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妇女节”时,我们在说什么?

字数 1098阅读 71

1.

我们先开个脑洞:假如你要“争取”一群人,那群人铁板一块,特别团结。上头要求你,要以最小的代价把他们拿下来,你怎么办?

最佳的办法,是先在对方的精英人群中,找到亲近我方的人士,用重金和更尊贵的地位收买策反,让他们来抵制或者污名化少数顽固的敌对派。等舆论一转,大多数的普通人,只能亦步亦趋了。

所以,“妇女”这个词汇要细分了:小的,要叫“女生”,女生不能过妇女节的,要差开一天,你们懂不;大一点的,要叫“女神”,甭细究年龄,就讲气质;再大点,和女神一起包装,就叫“女王”,讲的是一个“尊”和“贵”。

至于,“妇女”这个词本身,诶,你听说过“首陀罗”吗?

这样一来,她们当不当“女王”不重要,谁让她们当女王才最关键。

比如这张图,怎么样“才”是女王呢?谁来盖这大红印章呢?

2.

更大的问题的还在于,要是有女王,就必须配备女奴啊,甚至,“女家具”?“女机器”?要不,怎么能突显王的尊贵呢?

问题是,大家都一个鼻子两只眼,谁又甘愿当女奴、女物呢?

没关系,谁来当不重要,谁怕当才重要。

“别想多啊,宝宝们,女王们,女神们,本单位这图片说的不是你们,是她们。”

所以,如有冒犯都别骂啊,哪个小蹄子骂了就是自动对号入座。

阵营分好了,要有个口号啊。

“世界上有两种女人,一种是酷女人,一种是一般的女人。”像这样层次的口号爆炸当量显然不够炫酷嘛!

今天就应该这样炸:“要么是女王,要么是万丈深渊。”对,没有中间层,就不给中间层。

要么,频于奔命,要么濒临崩溃,没有缓和空间。

在女神们坐拥由金属、塑料、半导体、碳单晶、硅酸盐、色素、合成香精、有机容积、限量印刷品、资格帐号……堆砌而成成的“认证标志”,或者削尖脑袋努力拥有这些好物清单时,我们才一起庆祝这个伟大的节日。


3.

今天这个伟大的日子,来之不易,是荣耀,是恩赐。一年就这一天,就为了你们。你们一个个,是不是应该代表着圣洁、完美、大爱、高贵?是不是都应该稳稳当当,坐在我们放的这一张张包浆柔美的大椅上?

今天是咱们女神们荣耀的日子,大家都长点眼力价儿,和和气气的啊,大过节的。

那谁说要独身不婚的,平常你念叨就行了,今天不想啐你啊,坐好了。

那大肚子的,喊啥要刨不要顺产的,血里呼啦的,合适吗。

那谁又没来?一个女的不粘家天天跑公司,比爷们都牲口,这么重要的节日活动都不来参加。

嘿,那不谁家小闺女儿吗,看那腰那屁股儿,让你儿子上点心啊,早点到手,早点拉到我们这过节日。

你说那谁都28了?我以为18呢,原来这么骚是打扮出来的,她这样的来这儿过节咱也不收。

谁在那喊“平权”来的?平权这词是啥意思?跟今天有关系吗?

今天咱就俩议程啊:

一、“三八红旗手”颁奖;

二、合唱《千年等一回》,哦错了,《今天是个好日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