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参加些聚会

可以说同学聚会是我最乐意参与的社交活动之一。记得高三毕业时,总是向家里借口参加城里的聚会而离家放荡数日。高中我共计读了四年,经历了三个班级,以平均每班65人计算,将近200人是我的同班同学,因而也是聚会多的一个原因。那么多的同学往往也是我自以为傲的一点,当然我不是在炫耀我的社交能力,事实上我也没多强的与人亲近的能力和资本。只是从另一个角度讲,有近两百人众见证了我的成长,同时我也见证了他们的成长,这的确事件令人感到幸运的事。

毕业之后,参加的几次同学聚会每次都感觉不一。同学之中肯定不乏于我们双方而言的陌生者,即时上学时没有多说过一句话在推杯换盏的场合下,才发觉原来长久的共处,实际上并不陌生,他甚至知道你某个自己都难发觉的习惯。

在聚会之上,热闹似乎早已冲淡了一切令人不愉快的过程。应届班的同学由于班主任管理严格,某些同学的性格不羁双方之间都互相“得罪”了。可聚会时谁也不会忘记一定要班主任这个角色稻城才能称得上师出有名。班长很明事理,请来了班主任,当他踏进聚会场所的那刻,所有人的目光无一例外地注视着他,尤其是那些令人头疼地同学,眼神尤为真诚。由此可见,打心底里他们还是认同这位严师是值得尊敬的。同时,班主任仿佛也在高考后对我们解除了上级关系,他迅速转换了角色,言语谈吐都与我们接近。他是80后,我们是90后,做到这一点对他来说技术上并不成为题。他对每一个人都送出了诚挚的祝福,希望每个人的道路都一片坦途。我想他明白自己有种责任感,自始自终都不会因为关系的结束而丢弃,曾经那些失望与生气虽是恨铁不成钢的真性情,但怎么也敌不过此时的一句真心祝福所带来的内心震撼。

现今的老友聚会或者同学聚会几乎都避免不了吃喝,甚至有些主题就只是吃喝一个名目,想来未免太缺少新意。鱼肉饮料们并不重要,只是友人们借以联系的一种方式。我清楚所有人参与聚会绝不是为了某样山珍海味而来,最重要的还是大家共处一堂谈天说地的氛围,你聊聊以前他的糗事,他回忆大家操场漫步的日子。我不知道在经历这些时别人是何种状况,但一听到于我有关记忆的发言时,总会附和一下,别提心里面有多开心了!

不乏有人认为同学聚会谈论和比较的是各自的现在以及未来,所以很多人装作一副很有成就的样子进入其中,大大地破坏了聚会地意义。聚会并不是有些人的“换装舞会”也不是某些人的“生活比赛”。时隔多年大家很少见面,大家来应该是奔着主题而来的——共同几年过往的时光。也许有人认为怀念青春一个人也可以哭得稀里哗啦,没有必要矫情地在人群种亮相高呼,而那种能引发共鸣的怀念不恰恰是种神圣的朝拜吗?那永远年轻的记忆藏在每个人心里,你所处的过往与现在就没那么孤单寂寞了。即便现在的通讯技术发达,也无法改变人们之见更加冷漠的事实,熟人之间都渐渐冷漠了,就更不要期望陌生人之间的情感交流了。所以,倒不如去组织或者去参加一场老友聚会吧,比起一起的社交通讯都显得更加弥足珍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