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的小蜗牛

文/可可易希

学校有一个铃声是夜晚12点10分响的,我一般会早睡,因此很少听到这个铃声,不过今晚又听到了。

先生一直在基层工作,很忙,很忙,常常没有周末,甚至还要加班到12点以后。今晚和他通电话已经10点多了,突然领导一个电话又喊去加班了,现在还没结束。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我和先生就像两只奋斗的小蜗牛。我天天被学生折磨,他天天被工作折磨,收入不高,却都很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