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强

阿强死了,阿强的死讯像插了翅膀迅速传遍小镇。人人都在谈论着阿强的死因,却没有人说的清楚,只听说是在医院输液时突然死掉的,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中。熟悉的人纷纷摇头,咂嘴: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人!还这么年轻,怎么就去了呢?孩子怎么办?小梅知道了吗?

  小梅是阿强的老婆,在外打工半年,当初两人一见钟情,认识三个月就扯证结了婚。婚后不久就生了个粉雕玉琢的女孩。阿强是独子,虽说不是多富裕的家庭,但是老父母肯吃苦,承包了几百亩地,日子也算宽裕。阿强从小就被捧在手心里宠,地里的活父母从来舍不得他沾一下,对于儿子找的这个媳妇,公婆也是极尽疼爱。

我是两年前认识的阿强和小梅,两个人整天你侬我侬,小日子过的蜜里调油。阿强虽然从小父母宠溺,但对这个自己看上的媳妇儿却是宝贝的不得了。小夫妻结婚后单独生活,阿强把所有家务都承包了,洗衣、买菜、做饭。小梅怀孕后阿强更是把小梅伺候得王母娘娘一样。小梅想吃什么喝什么,哪怕半夜阿强也想办法弄来;晚上睡觉只要小梅哼一声,阿强一骨碌爬起来陪着媳妇儿,问长问短;小梅怀孕辛苦发脾气,再怎么折腾阿强都是嬉皮笑脸的逗小梅开心。后来,小梅生了个女孩,阿强是独子,父母虽然更想要个男孩,倒也没说什么。孩子都是公婆在带,小梅只管喂个奶,啥事都不用问。八个月大的时候就断了奶,直接爷爷奶奶带回了老家。小梅也不上班,她说阿强舍不得她上班,只管美美地在家就行。小梅每天笑的跟朵花一样,我总是羡慕地对小梅说,小梅你真是好命,老公对你好,连天下最难搞的婆婆都对你都这么好!小梅总是抿着嘴吃吃的笑。

当我听说阿强死讯的时候,第一个念头是难以置信,阿强才30岁,怎么会?紧接就想到小梅,她怎么办?她能承受这样的打击吗?当我听说小梅已经从上海赶到了医院的时候,我想也不想甩头就往医院跑,我要去见小梅,陪着她、安慰她。我仿佛看到披头散发的小梅趴在阿强身上撕心裂肺的痛哭,我的眼泪掉了下来。当初,小梅整天在家总喊无聊,正好有个小姐妹要去上海打工,小梅就闹着要去,说玩几天就回来。阿强拗不过,同意了。小梅去了后总说上海多好,多大,说要好好玩玩,玩够了再回来。就这样,一拖竟过了半年。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再相见已然阴阳两隔。想到这,我不禁加快了脚步。医院大门口已经拉上了警戒线,警察已经戒严。正门进不去了,我绕到后门,顺着小路悄悄蹩了进去 ,前天晚上听邻居老郑说过停放阿强尸体的房间位置,我紧跑两步,闪到门口,门开着,屋里静悄悄地,没有一丝声音,我心头略疑惑,跨了进去。

一眼看到小梅,坐在正对房门窗下的长凳上。低着头,翘着腿,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撑着长凳,怔怔地看着地面,栗色的短发在阳光下闪着异样的光泽。我愣住了。小梅似乎从梦中惊醒般抬头看到我,我竟然感觉小梅对我笑了?!“”你来了”。“嗯。”我讪讪地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满肚子安慰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了。我轻轻坐到了小梅身边,空气里是令人窒息的沉默。阿强的尸体停放在里间,散发着阵阵寒意。我回过头,不敢去看。“你家小宝呢?’小梅打破了沉默。“在家,奶奶带着!”“哦!小梅的手不停翻弄着手机,双手白皙修长。我打量了一下小梅,合身的暗红色上衣,紧身黑牛仔裤,半高跟鞋,浑身干净整洁。我竟然看不出小梅有一丝哀伤。小梅比以前更漂亮了。我在心里叹息一声,起身和小梅告别。我逃也似的跑出医院,心里却是沉甸甸的难受。之后,我再也没去看过小梅。只是断断续续听说,医院不承认是医疗事故,只说阿强有心脏病史,自作主张把输液调节器调的太快。而输液的药也是阿强通过医院的同学在药房直接拿的,进货价。阿强父母心善,不想让同学夹在中间为难,闹了几天,也就不再追究,医院只是出于人道主义拿了很少的一笔费用了事。

