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消逝


1.

半夜三点,手机铃响了,小莹迷迷糊糊地拿起手机,放到耳朵边。

睡觉之前她都习惯关掉手机,只对一个人设定了来电自动开启,所以对于突然的来电,她并不感到意外。

手机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半晌才有熟悉的声音自言自语:“按绿键接通,按红键挂断。”然后就是不断按键的声音。

每隔三两天的清晨,这样的电话总会响起来,小莹早就习惯了,所以她边听着手机里的声音,边迷迷糊糊打盹。

其实对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打通了电话,一开始接到这样的电话,小莹还喂喂地喊她,她耳朵背了,听不见。后来小莹就习惯了,习惯某个凌晨或者任何时间接到她这样毫不知情的电话。

过了好一会儿,她总算点对了按键,手机挂掉之前,小莹仿佛听到了她满意的叹息声,就像小莹第一次教她用手机时,她因为学得认真,而得到小莹的表扬时那样的叹息。

小莹想象着她有些小得意的笑容,眼睛一定是眯着的,笑起来脸上的皱纹便更深了。小莹不禁把手机贴到脸上,好像正贴着她的笑脸一样。

每当这个时候,小莹就会感激这个时代的科技,感激S公司开展的这个永不消逝的项目。

是他们让小莹可以在她走之后,还能接到她的电话,还能听到她的声音,甚至能感受到她的气息。

S公司是国内有名的科技型巨头公司,专门研究前沿科技,已经研制出很多跟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的科技产品,给大家带来便利的同时,也树立了很好的商业口碑。

永不消逝项目就是S公司近期发布的一个科技创新项目。他们的宣传片里说,可以通过某种仪器连接到人的潜意识甚至梦境里,感知到她的诉求,这诉求或许是个结果也可以是某段生活场景,只要是被接入者想要实现的,他们就可以提取出来,合成,最终输入到芯片里,然后嵌进机器人的大脑里,机器人就会在现实里实现被接入者那些梦里或者潜意识里的诉求。

这个项目一推出来的时候,小莹就申请做了第一批志愿者,如果真的能像宣传中说的那样,能实现她最想实现的梦,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2.

事实上,小莹也没做什么。她只是被催眠后睡了一觉,醒来后,工作人员就告诉她一切就绪,让她回家等结果就行了。

没过多久,小莹沉寂了很久的手机就开始每隔两三天接到她的电话,就跟她还在的时候似的,频率一样,内容也一样。

第一次的时候,小莹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小莹曾做过很多类似的梦,梦里一切照旧,就像她从来没离开一样,可是梦会醒的,醒来就什么都没有了,小莹害怕这次也一样。

直到这种场景持续发生,并且真的按照曾经的频率发生,小莹才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小莹欣喜若狂,抱着手机流下眼泪来。又可以像原来一样,真正地听到她的声音,感受到她对自己的依赖,体会到她还在的时候,那种幸福和满足感,她的妈妈,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妈妈的突然离世,让小莹很痛苦,她无法接受生活里突然没有了她,虽然一切并没有很大的改变,小莹却觉得日子过得像一场梦。小莹一直想,这就是一场梦,等梦醒了,她还在,什么都不会变。

可是,这场梦的时间也太久了点,小莹不得不承认把它当做一场梦只是自己的一场痴心妄想而已。

然而,永不消逝项目的成功尝试,还是为小莹的这场痴心妄想打开了一扇窗,她看到有耀目的光从那扇窗子里照进来,甚至能看到妈妈的笑脸出现在那片光芒里,那么温暖。她冲小莹招了招手,就像回家时她总会做的那个欢快的手势一样。

经历了手机来电事件之后,小莹不再满足于只是能听到她的声音,却看不到她的人。小莹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给S公司永不消逝项目组发了一封电邮,把想法告诉了他们。

小莹很期待,他们收到电邮后的反应。

3.

