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我》第十七章 的确是习惯了啊,这么多年不是一直如此吗

Ep17 [的确是习惯了啊,这么多年不是一直如此吗]

    黄明昊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大力推开门气喘吁吁的叫他停手,朱正廷回身去看他,“他只是一只小妖,他还想杀你!”

    “三界大多数人都想杀我的,”黄明昊平静下来,“我习惯了,松手吧,别多害一条性命。”他说得淡然,仿佛早就不放在心上,也没有伤感。

    可是朱正廷听着却很难受,唉,都是他不好,要是当初他留在他身边,事情怎么也走不到这一步的。

  没有了心中强大的怨愤,朱正廷松开了手,黄鼬已经半死不活,只能微微抽搐几下。

  黄明昊走过来,右手抚过黄鼬的命门,黄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清醒过来,黄明昊神色黯淡,“走吧,别再回来了。”

  黄鼬神奇般捡回一条命,缓了缓,恢复力气便迅速跳出窗台逃命去了,他没工夫想什么东西,只能赶紧逃命。

  朱正廷对黄明昊灌输功力给一只黄鼬的行为很是费解,“我已经饶过他了,为什么还要……”

  “我怕他出去被其他人看见没法逃。”黄明昊淡淡的笑了笑,反过来安慰朱正廷,“没事的,我一点都不要紧。”



  黄新淳连滚带爬从11楼窜下来,一路上撞到了好几个空调外机,也不知道疼似的,顺着阳台窗户溜下来,也来不及顾忌来来往往的人,直接以原形在大街上跑路,吓得几个压马路的小姐妹连连尖叫。

  黄新淳跌跌撞撞的跑回月亮湾咖啡屋,一言不发的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也没有去站长办公室汇报情况,裹着被子蒙头就睡。

  心脏狂跳不止,震得他耳膜都疼得难受,被窝里黑漆漆的环境总算让他稍微缓了口气,喉骨似乎都被捏歪了,呼吸不顺畅,只能小口小口轻缓的呼吸,脑袋靠在枕头上他才发现自己全身都在发抖。

  他蜷缩成一团,手脚冰凉,爪子哆哆嗦嗦地抹过脸颊,是湿湿的,他居然没出息的哭了,黄新淳后怕的生出一身冷汗,太恐怖了太恐怖了,他差一点点就要英勇牺牲了,见不到姐姐和站长了呜呜。

  怎么会有那么恐怖的人?故意设计让他露出马脚,还用仙力对付他,神仙就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杀人了吗?!

  他是妖精关他天界什么事啊,要不是黄明昊赶回来,他的小命就要交代在那里了。



  “怎么了?”突然有人说话,黄新淳吓了一跳,被子外面露出了丁泽仁的脸,“观察员说你从那里跑出来了,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站长!我差一点……”黄新淳不知为何就顿住了,再开口时已经换了说法,“我潜伏失败了,我被他们发现了。”

“没关系,”丁泽仁以为他是在为失职而自责,“失败了我们还有其他办法,别放在心上,安全回来就好。”

  “嗯。”黄新淳轻不可闻的点了点头,摩挲着掌心被烫出的水泡陷入了沉思。



  朱正廷叹了口气,“其实,你可以不那么善良的,自私一点也没关系。”

    他去心疼别人,那谁能来心疼他呢,当初被三界联合剿杀,只能一路逃到修罗道去,有谁心疼他的性命了?被妖警前后夹击重伤的时候,又有谁心疼他的伤势了?

    黄明昊笑起来,“好歹我们现在知道谁下的手了,以后就会提高警惕啦。”揉了揉朱正廷的脸颊,假装一本正经道,“多谢你救了我一命。”

    朱正廷拿下他的手,无奈的摸了摸他的脑袋,顾左右而言他,“刚刚那只黄鼬尿在毯子了,我去把它丢掉。”说完起身就扒拉起地毯往门外走去。

    明显感觉到室温恢复的仓鼠从猫窝里跳出来,无比乖巧的走到黄明昊身边,用小脑袋蹭了蹭他,“加油,不哭啊。”

    我才不哭呢!黄明昊搂过仓鼠,他肉滚滚的身子像是填补了心里的失落,让黄明昊一下子觉得不孤单了,他望向大开的阳台窗户,刚才黄鼬从那里消失了,现在早就没有任何踪影。

  的确是习惯了啊,这么多年不是一直如此吗。


  口袋里的手机不适时宜的亮了起来,进来一条微信消息。

  解锁屏幕,毕雯珺的对话框出现在屏幕上,“实验室有点忙,耽搁了几天,小蓝的数据已经全部整理出来了,我拍了照片给你,明天可以过来拿纸质资料。提醒你一下,你猜的没错,十二年前的事情大有猫腻。”



  “白队长,对,我是黄明昊,关于北京福临孤儿院火灾事件,我想麻烦你……那好,多谢了。”


    那边挂断了电话,黄明昊站在法医解剖实验楼厕所窗户下收起了手机,三个孩子陆续死于体内罂粟碱过量,这背后一定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秘密。


    可惜一把大火烧得什么都不剩了,又是非官方的调查,黄明昊不方便自己去查,只能拜托在刑警队队长白雨,黄明昊曾经在追捕连环杀人犯的重案组当过队里的法医,和队长白雨还算有点出生入死交情,刚好他所在的分局就是当年处理孤儿院事件的警局,由他出面多少会容易些。


    朱正廷拆开信封,里面是一份文件,随手翻了翻便丢在了沙发上,打开电脑开始噼里啪啦的敲字,黄明昊凑过来问,“谁寄过来的信啊?”

    “我从剧团离职了,那是解约书。”朱正廷盯着屏幕犯愁,网上已经对他擅自退团大加攻击了,这个时候再去找新的工作,会不会被喷?要不还是缓两天,他对网上那些键盘侠很头疼。

    “解约书那么重要的东西,你也不收收好。”黄明昊埋怨了他一句,随手翻了翻,原来朱正廷公司的老板是韩沐楚,公司叫什么沐楚娱乐。

    黄明昊瞥了一眼就整理好塞进信封里去,催促他,“快点收起来。”

  朱正廷接过来,“我想早点出去工作嘛,好减轻你的负担。”

    “担心什么,你在人间这么多年不是已经攒了很多钱了么。”

    “这可是北京啊,什么物价你不是不知道,剧团收入微薄,我能挣扎着活这么多年已经很不容易了,以前存的钱现在就贬值,我也不知道我咋越活越穷呢。”朱正廷抱怨,“我又不像你那个大明星朋友。”

    “我看你不吃饭也饿不死了,”黄明昊,“天天有醋喝。”

    “黄明昊!你给我过来!”真是不发脾气不知道他脾气了是吧。

    黄明昊立刻躲得远远的,“我错了我错了。”

    哼,算他识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