阿强下葬那天我去了,小梅倒是哭的肝肠寸断,身子摇摇欲坠。我和另一个朋友阿红紧紧地馋着小梅,陪着流泪。安葬的队伍走了一个小时,过了一座小桥就到安葬地, 小梅哭的瘫在地上起不来,我怎么扶都扶不起 ,不停的劝慰她节哀,眼看着队伍走远了,却没有人停下来等一等。我无法,只得陪她坐在地上流眼泪。却瞥见阿红冷眼旁观,并不上前。我心下疑惑,当时也不好说什么。小梅最后还是没能到阿强的墓前,送阿强最后一程。后来,我才知道,当地有个风俗,丧夫的年轻女人如果安葬当天一直送到墓地,以后会影响再嫁的。我顿时明白了阿红的气愤。夫妻一场,最后一程,小梅倒也狠心。

阿强就这样走了,刚开始人们还经常谈到他,惋惜阿强的年纪轻轻,同情阿强的父母,可怜年幼的孩子,还对小梅的去向充满好奇。很快听说小梅又去了上海,二岁的娃娃留给了爷爷奶奶。小镇渐渐地又恢复了平静。再后来,我在县城安了家,很少回去了。阿哥的事也渐渐淡忘了。前段时间,碰到阿强生前的好友阿平,他突然提起阿强,“你知道阿强到底是怎么死的?”“他有心脏病,药水挂的太快,心脏承受不了猝死的啊!”我惊讶道。阿平摆了摆手,摇了摇头,“这不是主要原因,挂了一个星期都没事,最后一天就出事了?”当天阿平和另外几个要好的同事围坐在阿强身边,打打小牌,陪阿强解闷。阿强拿着手机,有一答没一答地闲扯着,突然阿强就喊难受,很快人就倒了下去,手机顺势摔到了地上,他当时没多想,把手机装进了自己的口袋。一直到阿强的丧事办完,他才想起手机来。在阿强的微信里,是小梅发来的照片,和一个陌生的男子,半裸着上身亲吻在一起。原来小梅在上海爱上了别人,坚决要求离婚 ,阿强不信,一直苦苦哀求小梅回头,小梅却是铁了心。那天小梅发了最后通谍,把亲密照发给阿强,让他死心,却不曾想这张照片要了阿强的命。说完,阿平长叹一声,抹了把眼泪。我呆呆地坐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阿强死了,消息像插了翅膀迅速传遍小镇,死水般的小镇突然沸腾起来。大家纷纷猜测阿强的死因,有的说是医疗事故,有的说阿...
    青莲ql阅读 724评论 0 1
  • 儿子从幼儿园里回来,手臂上挂了点彩,追问之下,答曰:阿强打的。妻子和我顿时惊慌起来:这还了得,儿子居然和人打架!...
    潘家文阅读 291评论 0 0
  • 在一个寂静的午后,我们所有人埋头苦干,突然我听到了一阵响动,抬头一看,我对面的同事拿出了一袋零食,面对我们所有人幽...
    吃喝实验室阅读 1,102评论 1 3
  • 一凡是我最难忘的朋友,只是,在她二十八岁的时候,上天从我们身边把她带走了。 如果你认识她,或许会和我同样喜欢她。 ...
    penny姐阅读 121评论 0 0
  • 前言: 有人问我:“难道你一点都不感觉尴尬吗?” ...
    少轩朗阅读 354评论 0 0
  • 昨天下午三点多,我去医院看病,挂的专家号,比普通挂号多出十元钱,可谁都不在乎,都是奔着专家去的,所以排队等候的病号...
    茧破阅读 292评论 2 10