“赵总,我们收到一封电邮,是她发出来的。”副手李航对正站在窗边的男人说,手里递过去一张打印出来的文件。

男人叫赵云,是S集团的老板,也是永不消逝项目的发起人和主要负责人。

他拿过那份文件看了下,额头的川字纹更深了一些,“她的这个想法实现起来有点难度。”

李航看了一眼赵云:“机器人模拟人类的声音和动作,再现某些场景是可以的,即便是外形,也可以做得跟人类一样,只是情感的再生,以前没有过成功的案例。”

“我理解她提这样要求的心思,你和项目组再讨论一下。我也再想想。”赵云拿着那张纸,走回他的办公桌前。

硕大的办公桌上,一排六台大型计算机闪着蓝光,映在赵云的脸上。他的眼睛很亮,川字纹却不见舒展,李航知道,一向打不倒的赵云,也遇到了难题。

他不禁想要再说点什么,可是看着赵云紧抿的嘴角,他又迟疑了。他了解赵云,每当他拿定主意想做某件事时,表情都与现在如出一辙。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看来得再召集项目组针对邮件内容做进一步讨论才行,李航边想着边走出办公室,离开时帮赵云关上了门。

门关上了,办公室除了赵云的呼吸声,什么都听不见。他的呼吸很重,刚刚忙碌着的手指现在握成拳头砸在了桌面上。

刚刚那封邮件里的内容,他第一时间就看到了,事实上,他一直在监控着她的一举一动。她来测试,她申请做志愿者,她接受催眠,她接到电话时的小心翼翼,她确认事情是真的能实现时的喜极而泣……,这些他都看在眼里。

可以说,赵云从来没有放过她任何一点的行动以及情绪变化。

所以,当她坐在电脑前,打下那样一封邮件时,他都看在眼里,就像,在她身边一样。

事实上,虽然不是真的在她身边,真实情况也差不太多了,他在实验室的大玻璃房子外面,而她就在玻璃房子里面。

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着。她开心,他知道,她苦恼,他也知道。她想让她的妈妈复生,他更知道。

怎么能不知道呢?她的妈妈离世时,他就陪在她身边,她是如何痛苦,又如何迷茫,又是如何让自己的日子过得像一场梦,他都感同身受。

后来,她因为分不清现实和梦境,意识竟然进入了一种休眠状态。他尝试了很多种办法,才又让她重新站在自己面前,只是没想到她对那件事的执着这么深,现在竟还想让死人复生。

是啊,她就是这样一个执着的人啊,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当年她为了追求自己,放弃喜欢的专业,喜欢的大学,喜欢的城市,来了他的城市,读他的大学,学他的专业。

明明是对工科理学不感兴趣的一个人,却愣是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啃下一本本大部头,甚至还参加了系里最变态的实验小组,搞什么前沿科技。

其实,这个永不消逝项目也是她提议的,她曾经说,在这个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事情都已经可以被科技、被电子机械而完成,甚至被它们取代,或许某一天,爱也将成为不可再生资源,永远消失。到那时候,爱将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资源。

为了将爱保留下来,让它能像种子一样具有传播的能力,她提议并建立了这个实验室,成为S公司最具潜力,也最烧钱的项目。

烧钱,赵云并不怕,他害怕的是,她没了热情。她妈妈的突然离世,像一把烈火,轰的一声,把她的热情都烧死了,带走了,一点都没留给他。

她为了缓解自己的痛苦,人为将自己的意识清零,陷入了意识休眠状态。她休眠之后,赵云接管了这个项目,继续让项目运作下去,他明白,只有项目成功,她才能醒过来。

可现在,面对她要复活母亲的想法,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或许,该是跟她见一面的时候了。

4.

S公司永不消逝项目组联系了小莹,这让小莹既激动又忐忑。激动她是明白的,可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有忐忑的情绪,好像自己即将要去做什么坏事一样,心里很想去,理智上又告诉自己不能去,那么纠结。

不去管了,激动的情绪还是占了上风,既然他们联系了自己,应该是有结果了,行与不行,总要去一趟才知道。

小莹被带到上次被催眠的那个房间,这次除了给她催眠的那几个人之外,还多了一个男人。

小莹没见过他,可她觉得自己认识他。他更认识自己,这从他看自己的眼神就能看出来,他见到她很激动。

小莹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她能感觉到,心里好像也因为他的激动而起了波动,很奇怪的感觉。

他先是跟那几个工作人员说了些什么,然后走过来跟小莹说:“你好,我是赵云。”他停顿了一下,见她没什么反应,就有点失望,他虽然极力掩饰,可是眼神却骗不了人,小莹能看得出来,他眼睛传递给她的信息,很明显写着,我很失望。

事实上,小莹也很纳闷,自己为什么会收到这样的信息,就好像接收信号一样,有讯息传过来,她接收,然后大脑就给了这样的反馈。她不禁在想,有可能是自己把人家给忘了,这就很尴尬。

幸好,他很快调整好情绪,继续对小莹说:“你的邮件我看了,想法很大胆,我们目前还没有想出方案。我有一个提议,但是需要你的配合。”看来,他是这个项目的领导,小莹很配合的点头:“没有问题。”

“你都还不知道是什么提议,就点头。”他笑着说。小莹摇了摇头:“不需要知道,我其实对现在得到的效果就挺满足的,不管接下来的结果怎么样,对我来说,都是额外的恩赐。”

这番话,从小莹嘴里说出来时,先是让她很诧异,这些话,她好像很久之前就说过,他也很诧异,不,他不是诧异,他是很激动,难道这番话,以前是说给他听的?

