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一-下3)故人归

        路家族谱最后那几页被粘在一起的文字上详细记录了路家使命的具体内容。

        白纸黑字,足足四页。

        ......路家的子孙后代啊,请记住你们的使命吧:让路家后代绵延不断。为了做到这一点,你们需要杀掉你最珍惜的人。可以是亲人,爱人,挚友。来吧,路家的后代们,让我看看你们的忠心!

      所以说,路家的使命就是让杀人?这怎么这么恐怖呢?杀人干什么?绵延后代跟杀人有什么关系啊。真是搞不懂。刘璟骐抓狂地揪着自己的头发。

        “大人,您的头发要被揪光了。”玄的声音适时地插进来。

        刘璟骐松开了自己的手,“噌”地一声站起来:“我要再去路府一趟。”

        “大人,您偷了人家的族谱,对方应该已经发现了。周围的保卫工作应该加紧了,你现在去,就是让人抓包。”

      “我的运气还没那么好。不放心,你和我一起去。”

        二人换了一身黑衣,潜入漫漫黑夜中。像鬼魅一般在各个屋顶上飞过,不留踪迹。终于快到路府了,二人就在离路家不远的屋顶上潜伏下来,悄悄注意着路家的一举一动。

      虽已是深夜,周围人家都已经入睡,可路家还依然点着火把,门口处还有两个仆人在站岗,看来这里是发生了大事。

        “大人,我认为他们已经发现族谱被盗了。”废话,肯定发现了。不然大半夜不睡觉干什么,等着过年?

        “再等等。”我想看看他们会怎么办。

        路家依然是灯火通明,没有想要熄灭的意思。面对这明亮的灯火,刘璟骐想到了自己的小时候。

        那时候,父母还健在。母亲一心相夫教子,父亲一心想要建立丰功伟业,因此广交有志之士。一家人和和美美的,从没有过争吵。

        有一天父亲喝得醉醺醺地回来了。脸色苍白,脚步虚浮,不知道是喝了多少酒。年幼的刘璟骐不知道父亲为什么喝成这样,躲在母亲的身后,呆呆地看着父亲。母亲把他抱回屋子里,又把父亲扶进来。那一晚,他整夜没睡,听着父母在屏风的另一边,压低声音的争吵。那是他们第一次争吵。刘璟骐频繁地听到“路...路煜”这个词,大概是个人名。那天过后,父亲离家出走了。母亲眼睛周围红了一圈,但一句话都没说,他也没问。他明白,问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的。没有父亲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三年。三年后,父亲回来了。

        父亲回来那天正好赶上过年,家中点上了灯笼,整晚都亮着。父亲一直笑眯眯地看着他和母亲,却什么都没说。母亲说:“回来了?”父亲点点头:“回来了。”看起来平淡无奇的话,母亲等了三年。父亲不知道去了哪里,刘璟骐问他,他只是笑着摇头,只字不提。但父亲带回来很多有意思的玩具,都是他没见过的,这让他很开心。

        过了好几天,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一身水蓝色的衣服,腰间配着一把剑。看起来和父亲年纪差不多。果然,他一进门就大喊着:“刘恺,我来啦!”父亲一脸诧异地看着他,有些发愣。

        “你......怎么来了。”

        “嗬,瞧你这话说的,好兄弟回来了,我不该探望吗?”

        探望?为什么要探望父亲?父亲生病了?

        站在刘璟骐身后的父亲低头看看刘璟骐,无奈的说:“璟骐乖,你先在院子里玩一会儿,爸爸和叔叔谈点儿事。”刘璟骐点点头,跑到了花园里。

        “那么,路煜。请进吧。”父亲的声音中满是生硬,听起来很不满。

        路煜似乎嗤了一声,大跨步走进了屋内。

      当时的刘璟骐还不知道,这个路煜的到来会给自己家带来多少灾难。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