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倍人生的感悟

大家来报5倍人生,就像是一个正在爬坡的背包客来这里寻找如何可以走的更快的方法。

最开始,饲主在知识星球上的问题,就像是她对我们这些背包客说:“你先把你的包放下来,看看装了什么,是不是一定都得带上的”

我们听了一头雾水:“什么?我是来问走的更快的方法,不是要看背包的!”

接着饲主继续说:“你先看看吧”

于是我们卸下包,打开来看。啊,原来我们这个包里面还有各种各种的小包,小包里面还装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我们是什么时候装进去的?谁偷偷放到我们包里的?想了很久,有些东西记起来了,啊,原来是小时候,爸妈说这个有用,我们就把它放到包里了,但就忘记了。

现在一看,这东西又破又烂又重,已经完全没用了,那就扔了吧。

还有些东西呢,不知道是啥,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于是就又放进了包里。

扔了一些东西后,我们感到「心满意足」,合上包继续上路了。

我们爬上了这个坡,来到了一座山脚下,往前一看,是一条长长的阶梯。爬了几步,感到又累又痛苦,于是又停下来,问饲主,我要怎么爬上这个坡。

饲主说,你还是先看看你的包吧。

啊,对,我的包太重了,我要先看看有没有什么能扔的。

于是又倒腾了一番,心满意足地合上包,继续爬。

爬着爬着又觉得累,这次呢,没有再问饲主,自己先打开包倒腾了一番,接着继续爬。

爬的路上呢,遇到了一些小伙伴,得知这条路是要去某个地方,听了没啥兴趣,但是往回看,自己也爬了那么多路,反正也懂了怎么扔东西,不去看看又有点可惜了。

这时候,我问饲主,我要不要也跟着他们去看看呢?我也有点好奇的,但是没啥兴趣。

饲主说,你爬到这了,要不先站在这,看看风景,看看这附近有没有哪个景色你喜欢的。

我看了看,好像隔壁那个山的景色我看着挺美,更想去。

饲主说,那你就去看看呗。

我于是开始往下走,但是又隐隐觉得不安,一,我看着大家都在往上爬,二,我也不知道去隔壁山的路,我也不知道去的路上会不会很辛苦。

于是走没一会我又停了下来,问饲主:“我下山真的对吗?”

饲主反问我,“你觉得呢?”

我答:“我不知道呀,我之前那么辛苦爬上来,现在就这样下去了,我觉得很可惜,而且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对面的路,辛不辛苦,是不是我想要的,我都不知道”

饲主回我说:“那你查查怎么去对面的路呗,看看辛不辛苦。”

我查了查,看着挺简单的。但我还是怕,怕只是看着简单。

于是我又问饲主:“这条路真的是看起来这么容易吗?会不会有什么坑?我去到那边发现不是自己想要的怎么办?”。

饲主说:“我不知道呀,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问完饲主,我还是非常疑惑,我的问题一个都没有解决,我该怎么办呢?

纠结了几日后,我还是决定下山。下的过程挺轻松的,没多久就到了山脚下。

只是看着这熟悉的一切,不禁有一些感慨,走了那么多路又回到了原点,这么做真的是对的吗?

站在山脚下,我抬头望向当初想去的那座山,发现它和我在半山腰看过去的景色完全不一样,从我现在这个角度看,毫无生机,当初想去的心情也一点都没有了。

“我要怎么办?”我问饲主。

过了很久都没有回应,我继续问:“饲主,我现在要怎么办?”

还是没有回应。

我有点绝望了。

我坐了下来,休息了一会,心情也渐渐平复下来。

我想,既然我确定了不想去那座山,不如来分析分析为啥不想去吧。

于是,我拿起笔,把自己的想法写了下来。

在山脚过了几日,这期间我认识了一个有趣的朋友。

她和我说了她去爬各种山的故事。

我问她,每个山都爬到了山顶吗?她说并没有。

我好奇地问:“为什么呢?爬山不就是为了爬到山顶去看看吗?”

她说:“我刚开始爬山的那几年,我就是要求自己爬到山顶。有一些山非常陡峭,爬的过程需要小心翼翼,还受了伤,非常累,但为了爬到顶,还是坚持了下去。坚持到顶后,的确是很开心,觉得证明了自己,但后来想想,为了那短暂的爽,而辛苦那么久真的值得吗?还有一些山,明明在半山腰就知道它的无趣了,但为了到顶,硬是爬上去,结果到顶后就后悔了,后悔为什么要花时间爬上来。随着爬的山越多,我对自己也就更了解,我知道哪些山我可以半山腰就放弃我也不会后悔,我知道哪些山对我来说有点难,但我可以突破自己且不会受伤。”

“那你现在每次爬山都会很满意吗?”

“当然不是,总有一些时候我估错了,但即使这种时候我也不会后悔”

“为什么呢?”

“因为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要的是什么呢?”

“这样吧,你有没有买过什么东西,即使买回来后它降价了,或者看到了更高性价比的同类产品也不会后悔的”

我想了想,很肯定地回答到:“有”

“什么呢?”

“有一些衣服”

“为什么呢?”

“因为自己想清晰了”

“那这个想清晰是怎么一种感受呢?是怎么想清楚的呢?你一开始买东西就能买到这样的东西吗?”

“一开始并不能买到这样的,是随着多买多总结后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才有了真的想清楚的感觉。”

“所以呢?”

“那你买回来没次看到它,或用到它都会开心吗?”

“大部分时候吧”

“所以呢?”

“啊,我懂了。”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