱大夫,我母亲怎么样了?”接过药方,我焦急的问道。

“不打紧,只是近日受惊过度,我已经施了针,很快就会醒来。只是……”钱大夫顿了顿说道,“你母亲已经有三月身孕,今后怕不宜过于操劳。”

我听到三月身孕时,不由大喜。我要当姐姐了!记得以前,我经常向母亲撒娇,说要想一个弟弟妹妹。母亲总是说好,却也没真的给我生过弟弟妹妹。渐渐地我再跟母亲提这个话题时,母亲脸上总是挂不住的落寞。渐渐地,我便不再提。

“真的吗!我要当姐姐了!”我开心地拉着钱大夫的手求证道。

“真的!老夫是不会骗你的。”钱大夫笑呵呵的说道,“只是微微啊,以后,你可想过如何是好?”

我冰冻在原地,是啊,该怎么办?

母亲肚子里的小家伙,你来的还真不是时候啊!

“放心吧,钱大夫,我定不会让我弟弟妹妹饿到的。有我在就好。”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微微啊!你真是个好孩子,只是命怎么这么苦呢!”钱大夫眼中带着泪花。

“这有什么,我要当姐姐了,是好事啊!钱大夫,我不苦!”我笑着说,“今天真是麻烦钱大夫您了,今天诊金多少?”

钱大夫摇摇手,收起药箱,“鱼大嫂没什么事,一会儿让小荣哥来店里把药带回来了就好。主要是不能操心,不宜过度劳累。诊金,不用。”说完,就欲告辞。

我自是不肯,几番推辞后,出诊费连同药费钱大夫方才收了二十文钱。

小荣哥帮我送钱大夫回去后,把药拿来回来。谢过小荣哥后,我把父亲的药服侍父亲付下后,又开始煎母亲的药。

“母亲,你醒来!真是太好了!来把药喝了。”看见母亲醒来,我开心的极了,眼泪不争气的留下来。

“我这是怎么了?”母亲疑惑的问道。

“好事!母亲,我要当姐姐了!”

“什么?!”母亲大为吃惊,“你说什么薇薇!”

“我说,我要当姐姐了!您又要当母亲了!父亲又要当父亲了!”我大声的说道。

母亲听完泪流满面,“乖,先把药喝了。钱大夫说,以后不可操劳。要好好休息。”母亲闻言乖乖的把药喝完。

“好!好!好!”母亲用手轻轻抚摸肚子,“孩子,你终于来了!只是……”母亲神色暗淡下来。

“有我在呢!母亲不必担心!”我看出母亲的担忧,宽慰道。

待母亲休息下后,我把书房简单整理一下,搭起一张简易床。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怎么能不担心,父亲病倒,两日药钱就五百文,平日母亲绣一条手帕要一天,加紧绣两日最多也只能修三条,那就是三百文钱。我每天出摊写信,不过几文钱而已。况且我们一家三口,不,是一家四口,还需要日出开销。算下来,怎么也是不够的,加上母亲有孕,不能操劳。

怎么办呢?!

咕噜噜……

肚子开始叫,我方才想起晚饭还没有来得及吃。算了,先吃点东西吧!吃饱了才有力气想怎么办。

文/宣宣妹子

上一章 下一章

未完待续,不断更新中,敬请期待

如果喜欢

请一定要点赞or评论

您的鼓励,是我极大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