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我曾有幸得到一位姑娘的垂青,她送我一盒星星,装在彩色的罐子里,上面用白丝盖着,像是在掩饰她对我朦胧的思念。而年少轻狂的我不知珍惜,将那罐子随意丢弃在角落,直到高考结束后,我整理旧物,方才发现。它的盖子上早已蒙灰,用颤抖的手打开它,白丝依旧,星星依旧,只是姑娘早已隐于时间的河流,无迹可寻。拿一颗星星在手里,想着她折星星的那刻,我又在何处,陪着何人。那晚我竟夜不能寐,坐在床头,曾经的一幕幕萦绕在我的心头,堵的我心头发慌。

当泪光蔓延在我的脸上时,我才意识到,真的没有一匹马能快的过时间,我也是早在时间的乱流中失去那位姑娘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本文有IT江湖-宋立君翻译自:henrikwarne 上周我从三个哈尔姆斯塔德大学的学生那里收到一封电子邮件是关于...
    宋立君阅读 185评论 0 1
  • 美国人是世界上最爱喝咖啡的族群,超过一半的人口天天喝咖啡,在这个国家每天,都能消费掉,是一杯咖啡,这个数量还呈现了...
    何以笙歌阅读 77评论 0 0
  • 文/居里社 在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里,需要保持谦和,虚心,低调,不能过度的张扬,冒进,所以中国人讲究“深藏不露”,可...
    居里叶阅读 337评论 4 10
  • 爸爸喜欢种花,海棠是他的最爱,在最冷的冬天开放,傲骨凌寒!
    松果壳壳阅读 217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