“一会儿工作人员会将仪器同时接入我们的意识里,我要更深入才能了解透彻你的真实需求。”他的话说的很快,其实小莹并不是很懂,但他既然说了,自己按着做就是了。

已经是第二次被接入仪器,被催眠,所以,小莹轻车熟路,赵云躺在另一张床上,侧着脸对她微笑,在她的完全失去意识之前,小莹听到了他低低的声音。

“小莹,我来找你了。”

5.

赵云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坐在一台电脑前忙碌着。

“小莹。”她没有回头,只有声音:“你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赵云慢慢走到她身边,她的手指翻飞,正在往电脑里输入什么数据。

“这是什么?”赵云问。

“我的灵感。把这些数据接入我们之前的方案里,让情感信号在机器人的主大脑运行环境里无痕插入,理论上,起死回生可以实现。人在离世之前接入咱们的仪器,将情感信号保存下来,其实就跟照片和录音录像似的,只不过那些是静态的情感,我们实现的是多维的,把写好的芯片放在机器人身上,就会继承这些情感,生活场景加上情感再生,‘起死回生’的需求,可以满足。”

赵云看着一头埋进数据里的她,眼里都是心疼。“小莹,当初咱们做永不消逝项目,曾说过,要把爱的种子留下来,让她可以传播,而不是生生创造虚幻。你还记得吗?”

她停下翻飞的手指,身子一动不动。

“你意识昏迷之后,我把仪器接到你的意识里,用你的情感芯片造了机器人小莹出来,她继承了你的情感,把让妈妈复生的念头发扬光大。你刚才说的那些,可以说已经实现了,可是,我却一点都不开心。”赵云接着说。

“我们的初衷是让爱可以被触摸,而不是如今这样,让它成为执念,成为负担,甚至心魔。种子是欣欣向荣的,而不是像如今这样去摧毁一个人。”

“我不打算继续在机器人小莹身上做研究了。我想让你回来。醒过来吧,生命流逝是自然规律,正如你所说,爱不会。永不消逝的应该是勇气和爱的能力,而不是对生命的执着。”赵云抓住她的肩膀,让她的脸对着自己,她低着头,肩膀抖动,泪水滴到腿上,慢慢洇湿,成一朵花的样子。

“机器人小莹,什么都跟你一样,连那股子执着劲都一样,甚至还说了跟你当年表白我时一模一样的话,可是,我心里明白,那些都是数据,人类真实的情感不是几组数据就能讲得明白的。她可以接收信号,处理情绪,可是被处理过的情绪,还是真实的吗?”赵云搂住她。

“醒过来吧。我很想你。”他说。

实验室里。

“李航,快看。”一直观看数据的老贾喊道,李航正在密切关注赵云的动态,闻言看过来。

画面里,除了赵云和机器人小莹,还有一个女人躺在另一个无菌室里,他们三个人是连在一起的。而那个女人的画面中,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有两行眼泪正流下来。

“小莹要醒了。”李航激动地说,赵云的方案虽然危险性蛮大,但显然效果不错。

在潜意识里再接入意识,是很危险的,尤其是技术还不是很成熟的情况下,而如今还要把机器人作为桥梁,试图去唤醒小莹原始的意识,万一机器人的数据有错,赵云就会跌入不知名的平行世界里,很难回来了。

幸好,成功了。

赵云那端的仪器有了动静,他在发出信号,他要出来了。而机器人小莹的仪器数据显示她已经结束了自己的任务,植入她身体的芯片里的意识能量减弱,她已经进入了休眠状态。

实验室里一片欢呼。

后续

赵云醒来以后,终止了永不消逝项目的志愿者行动。那批志愿者其实都是S公司最新款的机器人,她们承载的任务本就是为了唤醒小莹,如今小莹就要回来了,她们的任务也完成了。

而永不消逝项目该怎么进行,就等她醒来再决定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